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新奇特体验 查看内容

南沙海钓日记

2017-5-13 19:3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7| 评论: 0 |原作者: 黄华 |来自: 博闻旅游指南

简介:这九天时间,让我有了一种完全不同于常规旅行的体验,马来西亚的各种文化与美食,以及各种关于家国的理解与个人表达,都是那些仅仅到大马来游玩,甚至到了美里但没去南沙海钓的人所体会不到的。这样的体会,很可能会 ...

  这九天时间,让我有了一种完全不同于常规旅行的体验,马来西亚的各种文化与美食,以及各种关于家国的理解与个人表达,都是那些仅仅到大马来游玩,甚至到了美里但没去南沙海钓的人所体会不到的。这样的体会,很可能会比南北极更难得,尽管比后者便宜很多。因为相信很多不喜欢深海海钓的人,是不会去南沙的。尽管如此说,但我还是认为,我是个普通人,因为有北京深海猎人俱乐部负责人吕志友老师这层因缘,才有此次终生难忘的南沙海钓之旅。

  一路晴往美里(MIRI)

  

  马航麻烦事缠身,亚航大本营klia2热闹无比。摄影/黄华

  6月6日,晴。北京首都机场-吉隆坡klia2-美里。

  北京首都机场凌晨两点半,持三天前在网上办的马来西亚旅游电子签证(160RMB,先在亚航官网订好往返吉隆坡机票,随后即可网上直接办理3个月内15日停留旅游电子签证)的打印版,登上亚航D7317次航班直飞吉隆坡,正点达到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时间应为8:30,我们此行比预定时间早到10分钟。

  

  28元一份的迷你套餐让我坐到了超级经济舱。摄影/黄华

  由于是廉价航空,亚航的普通机票里不含餐饮,也没有选择位置的权限,超过7公斤的行李都需要买行李费(行李费起步是20公斤的),我的大背包还是买了20公斤的行李费。由于怕半夜在飞机上睡不着又不愿意吃方便面,便订了顿早餐,结果位置安排在了商务舱后面的类超级经济舱,但没给靠窗位置(因为我没花选座的钱),这种超级经济舱还是不宽敞,没有想看书的欲望,就这样迷迷瞪瞪6个小时熬到了吉隆坡。

  

  一定要注意关检员给你敲的最迟离境时间。摄影/黄华

  出关手续很简单,关检在我的护照上手写电子签证的序号和最迟离境时间(这个时间居然不是死的,关检员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给你设定少于你电子签证上的时间,我们同行一北京朋友就没注意,只给了7天停留,返回时被扣下了),外加采集双手食指指纹信息,就可以入关了。花200RMB兑换了100多林吉特(据说国内只有工行分行有马币兑换,但在支行都没换到)。因为亚航国际和马来西亚国内航班不算联程,所以3个多小时的换乘时间还是显得有些紧张。klia2的免费wifi速度还行,乘客不需要提交手机号码,但需要点击登录页面上的connect键,直接连接免费wifi是用不了的。

  

  美里机场小巧精致,从吉隆坡来还得关检。摄影/黄华

  亚航吉隆坡飞属于沙捞越州东北部海滨城市美里需要2个小时航程,但到了美里还有关检,这有点让人意外(后来问过洛克尼亚号(LOKNYA)船长后才知道,马来半岛的西马人到东马(指沙捞越州和沙巴州)来也需要持护照入关),还需要像在klia2那样采集两手食指指纹信息,并由关检人员在护照上写上通关信息。下午两点左右到美里(非常靠近文莱),一出机场跟北京完全不同的闷热感。不久,美里的华人沙发客朋友Robin(爷爷辈定居诗巫,他本人通晓中英马三种语言,对粤语客家话福建话颇有研究)驾车赶到机场来接我,于是我跟大部队分头行动了。

  

  与美里沙发客朋友Robin共享英式下午茶。摄影/黄华

  

  在美里老人街吃的三种小吃,罗惹鱿鱼翁菜煎律。摄影/黄华

  Robin先带我到市区中心的美乐酒店(Meritz Hotel Miri)大堂的茶餐厅喝了壶带英国茶架的英式红茶,茶本身质量一般,毕竟茶叶不是大马的特色,Robin不太喜欢甜点,那英式下午茶里的甜点基本都让我包圆了,还都没吃完,一结账19马币,便宜。在我的要求下,Robin带我在美里市中心的三角地带逛了逛,顺便买了样当地手工艺品,还在当地的小吃街老人街里吃了几样美里人喜欢的典型小吃如罗惹(ROJAK,一种有点腥味的小吃)和鱿鱼翁菜(SOTONGKANGKUNG),和冷沙煎律(CENDOL)。然后驱车前往美里的两大著名景点之一的加拿大山看落日(另一个著名景点名叫蓝眼泪(Blue Tears),其实是离美里市区不远的都山海滩(Tusan Beach)边,一种夜光藻在夜晚发出蓝光形成的,Robin说他都没看到过)。

  

  加拿大山顶的这家餐厅有年头了。摄影/黄华

  

  璀璨的加拿大山顶看落日,不虚此行。摄影/黄华

  美里是个海滨城市,而将城市与东部内陆隔开的就是加拿大山(“加拿大山”名字的来历没有查到)。山顶并不高,驾车五六分钟就可以到顶。顶上是一个平台,有停车场,还有一家有年头的餐厅,来用餐的多半是西方人,这在美里市区不太多见,他们基本都是徒步上到山顶的。落差百多米的加拿大山,看着金色的夕阳慢慢从海的那边一点一点落下去,美景毫无遮拦的展现在你面前,让我想起了一样壮观的马尼拉湾落日。

  

  入夜后美里的街上行人不多,但酒坊食肆人不少。摄影/黄华

  随着璀璨的落日余晖散去,我又赶紧回归大部队。钓友们在我们上岸后要住的帝宫酒店(Imperial Hotel)对面的一家餐厅用餐,后来知道这个餐厅的房东也就是洛克尼亚号海钓船的老板。在用餐时,看到那条餐饮街上吃宵夜的人不少,大部分似乎都是本地人,因为美里不是东马的旅游热点城市,像我们这样专门来海钓的毕竟不多。

  

  Miri Marina美里码头的雕塑。摄影/黄华

  晚上十点多,坐着船老大手下人开的丰田皮卡,在几乎都是单行道的小街上来回饶了几个回合后,来到码头(Miri Marina)上。夜幕中的码头上停泊了很多的船,我们搭乘的海钓船洛克尼亚号似乎是其中最大的一艘,所以最靠外停泊。由于夜色暗只能看出个轮廓,但里面的设施非一般渔船可比:船是全新的,生活设施如床铺活动区卫生间都非常干净。

  由于怕第一天长途远航晕船,跟大部分钓友一样,晚上10点多上船后吃了片日本产的晕船药(之后再没吃过),子夜开船前我就睡着了(晚上11点多涨潮了船才能安全出海)。

  

  载着我们在海上颠簸了6个昼夜的洛克尼亚号。摄影/程京豫

  晚霞与皇路礁齐飞

  6月7日 晴。美里码头-南沙皇路礁。

  

  南沙群岛中环礁之一的皇路礁的落日。摄影/黄华

  

  皇路礁的落日。摄影/黄华

  航速15海里左右的洛克尼亚号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颠簸,下午近四点才开到南沙群岛230多个岛礁中的一个——皇路礁附近,我们此行的第一个钓点。作为垂钓小白,对抽铁板,打波爬,拖钓等等名词毫无概念的我,终于在一群海钓大咖的灌输下,明白了基本的概念,也知道了一点点技巧。此行的领队、北京深海猎人聚乐部的负责人吕志友老师鼓励我试试抽铁板钓法,看着已经有钓友上鱼了,尽管是特讨厌的黑带鱼,我还是决定一试深海海钓的滋味。

  

  海钓者随时要面对钓线被切重新绑钓线的过程。摄影/黄华

  在南沙海钓,黑带鱼是出了恶名的,因为经常会碰到它们,主要它们特别喜欢咬线。据华人导钓阿健说,有一次14个钓友出海,一晚上咬掉100个铁板。另外,黑带鱼本身的营养价值不高,也没有金枪鱼石斑鱼那么鲜美,而且黑带鱼一出现别的鱼就少了。所以,每当一位钓友钓上来一条黑带鱼,或鱼线被咬断,特别是后种情况出现时,都会痛骂一次可恶的黑带鱼,因为一块铁板加鱼钩加被咬掉的鱼线,至少上百元的损失,如果鱼线主线咬掉一两百米,损失可能上千元(深海海钓的鱼线都是几百块甚至上千100米的价格)。因此在海钓圈里,黑带鱼成了人人痛骂的代名词。

  

  北京钓友钓起的70多斤黑鲉鱼。摄影/胡晓淼

  

  陈船长与钓友掉起来的红宝石鱼。摄影/黄华

  作为海钓小白的我,第一次抽铁板也被切线(郁闷),第二次倒是没被切线了,但上钩的却是一条人见人厌的黑带鱼。这种情况在每位钓友身上发生后,大伙决定晚饭后等金枪鱼鱼群过来时再下竿。在拍过精彩的皇路礁落日美景,吃过美里土著伊班族(IBAN)厨师准备的带着海鲜味的晚餐后,开始夜钓。我这次的夜钓记录是5条烟仔鱼(巴鲣又称鲔,俗名烟仔鱼,为高经济价值的食用鱼,可做成生鱼片、煎食或煮汤食用),最大的有五六斤。当晚同行的钓友们有钓起最重70多斤的黑鲉鱼,但因为属于不好吃的品种又当归大海了,还有钓友钓到了几斤重的红宝石鱼。

  南沙现吃刺身

  6月8日 晴转陈雨。皇路礁-狗牙礁。

  

  在船上吃的第一顿烟仔鱼刺身。摄影/黄华

  8日天亮前,我基本都在船头两侧下竿,抽铁板的钓法,钓到后半夜三四点钟收竿,钓了5条烟仔鱼,大小不等,但多一半起来的时候鱼钩不是挂嘴上(海钓小白就是小白),而是身体的其他部位,说明下面的鱼群太密集了,下铁板时就碰上了鱼群,乱窜的烟仔鱼一下被挂在钩上了,成了我们餐桌上的刺身。

  

  六个日夜的海上航行,就这天的晨曦最好。摄影/黄华

  等到凌晨5点多,漆黑一片的海面上开始慢慢发灰,灰度越来越浅,终于等到了鱼肚白的出现。但是乌云遮挡,霞光万丈的景象没有出现,拍完船后滚滚白浪上的初阳后,便去睡觉了。

  

  领队吕老师展示钓友们钓起来的海底鸡。摄影/黄华

  海钓者的时间,基本跟鱼的作息时间是一样的。太阳出来,歇着,太阳一落,开钓。在白天睡了一大觉后,傍晚到了另外一个钓点——狗牙礁。这里水深也有200米左右,但天气跟昨天的完全不一样了,入夜时分下了阵雨,我便及时睡了。后来听夜钓的钓友们说,晚上海浪比第一天大多了,但幸好没碰上黑带鱼,而且钓起来的大鱼还不少,有不好吃的GT(牛港鲹,也叫浪人鲹,食肉鱼种,广泛分布于印度至西太平洋区,包括南沙、日本、印尼、新几内亚、澳洲等海域),也有非常漂亮的大红宝石鱼。

  南沙过端午吃咖喱粽

  6月9日 晴。狗牙礁-洛克尼亚。

  今天是相对赋闲的一天,因为中午到的一个钓点太深没办法下竿,因此没有停留就直接奔洛克尼亚而去了。

  

  为了拍海浪蹲点了半天,都晒脱皮了。摄影/黄华

  

  拍完这个海浪,眼睛和镜头都湿了。摄影/黄华

  由于今天海浪大,不少钓友又吃了晕船药。我上午在驾驶舱前的甲板上拍了半天海浪拍打船头的景象,到中午前一直都没拍到想要的效果,后来洛克尼亚号的华人船老大陈船长来找我聊天,还要了我的微信号,我自然也非常愿意给他拍照留影。他一听我是要拍海浪的照片,说现在浪不够大,他可以让船加快航速,他的这个话太令我感动了,但我担心是不是会不安全,事实上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果真,不一会船速加快了些,尽管海面上阳光依旧灿烂,浪却越来越大(不完全是船加速的原因),之前近两个小时守候都没拍到的效果在多半个小时后拍到了,尽管不是最佳的效果,但就今天的浪而言已经知足了。在拍到排山倒海感觉的照片后,我的眼镜跟相机镜头一样彻底湿了,三个多小时包括一半时间的太阳晒(事实证明任何不加防护的海上暴晒都会付出代价的,回国后几天内腿上蜕皮了),终于心满意足的收工了。

  

  船舱中部休息厅里空调很强,但不影响钓友们喝茶。摄影/黄华

  由于原计划探路的钓点海水太深没办法下竿,船没停直接奔洛克尼亚去了。由于上午可能蹲在太阳下拍照的时间太长,而船舱休息厅里的空调又太凉快,感觉鼻子痒痒,我知道鼻炎又犯了。

  

  南沙的端午节,上来的是咖喱肉粽和虾趴。摄影/黄华

  今天的晚餐很让我们意外,长着圆脸的伊班族小伙子居然给我们准备了粽子。尽管我不太喜欢的咖喱肉粽,但还是吃了一个。由于天天海鲜饭,咖喱肉粽除了节日意义,没什么能吸引我的了,反倒是大皮皮虾味道不错。

  

  马来西亚军舰围绕着洛克尼亚而行。摄影/黄华

  从今天起,我们的船似乎始终围绕着马来西亚军舰在打转,基本在军舰的十海里范围内。大概军舰主要是为守护这个他们称为的洛克尼亚环礁(这个环礁没有任何露出海面的部分)而来的,而我们下来两天的行程就是围绕着洛克尼亚环礁找钓点。所以不管白天还是黑夜,特别是在黑夜里,军舰是漆黑一片的海面上特别的亮点。

  浮潜洛克尼亚

  6月10日 晴。洛克尼亚,海钓,浮潜。

  

  这位青岛钓友与百斤大鱼擦身而过。摄影/黄华

  凌晨醒来前,被船舱外的声音惊醒了,不知何事。等摸黑上了船舷,才知道是青岛的钓友与一条估计有百斤重的大鱼搏斗了近40分钟,钓线放出去近300米后失败了。但青岛钓友兴奋地说,从接触海钓起从没有过这样长时间跟大鱼搏斗的经历,大呼过瘾。

  

  晨曦中的海面上,有一艘中国渔船。摄影/黄华

  相比黑漆漆的海面,船上的钓友们尽管战斗后半夜,收获都不太大,但精神头丝毫不减,从我的镜头里都能感觉出来。在给钓友们拍过一轮照片后,约5点三刻左右(洛克尼亚在皇路礁以西100多海里,天亮整整晚了三刻钟),东南方向的海平面上方开始发灰,不久便看到了一搜渔船的影子。等天空越来越亮,那艘渔船越来越清晰。让我们意外的是,美里当地的船工(不会说华语)用英语指点着说,“Chinese fishing boat”,我才意识到,我已经注意好久的渔船,居然是从我们国家非常遥远的陆地过来的。这些渔船开到此处,得多少个日夜啊?难以想象。就跟我们所乘的海钓船一样,中国的渔船也一样停泊在海上,应该也在作业吧。这时,海面上还会不时地飞起不知名字的鱼儿,这种小鱼儿跃出海面的情况每天可见,特别是晚上金枪鱼群出现的时候会更频繁,因为这些小鱼在逃避吃小鱼的鱼类。

  

  第一次浮潜就来南沙对我来说颇具纪念意义。摄影/程京豫

  今天的朝霞因为云层特别厚,变成主要拍云层了。下午两点多,皮艇冲上气,我们6位钓友穿好救生衣,带上浮潜口罩和呼吸器,坐上皮艇向浅礁而去。在不远处看到比周围深蓝浅的多的绿油油水面,其实是浅滩,也就三四十公分深,但那里的珊瑚已经彻底毁坏了,而在边缘深蓝色部分才开始有鱼儿在珊瑚间游动。

  

  钓友们在洛克尼亚环礁上合影。摄影/程京豫

  

  亲眼目睹环礁上的蓝珊瑚异常兴奋。摄影/程京豫

  作为第一次浮潜的我(之前只在潜水教练的引导下深潜过一次),一开始耳朵里总是进水,所以不敢去远处。等到钓友招呼说远处有蓝珊瑚时,非常吸引我,便不顾脚上还穿着拖鞋(在浅礁区不穿专业一体潜水服或穿拖鞋很容易扎脚),开始向远处游去,奇怪原来进水的耳朵这会反而不进水了,我一边踩水一边往蓝珊瑚群游去。当真正看到蓝珊瑚时,仍旧兴奋无比,只是没带防水相机,不能亲自拍下那鲜艳的蓝珊瑚了。看完蓝珊瑚,便在浅礁上唯一露出水面的纪念碑座上照了一些有纪念意义的照片,然后心满意足的返航了。

  

  驾驶室前的甲板上是钓友们吹海风闲谈的好地方。摄影/黄华

  入夜后,钓友们的渔获一般,还老是被切线,甚至有放下去不到30米的铁坨就被切的。于是大家聚在甲板上难得聊会天,聊的也都是海钓的事。后来有钓友去跟船长聊,问这片水域下面到底有没有鱼群,船长室的水层探测器显示没有大鱼,于是让领队吕老师去跟船长交涉,船便往环礁的更远处漂了会,大家才开始接着下竿。

  

  洛克尼亚号陈船长送给我喝的感冒茶。摄影/黄华

  我由于鼻炎犯了,白天喝了包洛克尼亚号陈船长给的大马产的感冒冲剂,似乎好些,但到晚上海风一吹又不行了,九点半就睡下了。

  海钓船上的BBQ

  6月11日 端午节 晴。洛克尼亚环礁附近。

  早上起来,除了北京的一位钓友还在坚持钓鱼,其他都去睡了。我把从家里带出来的小相框拿到船头,面对着北方,在晨曦中,让它永远留在了我今天还在,但很难说会再来的南沙这片海域。

  

  休息厅里既是娱乐的地方也是餐饮的地方。摄影/黄华

  

  导钓阿健的打波爬钓法非常娴熟。摄影/黄华

  上午在船舱中部的休息厅里看了半天DVD(船上唯一的娱乐方式,一位北京钓友因为只感兴趣浮潜不感兴趣海钓,几乎每天都是在看DVD中度过的,加上他老晕船,所以除了审片(基本上船上所有的DVD他都看遍了,哈哈哈),在甲板上坐会,就是睡觉),都是一些打打杀杀,科幻等不着边际打发闲时间的片子,又跟青岛的钓友聊了聊二战时日军的话题,吃完午饭就休息了会,三点半起来。下午起可能是水泵坏了,水龙头不出水了,想吃个苹果都洗不了了。后来在船舷上边听着自己手机里的音乐,边看两位钓友的打波爬钓法,他们优美的甩线动作,像表演一样。

  

  船上的海鲜BBQ的食材。摄影/黄华

  

  船上喝酒的氛围异常热闹。摄影/黄华

  晚上七点多,拍完晚霞,船长说水泵修好了,今天几位下海游泳(昨天是浮潜)的钓友才能洗澡,而我们今天的晚饭也推迟到了8点多。但让钓友们惊讶的是,今天的晚餐是海鲜火锅,金枪鱼片,还有八爪鱼(昵称八爪鱼的吕老师的老岳父给钓起来的,太有意思了)。先让尝试八爪鱼刺身,实在是滑溜而又费嚼,让煮熟了,还是费嚼。船工还给我们烤虾趴吃,第一回这么吃。总之,今晚的海上海鲜BBQ,很是特别。

  高潮锁定洛克尼亚

  6月12日 阴转阵雨。洛克尼亚-梦巴蒂。

  

  这位钓友创造了21公斤黄鳍金枪鱼的记录。摄影/黄华

  

  北京钓友钓起来的黄鳍金枪鱼。摄影/黄华

  

  青岛钓友钓起来的东星斑和海鳗。摄影/胡晓淼

  早晨四点多,就听客舱上方的船舷上噼噼啪啪的声音响个不停,我知道今天凌晨钓友们的收获颇丰。五点多起来一问,果真如此,一位钓友钓起来21公斤的黄鳍金枪鱼,逼近洛克尼亚号钓起过的23公斤黄鳍金枪鱼记录,还有一位钓友钓起来30多斤的鱼,其他钓友也各有斩获,主要以金枪鱼为主。我早上五点多看到他们时,尽管已经战斗了半夜,但精神头依旧十足,一扫过去几天没大鱼少鱼获的沉闷状态。

  

  当我晨起时,钓友们已经奋斗了整宿。摄影/黄华

  约摸到了七点,太阳才半遮半掩的从云层里露出一小脸。今天是最后一个海钓日了,看来要以阴天为主了。大伙在6点半左右围坐在餐桌前,我想或许不会像过去几日的早餐了(只记住了炒肠粉和三明治)。果其不然,上来的是金枪鱼刺身,钓友们吃着金枪鱼片,喝着从国内带来的酒(这会才知道昨天那位年轻船工因为贪杯中国酒因而喝多了),兴奋地回忆着凌晨各自的海钓搏斗经历(其实这样的海钓经验交流会每天都会不定时地在船舱休息厅里发生,只是没有今天那么热烈而已)。大概是没有习惯天天吃海鲜的缘故,我吃了几片金枪鱼刺身就吃不下去了,出去拍了几张钻云层的太阳照。

  

  开往最后一个钓点梦芭蒂时海上风雨大作。摄影/黄华

  7点多船就出发了,奔向此次海钓的最后一个钓点——梦巴蒂(MERPATI)。8点海上开始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阵雨哗哗的下来了,钓友们说鞋子都被刮跑了。8点半左右,狂风暴雨的感觉越来越强,船也晃动的越来越厉害。到9点左右,出了阵雨区,又见到太阳了。

  

  海上油井在黑夜里非常显眼。摄影/黄华

  中午洛克尼亚号就到了新钓点梦巴蒂,我们的海钓船就停在离还在燃烧掉多余天然气的海上油井塔台不远的海域。也许是昨夜高潮太兴奋,今天大家似乎都趋于平静了,没有急于下竿。午后,天又阴了起来,我又像往常一样吃完中饭就睡了会。三点左右醒来后坐到船尾甲板上,仍旧困的不行。后来陈船长又跟我聊了会关于马来西亚政治经济包括南沙方面的一些事,聊完,还是觉得从来没有的困,傍晚时分,钓友们又去下竿了,而我熬到最后一块云彩全部变黑,下船舱里吃完晚饭,不到九点赶紧睡觉。尽管我知道,这是在南沙的最后一个夜晚了,但突然放松下来后的疲惫,控制了我。

  美里河畔

  6月13日 阴转阵雨。梦芭蒂-美里。

  

  美里码头入口处的海马雕塑。摄影/王占忠

  早晨5点多,被同屋的钓友唤醒,说马上要靠岸了。我赶紧收拾行李,然后上船头一看,岸边的灯火已然出现在眼前。我赶紧拍了些海上看美里的清晨夜景,而远处的海上,星星点点的灯火依旧亮着,那些也许是小船吧。

  

  离开帝宫饭店新楼四层大堂就用不了它的WIFI。摄影/黄华

  由于美里的商铺大部分10点才开业,而我们6点多就靠岸了,所以在船上等到8点,才上岸到船老板的餐厅闲坐到9点半多。几位要带鱼获回去的钓友则跟着去鱼铺冰冻处理钓上来的鱼获,我们几个钓友一直坐到11点半才到旁边的帝宫饭店新楼办入住(据说这里的规矩只能12点过后才办入住),中间的将近4个小时一直想蹭网而不得。因为据介绍,美里这边WIFI网速等是没问题的,但非常贵,一个月下来人民币折合2000多,所以一般商家都不提供开放的WIFI。

  

  美里市区似乎唯一的一家特色手工艺品商店。摄影/黄华

  中午在船老板做房东的餐厅吃过饭后,便带两位青岛的钓友去逛美里的特色商品店,因为第一天到美里时沙发客朋友Robin带我去逛过。到了这家以美里土著伊班族特色手工艺品为主的商店,我又忍不住买了几样商品。之后就去据说有燕窝卖的跟美乐酒店一起的百盛商城,结果白跑一趟。

  

  美里农贸市场里出售的热带水果。摄影/黄华

  在逛街过程中,青岛钓友跟着我说,Robin给美里的华人导钓阿健打电话,说一个小时后到酒店找我,后来发现是他微信先我来着,看我没收到才电话导钓的。我跟青岛钓友回酒店时,还只是毛毛雨,Robin来接上我后,雨开始大起来。他建议先带我去看看农贸市场,美里有两处比较成规模的农贸市场(另一处没进去),先去离酒店比较近的那个Tamu Muhibbah。Robin说红屋顶的是土著商贩为主的市场,灰屋顶的是华人商贩为主的市场。不过我们一开始停在对面新的市场外,看下雨天开张的商贩不多,Robin说移一下车子到对面的红屋顶市场里去,没想到一启车,马上紧挨着停进来一辆面包车,Robin没注意这辆车那么靠近停进来,等我提醒时已经剐蹭上。我想,这下可麻烦了。

  

  两辆车后面的是华人农贸市场。摄影/黄华

  Robin开始和那个车主用马来话论理,我当然一句都听不懂。当Robin问我是不是他启车后那辆面包才停过来的,我说当然是啊,但感觉那个司机似乎在辩解说他先停了我们才启车的,他甚至还找了农贸市场里的当地人来作证,而Robin让市场里的华人商贩作证时,那些人却都摇头说没看见。我知道这下不好办了,Robin后来跟我解释说,那车主想让Robin赔钱给他私了,Robin不答应也没报警,毕竟带了我这个外来客。最终大家交换过车本后,商定由Robin指定修车行帮对方修车。

  

  美里农贸市场里香蕉按把买,1把1-3马币。摄影/黄华

  在剐车事件之后,Robin还是带我参观了红屋顶市场和灰屋顶市场,认识了不少当地的蔬菜水果,还买了1块马币一把的小香蕉,和1块马币一个的莲雾。这时雨越下越大,我说还是想去看看燕窝(美里所在的沙捞越州特产之一),Robin于是又驱车带我去换马币,然后到一家专门卖燕窝的华人商店(名称叫旺贸易公司,广告牌上打的华文是燕窝海鲜专卖,在老人街的外侧东南角),我相中了一款37.5克的洞燕燕窝,标价230马币,最终砍到200马币买了。

  

  美里河口的水村早已消失,添了家海鲜大排档。摄影/黄华

  由于时间还早,但下雨又不方便去景点,加上我一开始又没明确表示跟Robin一起吃晚饭,所以他很犯难。后来说他早年住美里河边的水村里,我说很想去看看。实际上在我们住的帝宫酒店新楼四层大堂就能看到那个地方,现在早已不存在了,在美里河这边有了一家非常热闹的鱼虾蟹海鲜大排档,据说当地人非常喜欢来这里吃海鲜。

  去美里河入海口回忆一下已经不复存在的Robin过去生活过的水村后,他问我还想去哪看看,我说就去没到过的市区看看吧,他于是带我往东北方向开了十来公里的样子。那里也有一个较大的农贸市场,还看到一处较大的在建的伊斯兰建筑,这是我在美里这两天所没有见过的,Robin也不知道哪是什么地方。

  

  看不到三色的三色热奶茶。摄影/黄华

  

  我点的一份苦瓜三蛋。摄影/黄华

  

  Robin特意点的大马特色的三大金刚。摄影/黄华

  再回到酒店附近,看Robin确实没事,我便说一起喝点咖啡啥的,他就在我们住的帝宫酒店附近找了家名叫8 Lotus Cafe的馆子,我们各要了一杯三色奶茶。本来Robin想让我看看三色奶茶的三色感觉,但因为我们要的是热的,拿上来时已经是一色的了。我们两从六点多一直聊到10点,中间点了苦瓜三蛋饭(鸡蛋皮蛋咸鸭蛋),Robin又特意为我要了一份名为三大金刚的菜品,其实是三种蔬菜炒一起,秋葵豆角茄子,但海上一周几乎天天吃秋葵实在让我对三大金刚兴趣全无。吃完约摸十点多,Robin送我上酒店客房,还跟同屋的青岛钓友聊了会做沙发客的趣事,这样一聊就聊到近十一点半,才送Robin下楼。

  双子塔的诱惑

  6月14日 阴转阵雨。美里-吉隆披klia2-吉隆坡市区。

  

  又回到亚航吉隆坡的大本营klia2。摄影/胡晓淼

  同屋的青岛钓友安排酒店服务员6点叫早,但我4点三刻就醒了,把落下的日记补完。6点多吃完早点7点半往机场去8点多就到美里机场了。10点的航班准点起飞准点到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

  

  KLIA ekspres标识找起来非常费劲。摄影/黄华

  

  KLIAekspres单程55来回100马币。摄影/黄华

  我早就打算用不宽裕的转机时间去吉隆坡市区一趟,毕竟第一次来,而且转机中间也还能匀出四五个小时来。问服务人员说只能提前4个小时办登机牌,便把行李先寄存了。然后寻找去吉隆坡市区的快轨(马文名字KLIA ekspres),问了四五个服务人员找了近一刻钟才找到,因为它的标识只有马来文,最后终于找到了快轨站,买了张来回程100马币的车票(单程55马币),往吉隆坡市区的吉隆坡中心(KL SENTRAL)站去。

  

  双子塔的正式名字是SURIA KLCC。摄影/黄华

  在由美里返回吉隆坡之前,了解到双子塔离机场快轨终点站KL SENTRAL还有四五站地,可以倒地铁,我一路还在想是否有必要纯粹为了拍双子塔而去。但快轨沿路一看,加上从KL SENTRAL站往外看都是些没多大特色的高楼大厦,还是起了想去双子塔的俗念。于是问地铁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其实很快就知道我想去哪了,但他用马来英语说的KLCC发音我实在发懵,“5号线”啥的倒是听懂了。我在自动售票机前犹豫了一会,点击5号线看到KLCC字样,才突然想起来同行的钓友说过双子塔离KL SENTRAL就四五站地,我马上反应过来,在自动售票机上买了从KL SENTRAL站到KLCC的地铁票2.4马币。

  

  马华总部大楼前的过街桥上有乞讨者。摄影/黄华

  到KLCC站时已经下午一点半,KLCC站所在的那栋商业楼就在双子塔的斜对面,我便往远离双子塔的正东方向走去,找了一家商城安邦购物中心(AMPANG PARK MALL),一楼基本都是服装小商品,二楼里侧有几家餐厅,随便找了一家食客少点的,点了份早就从各种游记里听说过的海南滑鸡饭,尽管有些饿,但一周多的海鲜生涯把我的味蕾摧毁了,吃啥都没感觉了。

  

  马华总部大楼前的类街舞表演。摄影/黄华

  

  吉隆坡市中心高楼包围着的观音庙。摄影/黄华

  吃完立马拿出相机准备扫街,商场斜对面就是马来西亚华人公会(简称马华)总部大楼。门口不知道在搞什么活动,一帮似乎是组织成员类的年轻人在跳街舞,围观的是一群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边手舞足蹈边手机拍照。我拍了几张后没有停留,往双子塔方向去。马华总部大楼离着双子塔不足500米,在旁边建有一座与周围这些高楼大厦格格不入的米黄色的观音庙,实在大开眼界。在观音庙旁有一间已经关张(也许是在整修)的粤菜馆,在粤菜馆旁的一颗老树下,一对本地夫妇在一位老修鞋匠那里修鞋,这里离着吉隆坡最有名的双子塔咫尺之遥。

  

  双子塔对来到吉隆坡的游客来说仅仅是到此一拍。摄影/黄华

  

  双子塔内部的景象。摄影/黄华

  双子塔成了国人对吉隆坡的第一印象,但就我个人而言,符号除了拍照没太多意思。因为时间太紧,即便里面和外面广场上就拍一圈,时间也不富裕了。而广场上拍双子塔的角度确实不错,也有很多游客在那里各种拍,但我拍完就出汗了,其实就呆了不到十分钟,因为太晒。

  

  雨中城铁上所见的白色清真寺。摄影/黄华

  回到地铁里,从KLCC站到KL SENTRAL站的前一站,会经过一座纯白的清真寺(应该是国家清真寺Masjid Negara),看上去非常壮观。但此次吉隆坡市区之行时间上实在局促,只能透过被阵雨打湿的地铁玻璃门欣赏了。

  九天的南沙海钓之行,随着吉隆坡的身影在雨中渐渐远去,也就结束了。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