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北美洲 查看内容

阿留申群岛下次还想路过

2017-5-14 08: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9| 评论: 0 |原作者: 一天行(京九线) |来自: 蚂蜂窝

简介:阿留申,一个听起来遥不可及、毫不相干的名字,一个只是偶尔在什么书中提及、稍不留意就翻篇而过的地方,一个远离我们生活圈子的、似乎这辈子也不会踏足的地界,这次借助横跨太平洋邮轮行,居然顺道游览了这个刚刚试 ...

阿留申,一个听起来遥不可及、毫不相干的名字,一个只是偶尔在什么书中提及、稍不留意就翻篇而过的地方,一个远离我们生活圈子的、似乎这辈子也不会踏足的地界,这次借助横跨太平洋邮轮行,居然顺道游览了这个刚刚试着开放旅游的群岛。

阿留申群岛(Aleutian Islands)确实遥远。一个是地理位置上本来就很遥远。它属于遥远的阿拉斯加(Alaska),一百多个大小不一的小岛像凶残的鳄鱼尾巴似的自阿拉斯加半岛西南部一直延伸向太平洋,横亘绵延达数千公里,与亚洲的堪察加半岛相呼应,被人们形象地称为“阿拉斯加踏脚石”。周遭除了茫茫汪洋大海就是了无生机的冰天雪地。即使去到阿拉斯加距离最近的港口城市不是飞行两千来公里就是需要航行好几天。

另一个是地缘政治上的遥远。可能正是由于地理上的偏远,不受重视,才有了俄罗斯于19世纪将它以低廉价格连同阿拉斯加一起卖给了美国。而美国虽然在这里建立了军事基地,但似乎也没有真正重视起来。如二战中日本不发一枪就占领了其中二岛,美国却好像视而不见直到战争后期才将其收回。更有意思的是,二战中著名的中途岛之战,日本就是以佯攻阿留申吸引美军主力,不料美国不为所动,日本反受其累以致遭受灭顶之灾。现在美国建立的太平洋弧形岛链也是北起阿留申,实际上更多的是起着扼制白令海峡出口的作用。

然而遥远的阿留申群岛又的确是块宝地。先不说早在十九世纪在岛上发现了金子气坏了出卖它们的俄罗斯旧主,从上世纪起这里巨大的水产渔业资源已使它发展成为美国在海外最大的、也是全世界最大的渔场。我们此次邮轮所到的荷兰港(Port of Dutch Harbor)就是阿留申群岛中最大的渔业码头,也是由许多渔业加工厂发展起来的小镇。邮轮到达时正值破晓时分,深秋的阿拉斯加湾海浪翻滚,乌云密布,天空仿佛罩上了厚重的黑幕。借助于冲破了黑暗的一丝霞光,我们才发觉整个港口是处在一层环形岛礁的包围之中。据说这也是整个群岛仅有三个天然良港中最好的一个深水码头。

上岸了。寂静的码头空无一人。居民和小镇全都集中在距离码头十余公里外的岛的另一边。我们乘上穿梭巴士只能来到机场边的小超市,去到其他地方都得靠自己步行了。我们沿着简易的公路顺路溜过去。天空阴沉,不过好釆没有下雨,只是凌冽的秋风似乎大得有些让人抗不住,时不时要躲避一阵。机场冷冷清清,小得有些可怜,除了两张柜台两条椅子再无其他,这仍是个军用机场,只有偶尔架次飞去安克雷奇的航班。机场边坐落着同样小得可怜的二战博物馆,馆小意义大,即便再小的地方或战役,美国也有类似的展馆纪念着。

过了机场见到海边大片荒芜空地上堆满着摆放有序排列整齐的像集装箱式的大铁笼子。我们从温哥华过来,所以一看就知道这些全都是用来捕捉阿拉斯加皇帝蟹的渔具。只要届时将这些放上鸡肉等诱饵的大铁笼子沉到指定海域,不消多大工夫里面就会爬满了自投罗网的肥大的皇帝蟹了。原来这个荷兰港就是阿拉斯加皇帝蟹最大的产地。真算是见了真佛。旁边因陋就简开了一家专门品尝皇帝蟹的餐厅,几张台面早就被我们邮轮上的食家占满了。老美烹制方法倒也简单,清水一煮即是佳肴,虽然清爽,比起我们中式口味来还是感觉稍逊一筹。

从餐厅出来过渔具店就是一条荒凉的山道,正不知前路如何时,恰巧过来一顺道车,好心的帅哥车主与他的大狗都很热情,直接载我们来到小镇。小镇不大,环绕着小港湾。港湾水深,停靠着远洋的巨轮。巨轮似乎也是刚到,正接驳人员上岸。小镇上倒是出奇的安静,静谧的街道空无行人。就连唯有一间木屋的游客咨询中心也是空空如也。我们径直来到镇上看起来最大最高的建筑——小教堂。小教堂白色的墙体配着看起来像俄罗斯式东正教建筑风格的绿屋顶,在几乎全是简单木屋结构的小镇建筑群中,倒是额外显得突出,难怪当地直接称其俄罗斯教堂。

离开教堂我们被成群狂飞的海鸟吸引,顺着来到溪河的铁桥处。只见此处的溪河中早已经密密麻麻挤满了成群成堆回流的鲑鱼。可能是因为阿拉斯加冬早,所以此处三文鱼的回流较之北美其他地方还是早了些。尽管我已看过多次三文鱼回流场景,早已见惯了三文鱼集体从大海沿着溪河奋不顾身、前赴后继、逆流而上回流的壮观场面,但还是会为它们这种不屈不挠、死不放弃的精神感动。

回程路上按照地图指引我们走到了一处自然保护区,但这里告示需要提前预约才能进去徒步,实际上就是走到一个山顶观看全景。看到杂草丛生、荒芜人迹的山道,虽然无人管但也只能遵守规定放弃了。我们另辟蹊径,改从侧旁小道弯去了另一边的海湾,不料这边却是风景独好:港湾入口峻峭的岛礁多姿多彩,港湾深处巍峨的大山顶天立地。船从湾口来,浪向海中湧;云打眼前过,风自脚底生。多么美好的一幅原汁原味原生态的天然画卷。行路至此,我们总算真正见识到了阿留申最美的东西:原来就是我们面向的这些风、云、山、海,就是面对的这些人迹罕至、交通不便,就是面前的这些礁石累累、芳草萋萋,所有这些原生态风光才正是阿留申如此独特迷人的地方。正是由于遥远,正是由于远离人群,阿留申才能够为我们保留下来这片如此原生态的大自然风光。从这个意义而言,路过也是另外一种保护吧。

阿留申,如果下次来,我还是愿意路过。

又到阿拉斯加

天正破晓

进入阿留申群岛

期待

早晨,阿留申

进入港湾

渔港早晨

到达荷兰港

邮轮靠港

岛上超市

少不了渔具超市

警察出动维持秩序

美国警察

岛上不少这种捕捉阿拉斯加皇帝蟹的大铁笼

这里是世界最大的渔场

来到品尝阿拉斯加皇帝蟹的餐厅

都是食客

难得这么忙

二战纪念馆

小机场

岛上风云多变幻

荒草萋萋

货轮入港

火山遗迹

风雨欲来

从山岗上看小镇

靠着小海湾的小镇

红色的房子就是小镇政府所在地

都是小木屋

俄罗斯教堂

教堂墓地

小镇少行人

只有寥寥游人

小小的游客中心没有人

小公园

海鸟集中在溪河

原来是三文鱼回流

溪河已经挤满了三文鱼

争先恐后

胃口不小

漫长的回流路

山上原始风貌

又一个小港湾

这里属于保护区

风高浪急的港湾

原生态景观

这里还是游人罕至的地方

都是荒芜景象

小渔港

海鸟

白头鹫

群岛植被保护好

自在的海鸟

战争遗迹

偶见阳光

回到码头

乘坐的邮轮

天空正在放晴

站在船上观景

港口景色

引导船

静静离去

这里是鲸鱼活动区

离开阿留申

何日君再来?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