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极限挑战 极限运动 查看内容

雅荻跑世界之“2016珠峰马拉松幕后故事”

2017-5-14 12: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1| 评论: 0 |原作者: 天生勇气

简介:斯坦福实验:南池巴扎-Kenjoma关雅荻快窒息了。配速6分10秒,用这个速度奔跑其实并不算快。但是试想一下,在海拔3630米的喜马拉雅山脉,含氧量只有北京的60%的空气稀薄地带跑步,这个速度足以让很多跑者的肺部“炸裂 ...

斯坦福实验:南池巴扎-Kenjoma

关雅荻快窒息了。

配速6分10秒,用这个速度奔跑其实并不算快。

但是试想一下,在海拔3630米的喜马拉雅山脉,含氧量只有北京的60%的空气稀薄地带跑步,这个速度足以让很多跑者的肺部“炸裂”。在珠峰、洛子峰等数座8000米白色巨峰的背景下,在尘土飞扬的山间小路奔跑,左手是万丈深渊,右手就是悬崖峭壁,很难判断关雅荻的窒息是因为壮丽的风景还是稀薄的空气。

珠峰马拉松赛前徒步第三天,早上6点关雅荻被走廊上的脚步声吵醒,抻个懒腰便心有不甘地从睡袋里钻出来。今天的行程很简单,驻留在南池市场一整天,为了适应海拔,组委会安排选手徒步去Kenjoma的茶馆观景,然后小试牛刀奔跑回南池巴扎的客栈,下午就在南池市场自由活动。

关雅荻打着哈欠走下楼时,瞬间就被客栈对面的景观惊呆了!昨晚达到客栈时一片迷雾,只知道对面是一条深壑,却不曾想隐藏了一座雪山!在山坡上的Sona客栈,遥望着对面的Kongde雪山,喝着热乎乎的早茶,别提有多享受了。

今天的出发有点与众不同,因为要试跑,所以大家头一次穿上了酷炫的跑步装备。从客栈到Kenjoma单程只有3.6公里,需要从海拔3520米爬升到海拔3630米,但是这一段路的风景异常震撼,据说可以看到很多座壮丽的雪山。同时,这也是赛道的最后几公里,所以上午的试跑也算是熟悉路线。

出发没多久,关雅荻一如既往地甩开大队伍,冲在最前面。小明要拍摄,所以慢吞吞地拖在队伍尾部。在小明的镜头中,关雅荻徒步在蜿蜒的山间小路。在白塔和山峰的衬托下,会发现人类显得格外渺小。

本次天生勇气的官方摄影师张巍大哥,每天都要扛着10多公斤的摄影装备。有一次被一位澳洲的跑者看见,不禁惊呼张大哥的体力和技术简直惊人。

好在天气给力,温度凉爽,眼前的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喜马拉雅山区最峻秀的Ama Dablam尽收眼底,在这种世界上最震撼的山景中徒步格外享受。

在这种氛围中Kenjoma的茶馆很快就走到了,关雅荻有点意犹未尽地感觉。索性脱掉衣服,慵懒地晒着太阳喝着上午茶,远观对面渐渐被云雾遮住的高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生巅峰?

在海拔3000米跑步关雅荻并不陌生。2014年、2015年的巨人之旅和UTMB等阿尔卑斯地区的赛事中,他曾经多次跑过3000米以上的高原地带,2014年的大理100公里,也曾经涉足过4000多米的海拔。所以当关雅荻掐着手表从Kenjoma的茶馆和众位选手一起开跑时,他是自信的,甚至是享受的。

峰回路转,尘土飞扬,关雅荻和众位国际选手、夏尔巴跑者飞奔在喜马拉雅的山径之中。他想起了《天生就会跑》中那场史诗级的大战:美国的超马之神Scott Jurek、墨西哥塔拉乌马拉跑者在铜峡谷的试跑——这些都被作者Mcdough记录在书中。无论是喜马拉雅的夏尔巴,还是铜峡谷的塔拉乌马拉人, 当这些隐秘在群山之中的跑者遇到现代文明,人们总是忍不住地想要对比,到底哪种更为强大?

夏尔巴Samir在队伍前方跑得非常放松,关雅荻处于队伍的第二名紧紧咬住夏尔巴,美国的Frank,香港的阿信夫妇,英国的Harry等人紧随其后。大家跑得都很放松,谁也不想在赛前的试跑中就把自己的逼到极限。

在一片轻松的氛围中,众位跑者很快就到了客栈。有人注意到关雅荻竟然没有穿跑鞋,而是一双…..凉鞋?这是什么鬼?

原来昨天关雅荻在闲逛南池巴扎时,临时起意买了双本土品牌的户外凉鞋,一双没有任何中底,没有任何跑鞋科技含量的凉鞋。

南池巴扎虽然不通公路,想要到达这里必须徒步或者直升飞机。尽管这样,南池巴扎的繁华商业往来也让他成为了EBC徒步线路中的咽喉要道。 当喜马拉雅地区的夏尔巴文化(藏传佛教、印度教、苯教)遇到了现代登山运动,就形成了南池巴扎这样杂糅着山地文化、藏地文化、西方文化的混合物。

你既可以在这里找到本土的带有登山气质的星巴克咖啡馆。别忘了这可是不同公路的喜马拉雅山区!

星巴克咖啡馆

在这里,关雅荻邂逅了来自美国的Toby,63岁的他已经是第四次来到尼泊尔徒步,在闲聊中,他给了关雅荻很多宝贵的经验。并且让关雅荻意外收获了一个关于高原反应的让人震惊的理论!Toby亲身验证过这个理论,并且行之有效。

晚上客栈提供的晚餐十分丰富:炒面、土豆、荤素藏饺(momo)。关雅荻,小明味蕾窜动,吃了一盘又一盘。然而没想到就是因为这顿在山里颇为丰富的晚餐,却差点要了小明的命。

消失的大本营:从Lobuche4930m到EBC5380m

关雅荻在学生时代,写过一张“梦想清单”,至今这张清单的照片仍然保存在他的手机相册里。成为一名电影人赫然列在其中,他已经实现了。攀登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梦想看起来还很遥远——既然暂时不能登珠峰,那么走到珠峰脚下的珠峰大本营,在穿梭着各国登山者的繁华的大本营,跑一场珠峰马拉松,还是可以实现的吧!

关雅荻初中时候写下的梦想清单,现在他正在努力的逐个去实现

珠峰马拉松赛前徒步第九天,早上5点30分,Lobuche天空飘着小雪,关雅荻从温标-25度的睡袋里钻出来,迅速套上了羽绒服。

真冷。

他快速洗漱,收拾行李,因为向导旺珠就在楼下的餐厅等他。

他们今天的行程任务非主流,因为要在珠峰大本营采访拍摄,所以关雅荻摒弃了Lobuche 4930m—Gora Shep 5160m的传统计划(3小时),而是从Lobuche直接徒步到EBC(普通游客需要9小时),下午再回到Gora Shep留宿。EBC,这本应该是第11天的行程安排。

7点,雪停了,出发。天空恢复了让人赏心悦目的喜马拉雅蓝——在这种颜色的衬托下,只要构图还算合理,随手任何一张手机照片都是大片儿。

向导旺珠的速度与前几天相比明显加快很多,Ricky交给旺珠的任务是天黑之前必须回到Gora Shep,这对夏尔巴人来说并不是难事——如果是旺珠自己,他完全有可能在中午之前就走回到Gora Shep。

大部队的出发时间是8点,所以路上空无一人,偶尔会听到远方悠扬的牛铃。关雅荻和旺珠走在喜马拉雅山谷中,只能听到脚印扎进小雪的嘎扎声。过去10天的高海拔徒步,关雅荻基本适应了高原的作息习惯和运动节奏。虽然阿尔卑斯山区的赛事经历也会让他偶尔接触到三千米的高原环境,但是如何适应5000米运动,这还是他第一次解锁。

向导旺珠的英语不是很好,个性也比较内向,所以一路很少说话。“也好,”关雅荻心想,“正好可以放空心神,听听大自然的声音。”但同时也紧跟住向导的节奏,期待着大本营的盛况。

一个陡坡之上,旺珠速度保持不变,但干冷的空气一股脑吸进关雅荻的喉咙,心率骤然上升,脚步不得不放慢。与在平原地区运动不同,海拔5000米的高原地区含氧量只有不到50%,这就意味着任你是一位再厉害的平原高手,到了高原能力也至少削弱了三分之一。然而这个法则对旺珠并不适用,因为他是夏尔巴。

两个小时后,路面上的大石块儿越来越多。在一个平台之上,旺珠手指远处,关雅荻豁然看见了雪山之下一大片壮观的冰川。并不是十分雪白的冰川之下,点缀着一个个暗绿色的冰湖。

“这要是跳下去还不得瞬间冻废啊!”关雅荻自我揶揄道。孰不知,此刻关雅荻已经站在了喜马拉雅地区昆布冰川的冰碛之上。从这往后一路到EBC,哪怕是土坡巨石,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冰盖之上。

珠峰南坡大本营,就是搭建在昆布冰川的冰盖之上!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早上10点半,关雅荻和向导旺珠抵达珠峰大本营。沿路之上,牦牛队,直升飞机,夏尔巴背负络绎不绝。帐篷,桌椅,油桶,驮袋,各种交通工具纷纷把登山者的物资从大本营往外运出。等他们到了大本营时,EBC早已没有传说中的繁华景象。虽然黄色的大帐篷也有五六十顶,但大部分早已是人去帐空。

5月末,已经是珠峰攀登的末期了。可惜。

今年单单是登顶珠峰的人数就已经有400人,遑论各国的夏尔巴协作、后勤、医疗等其他队员,如果至少也要有好几大千。关雅荻不时心想,如果是在5月上旬来EBC,各国的登山者齐聚一堂,夜夜笙歌,那该有多壮观啊!

不过话说回来,正常的EBC徒步游客是没有资格进驻到珠峰大本营的,只是珠峰马拉松的背景是国家政府,所以这才称为除登山者之外的破格一例。

关雅荻还是有些失望。他最好的设想是像电影《绝命海拔》中吉伦哈尔饰演的登山者Scott Fischer一样,在阳光明媚、热闹非凡的EBC裸着上半身晒太阳。而现在,阴冷,泥泞,破败,迷雾中的EBC,连冰塔林也几乎快消融了。

就好像珠峰大本营彻底消失了一样。

奔跑在喜马拉雅的旧时光:珠峰马拉松开始

当关雅荻换上干爽的衣服,走出休息帐篷,脖子上挂着白色哈达的他一脸蒙逼状。如果说过去的10多天喜马拉雅生活好像南柯一梦,那么刚刚的42公里珠峰马拉松就是用短暂的7小时来重温10天的旧梦。

珠峰马拉松赛前徒步第十二天,暨赛前一天。关雅荻随着大部队进驻珠峰大本营。虽然海拔5380米的珠峰大本营空气稀薄,早已不是他幻想中的那样到处穿梭着登山者,裸着上半身晒太阳的嬉皮士,到了晚上就嗨爆的国际登山帐(5月上旬的登山季确实是这样的),但是作为EBC徒步的终点,亦是比赛的起点,睡在珠峰大本营的两晚仍然是这次活动中的精华所在。

比赛前一天,选手要尽量休息,不要情绪过于激动。尽管这样,珠峰大本营还是发生了两次让大家流泪的事情。Shariff的离去,让大家陷入悲伤,同时每个人也多少有点怀疑自己:下一个离开的会不会是我?另一件事是美国男孩Drew在墓碑前的哭泣。

珠峰大本营餐厅大帐

如果说关雅荻眼中的Shariff是一位成熟稳重,沉默坚韧的战士,那么Drew就是一位阳光开朗,简单干净的孩子。这名身材高大的美国男生性格十分坦率,然而Drew也是一位有故事的人。在喜马拉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是Drew第一次跑全程马拉松。第一次全马就是越野,还是高海拔赛事,这样看起来或许会有些冒进,但是Drew太需要这样一次释放了。

在开始徒步的第三天,关雅荻注意到Drew随身带着一个绿色的布袋,总是慢吞吞走在队伍的后方。“你这是在做什么?”关雅荻好奇问道。

Drew哈哈大笑:“前两天我看到路上太多垃圾。于是我决定从昨天起开始执行一项计划,每天沿路捡垃圾1000件。但是到了后来我发现路上的垃圾实在太多了,或许早就超过了1000件,现在懒得数了。捡多少是多少吧!”从那一刻开始,所有选手都对Drew刮目相看,每个人都把沿路遇到的垃圾随手扔进他的绿色布袋。

一向沉默的夏尔巴背夫们虽然很少说话,但是都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私下里他们默默交谈。关雅荻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是他知道夏尔巴在议论些什么。尊敬喜马拉雅的人,也会受到尊敬。然而几年前的Drew并不是这样的人。

几年前,住在科罗拉多州的Drew也是一位不爱运动的宅男,每天过着无所事事的简单生活,直到有一天,当他在屋里打游戏时,突然无意中在窗户里瞥见了自己的女友跟着邻居老王十分亲密,然后突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他的房间。用Drew的话说,“I can even watch they’re fucking in front of me.”

Drew想过自杀。当刀片离自己的手腕近在咫尺,他犹豫了。为了劈腿的女友而死,不值得。但是Drew依然走不出心里的阴影,他去修读了心理学的博士,他改头换面找了份新工作,他搬家到了美国-墨西哥边境。他想要一个新的身份,新的环境,这样才能忘记一切。

他也遇到了现在的妻子Molly,经营着一家越野跑装备店“Vertical Runner”的Molly热爱越野跑。或许跑步并不能让人变得更高尚,但是每次奔跑在科罗拉多大峡谷时,Drew才能感受到世界的纯粹。

当Molly问Drew要不要去喜马拉雅跑一次世界最高海拔的马拉松时,Drew几乎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所以当Drew一开始出现在关雅荻面前时,看起来就像一个快乐的孩子,简单干净。这是他希望的生活方式。

Drew在墓碑前悼念友人,泪流满面

然而现在,Drew站在墓碑前哭泣。那是他的朋友,去年地震引发的雪崩不幸死在了珠峰大本营的。Drew在众人面前泪流满面地念过悼词,谈到他的过去,谈到他的这次喜马拉雅之旅。每念过一个字,就好像那些旧时光里的各种往事永远地随风而逝了。Drew在众人的见证下,完成了一桩心愿,他感到轻松很多。卸去了很多包袱,或许明天的比赛就轻松很多了。

目睹了这一切的关雅荻感慨颇深。这一路,他零零碎碎收集了很多人的故事,尼泊尔向导Ricky,香港的Cat姐和阿信,想要从EBC跑到加德满都的Jamie,新加坡刀锋战士Shariff,美国的Drew,记忆之丘上的坟冢…带着这些故事,在昆布冰河流淌的哗哗声中,关雅荻酣然入睡,希望明天的比赛一切顺利。

一夜无话。

珠峰马拉松比赛日,第十三天。早上5点30分,关雅荻钻出睡袋,拉开帐篷,一缕阳光钻进缝隙照射在他惺忪的睡眼。晴天。快速打包驮袋,整理好越野跑背包——就像过去三年来参加的三十多场越野跑赛事那样,关雅荻太熟悉这个流程了。

当他和众人站在比赛的起点时,关雅荻内心是充满斗志的。虽然海拔5380米的高度多少让人有些呼吸不畅,但是大部分选手精神状态十分饱满,跃跃欲试。

2016年5月29日,63年前的今天,夏尔巴丹增诺尔盖和新西兰人希拉里成功登顶珠峰,标志着人类首登世界最高峰。丹增和希拉里攀登的起点,也正是这次珠峰马拉松的起点。一个向上攀登,一个向下奔跑。63年的时光,贯穿了喜马拉雅截然不同但又有某种相通的两种探险方式。

7点整,比赛开始。150名珠峰马拉松选手穿着红白相间的比赛服装,在珠峰大本营的碎石和冰川间蹦蹦跳跳地跑开了。比赛开始的一两公里,也是珠峰大本营内的赛段,地形十分复杂。关雅荻不得不全神贯注在脚下,同时又要合理地控制住自己的配速,以防冲得过猛发生高反。

经过冰河的时候,关雅荻想起了昨天送别Shariff的悲伤场面。然而令人感到尴尬的是,由于B组领队Tom沟通不力,Shariff在寒冷的“停机坪”瑟瑟发抖等了一个小时,最后直升飞机竟然没来! Shariff是在比赛当天早上才被直升机接走的。

穿过大本营的一座墓碑,关雅荻想起了昨天下午Drew在墓碑前痛哭的样子。Drew是时候释放自己了吧,关雅荻心想,希望他能在这次奔跑中寻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Drew奔跑在喜马拉雅山脉

跑出EBC的地界,巨大的岩石,陡峭的上坡,关雅荻最后回望了一眼珠峰大本营,这个让他有些失望的珠峰大本营,这个100年来发生了多少故事多少传奇的珠峰大本营,我要走了。

珠峰大本营(EBC)

关雅荻接着压着速度跑到了海拔5160米的Gor a Shep,他看到了黑色岩石堆成的山丘Kala Pather,EBC线路上著名的珠峰观景台。阿信夫妇曾经在这里同甘共苦,携手并进,最终站在了山顶,也战胜了高反。他们现在也一定还在一起跑吧!希望他们会坚持到最后。“洛子,努子作伴娘,阿妈献出珍珠作嫁妆。”关雅荻还记得这句阿信为Cat姐写的诗。

海拔4980米的Lobuche,在赛前徒步的第九天,当时美国人Chuck情绪激动,跟澳洲小孩大打出手,吵了一架。不知道Chuck现在跑到这里会不会又跟他打一架,想到这里关雅荻心里暗笑。状态还不错。

海拔4700米的记忆之丘,这里遍地坟冢,为了纪念那些在喜马拉雅攀登中遇难的夏尔巴人和国际登山者。其中最出名的当属垭口旁边的Scott Fsicher之墓,死于1996年那场震惊世界的著名山难。愿他安息,关雅荻心想。接着脚尖触底,轻快地越过了垭口。

海拔4500米的Tughla通往Dingboche的路上,一路迎面朝着Ama Dablam跑去。关雅荻还记得来时Ama Dablam高耸在云雾冰雪中,格外壮观,所有人都被这景象所震撼,欢呼雀跃。

为了凑足42公里的距离(EBC到南池巴扎的徒步线路是36公里),组委会在海拔4385米Dingboche这里设计了一个往返6公里的环线。在跑向折返点时,关雅荻追到了小斌。

50多岁的小斌身材削瘦,骨感十足,胡子拉碴,黑中泛白,一位看起来就十分沧桑的男人。事实上,小斌也是一位有故事的男人。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8516米)登顶,世界第八高峰马纳斯鲁峰(8163米)登顶,霞穆尼Skyrunning冠军赛完赛等成就让他的户外运动履历十分耀眼,但是低调的性格并没有太多圈内人听过他的名字。在接下来的一段路上,小斌和关雅荻前后始终保持着100米的距离。

海拔3770米的天波切,过了这里是一个巨大的下坡——当然在来时的路上是一个艰难的上坡。这时已经是午后。每天早上无论阳光多么明媚,喜马拉雅的午后总是会卷起了乌云。过了一会儿,乌云酿出了小雨。凉丝丝的小雨拍打在脸上,为极速奔跑的运动员降温,关雅荻觉得这种天气跑步舒服极了。

旁边一路伴随的Ama Dablam隐藏在云雾之中,或许是太关注路上的风景了,关雅荻无意中竟然跑叉了路。虽然EBC线路十分经典,但是部分路段小道和近路交叉复杂,一不小心就容易跑出了赛道路线。“好险,”关雅荻看着脚下湍急的河水,“如果再往前冲一下就进河里了。”

接下来是一个巨大的爬升,也是继珠峰大本营的高海拔之后,另一个容易羁绊住选手的难点。海拔爬升600米,虽然在国内这个爬升并不算什么,但是一旦计算海拔高度——海拔3200米到海拔3800米,关雅荻多少还是有些忌惮的。

好不容易“爬”到坡顶,眼前出现了一个三岔口。左手边是赛道,右手边是通往Kunjung。Kunjung,关雅荻默念到,心里一闪而过徒步当中的往事。小明在Kunjung感染了贾第鞭毛虫差点被送回去了,幸好当时被队医一味药“救活”,几乎在第二天就满血复活,也真是神奇。

三岔路口,分别通向EBC,Kunjung,Nanche

Kunjung小学,也是喜马拉雅基金信托捐助的学校。关雅荻联想到了Jamie,这位伟大的FKT跑者。Jamie这次从珠峰大本营到加德满都的史诗级奔跑,目的之一就是想通过喜马拉雅基金信托筹款,为更多的震后尼泊尔人民筹款。

无论这次Jamie是否能打破Lizzy保持的63小时纪录,他永远会获得当地人的尊敬。就像当年首登珠峰的希拉里爵士,并不仅仅是因为首登珠峰才被人尊敬,而是帮助尼泊尔当地人筹建医院,学校等公共设施。

喜马拉雅基金会捐助的Kunjung小学

Kojongma茶馆,最后3.6公里。在南池巴扎的第二天,向导Ricky带领大家来到这里试跑,当时从这里跑回南池只用了21分钟。这本应该是最好的珠峰、洛子峰观景台,然而烟雨迷蒙已然遮盖住了这些8000米雪山的面庞。

这时关雅荻已经用时6小时36分,而要不试试能不能冲进7小时?关雅荻心里暗想。但是冲了一会儿他就放弃了:在珠峰大本营一路奔跑而下,十多天来的徒步,已然让他疲惫不堪。还是保持正常的配速比较稳妥,尽管这样,在最后的3.6公里关雅荻还是超过了几名选手。

尼泊尔当地时间下午14点08分,关雅荻冲线。虽然终点大门十分简陋,简单的铁架,一条红绳,但是此刻这个简陋至极的终点线所代表的意义非同寻常。

从左到右:关雅荻、Ricky、小斌

7小时08分,总排名45名。在短短的7小时当中,关雅荻穿过了故去10多天来的徒步线路,曾经发生在每个人身上的故事像幻灯片一样历历在目,Ricky在某个山头上说了什么话,Chuck在记忆之丘的哭泣,阿信写过的诗,小明生病,Jamie的FKT,刀锋战士的退出……关雅荻用奔跑的方式,从海拔5380米到海拔3440米回顾了这场梦境般的记忆。他跨越了这条细细的红线,也是对过去十多天来奔跑在喜马拉雅的旧时光中的一个了结。

完赛奖牌及证书

冠军尼泊尔选手Bahadur(左三),外籍选手冠军Roberts(左二)

关雅荻恍然大悟珠峰马拉松组委会更深层次的用意,同时,他也在用一种全新的方式更深刻地体验到EBC线路的伟大。从高到低,从难到易,从无到有,从复杂到简单,他学会了很多也感受了很多。

关雅荻2013年开始环球越野跑,从TNF到UTMB,从UTWT系列赛事到巨人之旅TDG,从撒哈拉到喜马拉雅,100公里,200公里,330公里,他几乎体会到了这个地球上最极端的冷和热,也触碰到了越野跑的天花板。

是时候做一些新的尝试了。

来自异国他乡的A组,全队完赛

越野跑或许是一名跑者最终归宿,但也是一段探险人生的开始。生活就是一场大冒险,在这个人人都有故事的地方,喜马拉雅绝不是故事的最终章。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相关分类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