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非洲 查看内容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2017-5-14 11:3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23| 评论: 0 |原作者: 时澜航 七节

简介:  我们离开南非的司法首都布隆方丹(Bloemfontein)后,就要出国进入另一个国家莱索托(Lesotho),这个被南非彻底包起来的国中国,原本奥兰治自由邦包括首都布隆方丹也是这国家的一部分。当年荷兰农民(波尔人) ...

  我们离开南非的司法首都布隆方丹(Bloemfontein)后,就要出国进入另一个国家莱索托(Lesotho),这个被南非彻底包起来的国中国,原本奥兰治自由邦包括首都布隆方丹也是这国家的一部分。当年荷兰农民(波尔人)不满英国殖民政府的统治,从开普殖民地跑到北边的奥兰治自由邦,善于经营土地又以土地为生的荷兰人,像他们经过的每一个地方所遇到的,来到这里也与这里的原住部族因土地问题发生冲突。双方爆发过几次激烈战争。索托族人勇猛,也因高地的有利位置保全了山区大部分土地,却最终打不过荷兰人,向英国殖民政府求助。英国让莱索托用土地换取和平。在莱索托国王的多次请求下,英殖民政府宣布莱索托成为英国的保护地。第二年,莱索托还是割让奥兰治自由邦给荷兰人,以和平保全现有山区领土。战争其实从未停止,今天仍不时有荷兰人在自己农庄劳作的时候,被山地黑人击杀。整个非洲黑人几乎都发出过"Kill the Boer" (杀了波尔人)的喊声。

  从布隆方丹往莱索托走的N8 公路上,我们经过一个牌子,上面写着Please don't kill us(请不要杀我们)。猜测这牌子就是波尔人立的。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这一路都是荒漠,黄黄的土地,没有什么绿色。是被开发过而又荒废了的大农场模样,偶尔能够见到一滩水。在那牌子的引导下,容易使人想像波尔人在这土地上种植连绵的葡萄园或其它作物的繁盛景象,直到波尔人被杀的被杀,逃跑的逃跑,土地就荒在这里。我们的车子行驶在这条路上,阳光强烈,七节把我赶到路南的小村庄博察贝洛(Botshabelo )花两块南非兰德上厕所去换长袖衣服,以免晒伤。这个小村庄远离公路,村里都是简陋的棚户屋,黄土地面,一条小路开进村。从公路上看向沙漠中的村庄,一目了然。地名的意思是“避难所”,住在里面的人,多是种族隔离期间从自由邦农场跑出来的黑人。路北还有一个小村庄叫塔巴恩丘(Thaba Nchu),也离公路数公里,连着一大片他们的墓园,那是集中而又没有圈起来的开放式村庄。这些点缀荒漠的村庄,就是从前沙漠中的部落。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空旷的大沙漠上开出这么一条公路,寥寥几辆车。再走走,接近莱索托就没有车辆了,一个人也没有。有点像美国从亚利桑那到墨西哥国界的那一片区域。


  我们停在一颗大树下吃从某超市买来的烧鸡。这是一棵松树。树下的松针丛中有一堆动物骨骼,干枯了,不知是被其它动物吃剩下的,还是其它原因死亡后被强烈阳光曝晒成了这样。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路口两个黑女人搭便车想要到布隆方丹去。她们向许多迎面而过的车辆招手,拦一辆不停,拦一辆不停。小轿车不停,小卡车不停,连一辆载人的公共小面包车也不停。半小时之后终于有一辆大卡车停下来,他们上车了,七节向他们发出欢呼。我们在这棵树下停了半小时,他们也在那里拦车半小时。我们到达这里之前,不知道她们在此已经等车多久。她们的周围没有一棵树,就站在阳光的直接暴晒下。我们所在的树下,是这一带唯一的一棵大树,离公路稍远,虽然不过几步路,若站在这里拦车就更不会有车为她们停下。本地人出行,主要依靠搭便车。他们上了本地人的车辆,有个约定俗成的付费标准;上了外国人的车,一般不付费。但本地白人敢为他们停车的很少,许多白人驾驶员就在他们搭便车的途中被他们杀害。他们不为别的,只为发泄种族仇恨。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中午之前我们到达南非与莱索托的边境马塞卢桥(Border Posts - Maseru Bridge)边。小小的桥,旧了,很简陋。桥下是窄窄的小河,浊浊的河水。南非与莱索托的国界以此河相隔。莱索托这个国家的水不多,但南非的奥兰治河等一些河流都源于莱索托那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进入莱索托边境,像进入所有国家一样,查护照、驾照和我们所带车辆的租车协议。也许这个完全在南非境内的莱索托实在太不像个国家,我们走出了南非也不觉得,直到进了莱索托被指出护照上少一个南非的出境章。我们将车靠边停下,走回到南非的离境办公室,盖上出境章。重新进入莱索托,回到自己的车子里开出去没几步,又一个岗哨,一个黑人女孩要求查车,要缴30块马洛蒂(Maloti)。这是其他国家少有的情况。我们没有莱索托钱,就递过去美国的信用卡。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出边境,直接进入首都马塞卢(Maseru),这是莱索托唯一的城市。进门先看到一片墓地。躺在这里的是讲着各种方言的索托民族。索托方言有多少种?索托民族有多少种?数字大概永远不会固定。每出现一种不同的混血人,就有一个新的民族出现;每一个被带到别处去的索托方言混合了当地方言,就出现一种新方言。当我们觉得所有黑人相貌都一样的时候,他们能够分辨出部族间黑人的不同来。他们看亚洲人的相貌都一样,我们能分辨出中国人、韩国人和日本人的不同;中国人更能分辨南方人和北方人的不同。白人间也是这样。住在这个国家的索托族,也是从不同名称的最古老的狩猎族、农耕族、游牧族通婚而成的民族。也就是说,先到者、稍后到者和后到者相互接纳而成的新民族。人脸在彼此接纳的过程中越来越相近,直到躺进墓地成为更加没有差别的碑石。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顺着地图找王宫,结果被GPS带到这么个地方,以为是王宫后门。趴着铁链条锁着的简陋的铁门往里看。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院里是一片没有开发整理过的荒草地。深处有一片规模不小的房子,也很气派,却不像王宫。有护栏与这片荒院隔开着,显然不走这边的门。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车子开进市中心,转了一个小时才找到停车的地方。进到一个商业中心。入口处发一张写着时间的小纸片,出来时按照时间长短缴纳停车费。全人工的。我们依然没有本国币马洛蒂,但口袋里还有几块南非硬币,两国钱币在这里一比一通用。停车费也很便宜,一小时两块五。这不是什么景区,是体验本地生活的地方。二十世纪的最后两年,莱索托发生政治动乱,这个商业区曾被烧毁,目前重建的这些建筑上好像已看不出动乱过的痕迹。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在一个熙熙攘攘的大超市门口,有一个六十来岁的中国人在拿个本子登记统计,检查离开超市的购物小票。他是福建泉州人,他说刚来不久,是在这打工的。问他怎么不去南非?他说南非也很乱。问他这里好一点吗?他说这里也乱,说着眼睛瞪大了看着你,明显有故事要说。看着他身边进进出出的人群,怕干扰他工作,我们没再多问,告别离开了。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主街叫国王大道(Kingsway),是1947年为欢迎英王室来访时改的名。这国家从历史到今天都与英国交集甚多,几次爆发冲突又达成和平协议,为对付荷兰人而请求成为英国的保护地;当英国要将此国并入开普殖民地时,莱索托国王与国民又开始激烈反对,爆发武装起义,双方让步的结果是以专员特区的方式成为英国殖民地。现在主街上还有殖民地风格的教堂。走在这个国家的街道上,全民都会讲英语,他们的英语中夹着几句索托族土语。

  殖民地期间,他们也保留着自己的部落首领,亦即索托族国王。二战后,莱索托跟着大多数的殖民地一起恢复独立,却沿用了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只不过象征着这个国家的是自己的索托族国王,不再是英女王。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从商业中心出来,走进马塞卢市场(Maseru Market),贫穷的景象直逼眼底。这里的穷人比南非穷人要多得多。南非的GDP人均收入是8000美元,莱索托的人均收入是2000美元。这个市场拥挤而混乱,很穷很脏,但是没有出现抢和偷的现象。伸手乞舍的人也罕见。这里的贫民主动跟你拍照,期待得到一块钱小费,但你不给,他们也不要。他们对外来人友好,充满期待,但很自尊,很少有人凭白无故的要钱。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在这样混乱、肮脏而贫穷的市场上,度假、游历的外国人很少来。我们走在其中,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惊讶,没有被兴奋地围观,也没有被强行推销东西。人们的表情是温和的,淡淡的,看上去穷也穷得有尊严。国家的受教育情况也确实不低,文盲少,信仰情况也不差,有百分之八九十的基督徒。他们为何还如此贫穷?我想着很多原因,也联系到自身生命里许多类似的光景,也许就是孤立所致吧。这个看起来遗世孤立的小王国,虽然也受到全世界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援助,也有自己的部分出产,却生活在人家南非的院子里,像一枚被堵起来的围棋子,怎么看都是一个“困”字,怎么看都有点像基督徒那一个有待破碎的“我”字。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巴士站也是市场的一部分,摊位间有巴士,巴士站上有摊位。巴士车辆实际数量远比照片上的多许多,好几排呢。如果站在房顶俯拍全景,就能看出它的规模。但看到全景,穷而乱的场面会使人更加望而却步。我们能够从容地穿梭其中,实在因为从前自己就是生长在乱中贫困中,熟悉了那种乱和贫困。现在愿意再次走进这样的地方,七节是出于好奇,我想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神的带领和预备。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小吃市场很像中国国内许多中小城市的这类市场或者小吃夜市、摊位。甚至在大一些的城市也能看到。普通的市民阶层很喜欢这样的地方,东西便宜、实惠。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有些摊位、巷道还是很整洁的。东西都是你不需要的,但在其中走一走,好像彼此经历了。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有卖陶器工艺品的索托族妇女,我们征求她的意见在她摊位附近拍照,她高兴地同意,主动进入镜头,还拿起她的草帽戴在我的头上。我们拍完照就走了,她显出一股浓重的失落情绪。这神情使我很想回到她身边,为她做些什么,买她的一些东西。但我们作为背包客十万公里的旅程在前面就远没有这个条件,尽管南非这一段有车开。也许有一天我们会被上帝委派回来,专门服侍他们,那时一切都会不同。

  在这个市场里,有一些角落没人照顾,东西就乱堆在那里,却给人一种不知道藏着什么宝物的感觉。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走近一个角落细看,上面挂着的果然是山里一些珍奇异兽的皮毛、角、爪和珍奇草药。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市场后面的街道边也有很多卖草药的摊位,草药堆里还有一些蛇皮之类的东西。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有一些小摊兼具棚户屋的功能,打开门就卖东西,关上门就住在里面。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街上有一个卖水的小孩子,坐在立起的纸卷上,水装在一个塑料桶里,桶盖子上放着几只塑料杯子。有人买,他就用这杯子盛水给人喝,喝完杯子还给他,接着给下一个人用。他的父母就在附近摆摊卖别的东西。这国家的孩子,能活下去的不多,像非洲许多国家的情况一样,几乎每一个孩子都有爱滋病,从母体出来就带着爱滋病。年青人也多数死于爱滋病。大概是出于对人口的渴望,这个国家实行一夫多妻制。也许出于反思,现任国王表示他自己只娶一个王后,大多数人也只娶一个妻子。制度是不合圣经的,他们后来都自己选择了按照圣经的原则生活。这国家里的另一些风俗和法律倒是从圣经而来,比如孩子长大后,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所以他们很早就不再依赖父母。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午后的马塞卢,我们沿着A1 公路往东北去。 堵在市中心缓缓而行时,在一片拥挤混乱的人潮上空,蓦然看到某建筑高墙上一排硕大的字:God is supernatural(上帝是超自然的)。我们没有停也没有拍照,注视着那排字慢慢地驶出人潮。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人定睛什么,就会被什么带领。我和七节在同一个旅途上定睛着不同的东西,不过有一天我们会定睛同样的东西。作为一个基督徒,我遵从上帝的吩咐,默默跟从七节,帮助七节,跟着这个快节奏的喧嚣的他离开这里,到了那里。出了马赛卢,来到莱索托的一个小村庄泰亚泰亚嫩Teyateyaneng)。

       一个同样穷困的小村庄,这里北距马塞卢40公里。公路边都是未经硬化的泥土地,有一些店铺开在那里。七节在路边小店买啤酒。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其实那是一个很大很宽敞的店,里面空荡荡的,两个黑人坐在桌子上,对我说要个小瓶的(啤酒)就好,又指给我一个小门,说厕所在那。我进去了,门不能插,里面没有纸。我出去到车里拿纸,七节已经不见了。那两个黑人指着外面。我一看,七节在门口站着。啤酒没买。厕所也不让我上了,说没买人家的东西,别用了。我问怎么回事,他说一罐冰啤酒10块钱,大瓶的才12块。他不确定人家有没有坑他,离开了。开一点回头路去另一家。也是同样价格。这家店里只有一个女人,态度远没有刚刚那家店里的好。七节想要大瓶的,但不能带走,得当场喝完,除非有空瓶子换。此店没地方坐下来喝,只好10块钱买了一罐能拿走的。这店里也没有厕所。开车上路了,七节说路边撒吧。找到一棵大树,开下公路进到原野,发现树下坐着一对黑人母女俩。于是回到路上再开,另找一棵大树,停车在路边。七节坐到树下喝啤酒。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我围着大树走一圈,没有找到一个适合撒尿的角度,就把前后两个车门打开做遮挡。在这里我们又拿出后备箱大可乐瓶里的备用水,装满两个水杯。七节又吃了个桃子。休息够了,就上路回南非。在莱索托这个国中国,我们总共待了三小时。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三点钟左右路上警察临检,问我们有没有三角形。问了半天,我们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就让七节下车打开后备箱盖,看到在备胎那里有一个用作紧急事故时放置在车后的三角形警示标志。我们的车是租来的,才知道有这个东西。如果没有它就要被罚款了。警察们穿着深蓝色的制服,看起来很热。黑人女警察的英语讲得很标准。问我们从哪来?七节说加拿大。他说加拿大我喜欢。走了十分钟左右又临检。我们的车速慢下来,但没有让我们停,摆手让我们走了。

  跟墨西哥一样,路上需要减速的地方设了很多凸起来的路障。之前有三角形的警告牌,让你降速。

       路上一些黑人孩子,提着一些粉红色的冰袋追着车辆卖。那小塑料袋里面就是粉红色的冰冻甜水。非主要公路的路,全都坑坑洼洼的,颠来簸去。往南非去的A12公路两边,都是硬纸板和破烂的塑料布搭的帐篷,塑料布破得一条一条的随风飘摇。那都是当地小商贩的摊位。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出国车辆的长龙缓缓的,直到停下来排在路边。贫穷的孩子们就坐在泥土地上玩耍。在这路上我们也看到了一家中国店,门框上贴着汉字红对联,横批写着新春大吉。另外还有一家店门口站着一个中国人,戴着眼镜,很年轻,他扫视着街道,看到了停在车龙里的我们,彼此对视一眼。这条街上有几家中国店,做服装和日用百货生意的。在这样的国家开车,就得拿出在国内开车的本事了。却又是左侧开车,比在国内开车还要难一点。望着排队进南非的车辆,七节说:这个国家,背包客不会来,观光团也不来,越野车从这个国家穿过去。我就是为了让你多走一个国家才安排了这里。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下午四点钟回到南非,边境移民局弄错了,只给我七天的停留时间,从莱索托出国到南非的人确实只给七天时间,官员把我当成住在莱索托的中国人,没有留心到我们是早晨才到莱索托,下午就出来了。回到窗口跟他讲了之后才更正过来。从莱索托出来那一带的南非,尽管比开普敦穷很多,比起莱索托来,就是天和地了。一出莱索托国界,好像从第三世界回到第一世界。这跟我们每次从墨西哥回到美国的感觉一样。南部的美国国界边,从前也属于墨西哥,如今也很墨西哥,讲着西班牙语,跟美国北部非常不同,但美墨国界两边仍然是两个世界。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二十分钟后,我们在自由邦的菲克斯堡(Ficksburg) 北部的R26 高速公路边的休息站停下来,这里很安静也很干净,可以安心坐下来喝点冰啤酒了。小玻璃瓶的当地汉莎啤酒Hansa就有12块,比莱索托明显贵了,七节却不挑剔了。想想在莱索托那个叫泰亚泰亚嫩的小村庄里进入的第一家店,我们与他们相遇、对话、离开的情形,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跟这个国家一样,我们也被困在一个自己不知道的格局里。 世上的很多人都在这个格局里。
从困境里突围——进出国中国莱索托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