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新奇特体验 查看内容

在巴西参加狂欢节是种怎样的体验

2017-5-14 13: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6| 评论: 0 |来自: 小爬环球记

简介:Paraty, 老城区  室外临时搭建的大棚子里,挤满了人。舞台上,DJ用葡萄牙语说了些什么,台下阵阵欢呼。着装稀奇古怪的人们,皮肤贴着皮肤摇摆着,汗水在空气中凝固。  几个女生自告奋勇地跑上了台,欢呼声此起彼 ...

Paraty, 老城区

  室外临时搭建的大棚子里,挤满了人。舞台上,DJ用葡萄牙语说了些什么,台下阵阵欢呼。着装稀奇古怪的人们,皮肤贴着皮肤摇摆着,汗水在空气中凝固。

  几个女生自告奋勇地跑上了台,欢呼声此起彼伏。随着音乐,她们扭动身躯,摆动屁股。她们的屁股就像跟身体完全脱节了一般,三百六十度晃动毫不费力。

  女生下场后换来几个猛男,个个六块腹肌,胸部直挺,精瘦精瘦的,是肌肉线条最好看的样子。他们同样激烈地晃动着臀部,引得台下阵阵尖叫。

  

  Paraty, 老城区

  刷得白亮的殖民时期建筑之间,石板路上,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健硕的男子连衣裙摆随风飘,1米8的帅小伙套着紧身比基尼婀娜万分,挺着怀孕4个月肥肉的女生们毫不在乎地把衣服穿到最少,前凸后翘A4纸小腰屁股圆滚滚,一条条公主裙直立着,争奇斗艳,每个人身上都洒着金粉。

  无处不在的,是吻得惊天地、泣鬼神的男男女女。就算人群环绕,在他们眼里,四下空旷寂静,只有一对双唇互相撕咬着。男的跟女的,男的跟男的,女的跟女的,男的跟了女的又跟男的,女的跟了男的又跟女的,男的跟了这个男的又跟那个男的……

  街上小贩推着各式各样的小吃,白蛋糕、绿蛋糕、黄蛋糕、烤热狗、啤酒……

  天空挂满了彩带,一条又一条街道,泛着金银的光。

  

  里约热内卢, Lapa

  巨大的舞台上乐队用尽全力嘶喊着,台下的人群手拿啤酒,随着音乐起舞。

  两条街外,另一堆人群三三两两围着聊天。流浪汉在边边角角熟睡着,似乎这一切跟他们毫无关系。

  街头上处处散发着尿骚的恶臭。

  天空下起不小的雨,这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里约热内卢, Botafogo

  缓缓移动的巡游车上,摇滚乐队叫喊着耳熟能详的歌曲。在绿树成荫的街道上,中产阶级居民区里,长长的队伍跟着巡游车挥舞双臂、摇头晃脑。

  如果说街头舌吻是人们最喜欢做的事情,排名第二的非自拍莫属。虽然每一张都是几个大大的圆脑袋和无数路人入镜,仍阻挡不了群众们不断按下快门的热情。

  音乐在哪里,人群就跟到哪里。几个小时下来,竟也能徒步好几公里。

  

  里约热内卢, 明日博物馆

  纯白的未来建筑在黑暗中,被强光照得格外抢眼。在明日博物馆门前空旷的广场上,好几个狂欢同时进行。冒着气的水池里,男男女女纷纷跳入,享受湿身的爽感。有的嬉戏打闹,有的吻得热烈,有一个女生连最后一点遮挡都选择放弃,胸部明晃晃地裸露在外。

  砰,嗙,几束烟花冲向天空,开花、坠落。人群的骚动更加不可抑制。每个人都在窜动,跳跃。

  远处,海湾边,面对海水,男士们整整齐齐站成一排。公共场合下,集体随地大小便也是一个奇观了。

  广场的另一边,乐队在演奏,人们在谈天、饮酒。对比水池边的狂热,这里显得安静极了。

  

     里约热内卢,老城区

  原本古老建筑之间的狭小巷子里,滋生出最狂野魔幻的派对。大麻味四处飘扬,裸露的上半身之间没有丝毫的缝隙。想要从两个人之间穿过,得先把他们身上的汗水擦一遍。白的、黑的、棕的、白粽的、黑棕的,每个人的肤色都不同,每个人都是狂欢的主人。电子音乐让人醉生梦死。

  几条街外,在一堵巨大的壁画墙下,欢快的打击乐创造着截然不同的氛围。

  以上就是我们经历的巴西狂欢节了。当然,它远不止这些。

  狂欢节,一年一度在巴西最重要的节日,全民皆参与,学校和公司放假让国民们一起狂欢。狂欢节在大斋期(Lent)开始前举行,总共4日,但前前后后也会有其他的活动。像其他斋戒前的节日一样,狂欢节也是清心寡欲前的最后一把疯狂。当然,现在不仅仅是教徒在狂欢了。

  整个巴西到这个日子都会庆祝,但每个城市的规模不一样。被大家说“无聊”的圣保罗,就没什么气氛,连街上的人都比以前少了。狂欢节最有名的两个城市要属里约热内卢和萨尔瓦多了,而两个地方的节日又都各有各的特色。里约的免费街上Party到处都是,特别随性;而萨尔瓦多的更有组织些,同时也需要付钱。

  狂欢节里最具代表性的活动该是Sambadrome里的游行了。Sambadrome是个超大的室外场馆,各个桑巴学校来这里比赛,胜者得到的那是极大的荣誉和名声。所以,每年每个桑巴学校都会花很长很长时间准备,排舞、训练、设计服装,等等。以前,桑巴学校没那么多钱投入游行,所有的服装都是手工一针一线做成的。现在许多大公司赞助,资金来源问题算是解决了许多。

  因为Sambadrome里的游行不仅吸引全国的目光,甚至全世界人都在关注,桑巴学校的服装和道具一年比一年的精美、盛大。有一段时间,舞者也越穿越少,有的甚至全裸,来吸引眼球。桑巴学校近些年开始也卖游行的票给游客,让游客跟桑巴舞者一起游行。但有些巴西人并不喜欢游客以这样的方式加入,因为游客根本不会跳桑巴,而巴西舞者可是花了好长好长时间排练的。

  Sambadrome里的游行虽然华丽,但票价也是高得吓人,站票都要一百多美金。不仅票价高,而且票一出就抢光,转卖的票价又得上涨。不过,去不了Sambadrome没关系,因为随处可见街道Party,也就是Blocos,属于每一个巴西人的狂欢。

  巴西是我来南美近4个月到的第三个国家,也是最喜欢的一个。它的建筑不及阿根廷的精致,人均收入比智利低得多,但是,这里有最热情的人。可能这里中国人不太多吧,他们也对我们很好奇,好多人问我们来自哪里,跟我们聊天。

  

  在从Paraty去里约的巴士站里,一对父女跟我们聊起了天。爸爸看着非常年轻,年轻得之前我还以为他们是情侣。老爸一句英语不会,全靠女儿翻译。女儿长得非常漂亮,才上高中,英语说得挺不错的,都没什么口音。老爸虽然说不出英语,但仍渴望跟我们沟通,问了我们好多问题。第一次有种白人在亚洲的感觉。

  上车前,老爸让女儿和我们互换whatsapp号码,说如果在里约有任何问题,可以找他,大家还可以一起去狂欢节。

  

  后来我们在里约还真的见了面,有本地人带瞬间觉得自己跟地头蛇一般,各种各样黑街小巷随意穿,也不害怕。跟他们一起后,发现走路走得不是一般的多,整个城市到处晃荡。原来,他们告诉我们,狂欢节的精神就是在行走中找到惊喜。街上处处有Party,但每个Party又都有自己的特色和音乐,比如有摇滚,有电子,有桑巴等等。

  因为Party都在室外的关系,每个不同的场地,也因为周围建筑和环境的不同,带着自己的气质。在古老城区的小巷子里,阴暗、闭塞、燥热、迷幻。在港口边的“明天博物馆”旁,空旷、狂野、性感。在巨大的城市涂鸦下和热闹餐厅旁,欢快、动感、舞动。

  

  巴西声称自己是个“种族民主”的国家,它包容多样的种族,并以此为傲。同样拥有奴隶历史,巴西却从未有过美国那样的种族隔离。在狂欢节上,巴西的种族多元和融合得到最大的体现。不提桑巴本身就源自非洲,在Party里各种肤色大混杂,身着奇装异服,一起舞动。我经常看到一黑一白吻得炙热深情,每每看到这样的画面,我都忍不住笑起来。在这Trump当道,各国关起大门,种族仇恨不断被挑起的年代,我们太需要这样民族大融合的画面了。不管你是黑是白,你都是巴西人。

  当然,我看到的只是表面,更深层次的歧视我还未见到,但在书里却有读到。平民窟里的仍是清一色的黑面孔,人们仍认为越白越高等。

  如果说真没有歧视,我们在路上倒是遇到过多次亚洲相关的成见。亚洲样子的人在里约很少,但日本文化大家还都是有点了解的。我们走在街上,有路人对着我们连鞠好几个躬,意指日本人特别喜欢鞠躬。有人把眼镜眯成一条线,意指亚洲人眼睛小。还有好几次有人对我们喊“frango, frango”。

  我们知道frango是鸡的意思,但一开始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后来巴西朋友告诉我们,这里的中国人都卖一种食物,叫pastel de frango,所以他们这样对我们说。乍听还蛮不舒服的,但在巴西的语境并不一定代表他们在歧视我们。因为歧视的问题越严重,越需要政治正确,但其实他们也只是没有恶意的玩笑罢了。比如在巴西,negro这个词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词汇,并不带有歧视色彩。Black在许多国家更是合理的称呼黑人的方式,在美国确偏偏要用生硬的African,更反映了种族问题之深。

  在巴西狂欢节的4天,从一开始的小小不适应,到结束后竟然还有点想念,一下子就过了。来之前看网上的图片觉着光鲜,但除了大胸美女、男扮女装,还有满地的垃圾和屎尿味。不过,这也是完全放飞自我的一部分吧。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