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非洲 查看内容

【探寻】索马里兰没有眼泪

2017-5-14 11: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6| 评论: 0 |原作者: 北石

简介:  当自己付出的所有努力都不被这个世界承认时,这将是一种怎样的悲凉与孤独。然后你却用更大的坚强与憧憬来面对这一切,继续等待着,等待有一天那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门缓缓打开。    2015年初,来到了这样一个至 ...

  当自己付出的所有努力都不被这个世界承认时,这将是一种怎样的悲凉与孤独。然后你却用更大的坚强与憧憬来面对这一切,继续等待着,等待有一天那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门缓缓打开。  

  2015年初,来到了这样一个至今不被世界认可的国度:索马里兰,期许看看这里的人们经历着怎样的生活,试图去感知那些不为人知毁灭背后的希望。

  索马里兰尴尬

  提及索马里兰,很多人会把它和索马里联系在一起,想象中这里充满着海盗、战争、危险、贫穷、难民。然而实际在1991年5月18日,位于索马里北部的属迪尔族的诸部落宣布独立,成立了索马里兰共和国。虽然至今一直未受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承认,但其作为一个完全的政治实体实际存在了23年。

  从埃塞俄比亚入境索马里兰,一条破旧的细绳悬挂就成为了两国的国界。一进入便能明显地感觉到一个伊斯兰国家的气息,满大街都是用头巾裹住自己头发的妇女,高高飘扬的国旗上印着伊斯兰真言。另外不同于其他穆斯林国家的是,这里的妇女头巾大多五颜六色,花花绿绿地随风飘扬在大街小巷,俨然成为了一道特别的风景。

  汽车一路开往其首都哈尔戈萨,一路上能够明显感觉到这里的贫穷。破烂的公路,荒芜的土地,到处飞扬的彩色垃圾袋,光着脚四处游荡的瘦弱孩子。进入哈尔戈萨,所谓的首都,也不过是一个破旧不堪的小乡镇,然后这里却生活着一个个鲜活热闹的索马里兰人。

  

  

  索马里兰热闹

  他们的热闹,在于满大街的换钱摊铺。因为至今不被任何一个国家承认,索马里兰基本没有什么金融体系,这里的钱也就更不值钱,在其国内只能依靠美金和索马里兰先令来流通。而1美金能兑换7300索马里兰先令。外加上这个国家并未发行大额面值的纸币,所以在哈尔戈萨大街上能够看到一大堆一大堆的索马里兰先令等着兑换,面值基本就是1000和500。这里的人们,每天用一个个麻袋把钱运到街上,等待着有人用美金来兑换,而因钱实在不值钱,他们每天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数钱,可以想象,一张100美金能够兑换730张1000面值的索马里兰先令,这数钱的场面堪称热闹。在日常消费中,如果用索马里兰先令来结算,又将是一场热闹的场面。

  

  

  他们的热闹,在于这里全民“吸毒”的架势。在索马里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每天从早到晚嘴里都在嚼着一种类似于树叶子的植物。这种植物名叫“卡特”(kbate),是一种食用后能让人兴奋并产生依赖的毒品,据说咀嚼这种“索马里大麻”后,饥饿的人不会再有饥饿感,但是经常使用会使人上瘾,一天不咀嚼,就昏睡不醒,对人的大脑和身体都有害。尽管如此,这里的人们依然乐此不彼地食用,从早到晚,在街上,在车里,在行走中,在闲坐里。食用后的结果就是这里的人们变得异常兴奋,大街上都是大嗓门说话的喧嚣,看到外国人更是热情至极,扯大了嗓门和你问好。

  

  

  

  他们的热闹,更在于因为经济贫穷导致人民的无所事事,每天都有大量的人闲坐在茶馆里,游荡在街道上。乘坐小巴车会有十几个人围上来给你张罗,举起下相机感觉近百米的小孩都会跑过来围观,路过茶馆会看见乌泱泱一片人坐在那嚼叶子闲聊。或许,这样的热闹,在这里,才称得上生活。

  

  

  索马里兰尊严

  看着那满地的钱币,望着满大街因吃了卡特而兴奋的人们,走在这破烂不堪的马路上,这样一种罕见的人类生存状态,我突然有些难过。这里的人们,他们又能做什么了?这个国家没有世界的承认,几乎也没有国际社会的援助,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极度贫困的现状里,这里的人们,或许唯有活着,就是对这片土地那份尊严最大的支持。

  在前往亚丁湾途中,遇到过72岁老者为了质疑外国人到索马里兰必须请保镖这条规则而和警察争得面红耳赤,这让我看到了据理力争的尊严和礼待外人的友善。

  

  在亚丁湾沙滩上,看到了一大早就开始挤骆驼奶的农夫们,他们感叹这片土地没有石油和其他资源,唯有向迪拜、也门出口牲畜产品,才是他们的生存之道。这让我看到了他们的无助与坚守。

  

  也遇到过一个55岁大叔,拥有八个孩子,其中一个在中国南京大学读书。爱憎分明的他极其讨厌美国,感叹索马里问题很大程度就是美国挑唆的。不过却对中国连连称道,说中国对穆斯林态度好。他非常赞同索马里兰的分离,这样会减少战争对人民的伤害。这让我看到了他们对和平的期望和世界的认知。

  这一个个普通却真实的索马里兰人,为了获得稳定生活而付出着一些努力,哪怕这样的努力现在还不被认可,哪怕他们暂时看不到国家的希望,但他们仍旧坚持着,用他们的方式活着,带着尊严地活着。

  离开索马里兰的时候,遇到一个17岁的青年,带着妹妹们到埃塞俄比亚去办理加拿大签证,因为他父亲在加拿大。在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国家和他们建交的国度,人民为了出国必须到埃塞俄比亚或者周边的吉布提办理签证。我突然为这个国家的荣誉与尊严感到难过。

  而这个青年却说,不要难过,索马里兰人没有眼泪,我们在等,或许真的有一天很多事情会改变。

  突然意识到再难受也必须微笑着面对灾难里的人们,给予希望比给予同情更加重要。

  

  我微笑着和他拥抱告别,这是我当时唯一能做的。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看到的这一切写下来,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知道,在遥远的非洲之角,有着一个国家,有着一群人,他们至今不被世界认可。快24年了,他们一直在等,等待着被了解,等待着被认可,等待着更多人不带恐惧前来,等待着这片土地上永久的和平,等待着来自这个世界的祝福。

  这一切,关乎索马里兰的尊严。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