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亚洲 中国 查看内容

在赛里木湖边寻找雪山之魂

2017-5-13 20: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8| 评论: 0 |原作者: 齐险峰(流浪者之歌) |来自: 博闻旅游指南

简介:不知道是谁把这里形容成太平洋最后一滴眼泪。我觉着太平洋有再深的忧伤也不会把眼泪洒到几千公里以外的新疆,碧蓝的赛里木湖在这里已经数万年,雪山无法理解人类是如何知道伤心的太平洋怎么喜欢四处洒眼泪。走到湖边 ...

dpp_016

不知道是谁把这里形容成太平洋最后一滴眼泪。我觉着太平洋有再深的忧伤也不会把眼泪洒到几千公里以外的新疆,碧蓝的赛里木湖在这里已经数万年,雪山无法理解人类是如何知道伤心的太平洋怎么喜欢四处洒眼泪。

dpp_017

走到湖边我触摸到湖水清澈湛蓝,可没尝到眼泪的咸。对面雪山下有盘旋的雄鹰,南面山坡上有成群的牧羊,放牧的哈萨克人在纵马飞奔。连霍高速公路就建在湖边,一路向西就可以到达霍尔果斯口岸。赛里木湖周边群山环绕,牧草资源丰富,这里也是哈萨克牧民的传统牧区,每年他们都往来转场于这里的牧区和几百公里外的阿拉山口的牧区。由于这里的生态平衡,所以山里面动植物资源也极其丰富,雪山之王——雪豹就经常在这里出没。为了摸清这个区域雪豹及其他物种的生存状态,北京林业大学野生动物研究所与当地林业管理部门密切合作,在这里设立了常年的雪豹监测工作站。

dpp_006

我们驱车从高速公路桥下穿过,深入了天山北坡的林区。一位强壮的老哈萨克护林员在坡上的毡房前向我们招手——他的妻子一位哈萨克大妈坐在我们的车上,她一下车就忙碌了起来。我们和护林员在毡房外面的草地上攀谈着护林工作以及山里雪豹和周边的生态环境,不一会毡房里的炕上摆好了一桌馕饼,中间一碗奶皮子,大妈给我们每人倒满一碗奶茶,我们就着厚厚的馕饼喝着奶茶闲聊着考察的计划。

dpp_002

奶茶喝饱了,山鹰的鸣叫把我吸引到了毡房外面。大妈说这里鹰很多,每天都在头顶盘旋,他们已经学会如何和鹰及山里其他的动物相处了,毡房外地松鼠很多,遍地是洞口,这大概是鹰在头顶盘旋的缘故吧!

dpp_020

我们继续向林区的深处走去,大妈不再跟随我们进山。剩下的工作将主要由小潘和我来完成,来到预定的山沟入口处,汽车已经不能继续前行,剩下的路就靠双脚了。

dpp_018

天山北坡的这个林区是我们此次考察的主要目的地之一,这片林区几乎全被草场覆盖,所以他也牧民主要的放牧区,我们来的这个时间马上要进入秋季。这里的秋季很短暂,一场降雪就会迅速转入冬季,所以此时牧民们正在做着转场前的准备。

dpp_012

半山腰往上直至山顶几乎全被云杉覆盖。我们所经之地已近2000米的海拔,顺着山沟里的溪流向上越来越难走,慢山的云杉笔直地插向天空,地面青苔满布,在几处干爽的树根处我们发现了一些白色风干的粪便,边上的岩石上有明显的尿迹,经过辨别可以肯定这是雪豹留下的。看来这条山沟真像护林员和牧民所说是雪豹经常出没之地。小潘蹲下身子收集粪便标本,我寻找到合适点位拿出红外线准备安装。很快第一个红外线点位处理完毕,我俩继续向山里徒步,越往山里海拔越高,地面青苔越来越少,而滑坡滚落的山石则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雪豹的痕迹和粪便渐渐多了起来,我俩决定先记好点位然后按照预定时间在返程途中安放红外线。

dpp_019

一块巨大的山岩挡住了去路,翻过岩石后面已经无路可循,山体滑坡滚落的山石极其不稳固,稍不留神就会滑到山沟里,天色越发暗淡,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俩原路返回,在预定点位安放好了红外线。

司机堆三在山沟外的山坡上坐着,我们越过溪流来到一处毡房前,堆三说今晚就住这了。牧场主人走进羊圈牵来一支年轻的羔羊,他的侄子和堆三一起手脚麻利的宰杀完毕,从宰杀到我们吃到嘴里不到90分钟,而且羊肉一直就没有沾到草地和上过砧板,全靠侄子手里那把10公分长的电工刀,真是鲜美至极!

dpp_011

月亮很快升到山顶,照亮了夜空,他侄子把剩下的几块羊肉串成了肉串,架起石头点起篝火,我们躺在草地上烤起了肉串。这样完美的夜晚是少不了酒的,很快我带来的几瓶就喝光了。松树掩映的月光逐渐柔和,我们的目光也越发迷离,不觉当中一觉天亮了。

收拾好装备我们告别了这户牧民,向着另一处林区驶去。

计划中的目的地离此不远,堆三说这条山沟里雪豹的踪迹更多,每年冬天护林员都会碰见他们,但前往此地的道路却比较艰难。

汽车在荒凉的戈壁滩上飞奔着的时候乌云翻过天山向我们这边飘了过来。山路很快被雨点打湿,戈壁滩变得湿滑泥泞起来,距离目的地还有一道很长的山沟要翻越,但雨点却越来越大,地面已不能行车,这样的天气即使徒步也无法进山,我们只得看着远方的山林无奈的向他告别。

dpp_014

天山上空已经乌云密布,太阳透过缝隙照射在天山脚下一望无际的牧场,一位牧羊人赶着羊群向着山沟里走去。

清晨的细雨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浓密的乌云笼罩在天山上空,看起来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照此下去不只是今天不能出行,未来的计划安排都要改变了。

昨天出发时晴空万里,棉花团一样的白云在天际线游荡,尽管温度很高,但这里的空气异常清新,只要躲在树荫下面即刻凉风习习。计划中要去的山谷离城里不算很远,所以我们出发后直接来到了目的地,按计划挑选了一条不算太长的路,以保证天黑前能及时赶回营地。山谷里空气清爽,看样子头一天刚下过雨,路面不是太干,溪流水量充沛。顺着放牧的山间道路徐徐上升,不一会就在一棵树下发现了一块粪便,由于时间较长,不能马上确定是什么物种,但可以肯定是中型以上的猫科动物,小潘采集好样本后我们继续向山里进发。

两个彪悍强壮的牧人骑马从我们身后赶了上来,山路狭窄,真担心他们掉下悬崖。但他们很娴熟的从我们身边走了过去,友好的和我们说着听不懂的哈萨克语,然后用马鞭子向山里指了指,快速的纵马而去。过了一会两辆摩托车也赶了上来,悬崖边山骑摩托也是够胆量的,年龄较大的那位停下来用汉语和我们聊了聊,他说他们的牧场就在山里面,之前那两位骑马过去的是在请我们去他的毡房里喝茶,他们都在做着转场的准备,正在一趟趟向山外搬东西。谢过这位大叔我和小潘继续寻找着动物的痕迹,山林茂密处青苔铺地,没有树的地方岩石裸露,经常看到滑坡造成的大块山岩滑落到山脚下,小潘经常不顾危险跑到滑坡上面查看动物踪迹,走过几公里后来到一处开阔的草场,远处平缓的山坡上几顶白色的毡房,有的只剩下了架子,几个牧人在毡房外收拾着东西。刚才骑摩托那位大叔在半山坡上向我们招手约我们过去喝茶,我俩摆了摆手说走完这条山谷回来再喝。后面的山路不太难走,但一大块乌云却爬上了山头,我们俩加快脚步,定好点位,在几个雪豹出没的痕迹处放好了红外线,此时豆大的雨点伴随着太阳在我们头上散落。这个地方的雨大概就是这样吧,一大块乌云就可能是一场大雨,但山的另一侧却还是艳阳高照。头上这块乌云越过山头越来越大的覆盖了过来,雨点变得密集起来,很快山路就有些湿滑了,随着雨水冲刷滑坡也随时可能出现。我俩只能原路返回,再次经过那几处毡房时也不敢停留,得争取在雨下大时走到山外。司机堆三在山谷口等着我们,此时雨点虽不大但已经很密集了,就这么一会的雨就已经把山谷口的溪流变成了小河,估计再晚一会我俩可能就出不来。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就来到了护林员的房子,屋里面已经坐着三个哈萨克牧民在喝茶,其中一个见我们过来了很快来到厨房点起柴火准备晚饭。我拿出早上采购好的蔬菜和羊肉,这位大哥毫不犹豫的把我们带来的羊肉都切了,把几个西红柿和洋葱、尖椒也切好拌在了一个大盘子里。不一会一大盘拌菜,大盘羊肉拌面上桌了,我也拿出了几根香肠和其他熟食摆在了桌子上。

计划中喝4天的酒,这一顿饭没吃完就没了。那哈萨克大哥神秘的拿出了自己的行军壶,里面居然是满满一壶白酒,但此时他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护林员兑山担心他喝多,在他倒满一杯酒后偷偷地把行军壶拿走了,果然,他放牧的故事还没讲完就摇摇晃晃倒在炕上睡着了。

收拾完碗筷我们也准备睡下,我拿着手电走到门口收拾东西,无奈的看着原本4天的伙食剩下了不到一天的量,没办法,谁也没想到今晚上会有6个人吃饭啊,在豪爽好客的牧民面前我们是不能吝啬的!好在厨房里还有些蔬菜可以吃几天,我们还有些香肠等熟食,山里也有那么多牧民,吃饭不是问题,就是没有肉了。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什么叫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来到下雨的深山里就会有深刻的体验。

灰蒙蒙湿漉漉的早晨,护林员兑山已经冒着细雨喂好了家畜。我来到屋外,山上乌云密布,雨丝时大时小滋润着牧场,屋外泥泞不堪,我披上外套走到对面山脚下的溪水边洗漱。

这样的天气是不可能进山的,遥望着近在眼前的天山真希望他头上的乌云幻化成另一滴眼泪去和赛里木湖作伴。但他没有,眼下他又散落成了豆大的雨滴洒在了我们的山谷里,无情的改变了我们的行程及未来的一切计划。

昨晚喝多那位牧民此时正站在屋外,手里拿着我昨晚剩下的半瓶白酒。看上去清醒了,但身体略微摇晃,他说晚上下雨开着门睡觉,有点感冒了。我说我去给你拿药,他摆摆手指着手里的酒瓶说,这就是我的药!一口干掉后说没事儿了。拿起行李,掀掉摩托车上的塑料布,跨了上去,向我们摆摆手后一脚油门顺着山路走了。我担心的问走出屋外的兑山“他没事吧?”兑山说:“他经常这样,我们都不让他喝酒,没用,你看那。”他指着倒扣在窗台上的行军壶,壶里已经没酒了。“昨天我偷偷地把酒都倒了。”

黏黏糊糊的雨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我和小潘只得在屋里整理数据。实在无聊就钻进睡袋睡觉。

dpp_001

大约11点多雨有些停了,乌云却不愿散去,我走出屋外散步。屋后面的小山沟里有一户牧民的毡房,修的很牢固,看上去他们不像有转场的打算。两个六七岁左右的男孩在屋外玩耍着。估计这里离山口较近,交通也方便,山沟里避风,山坡平缓没有滑坡的危险,所以看上去他们把这里当成常驻地。

快到午饭时间,兑山问我吃什么?我说:“我们只有些挂面了,你这还有点蔬菜,我还有些牛肉香肠,我们接着做拌面吧。”兑山说:“你能做?”我说:“可以啊。”兑山点燃灶台,我切好蔬菜,开始做饭。难得穆斯林信徒的信任他们把厨房都交给我了,这在城市里不敢想象的,应该源于几天的交流相处他们知道我和穆斯林一起生活过。很快饭做好了,就是一大盘拌面,饭后兑山冲了几碗奶茶。看得出没有肉他们也很乏味。

下午4点多雨停了,乌云慢慢变薄,阳光也时不时照到对面的山崖,半山腰上一位70多岁的老汉在放羊。那俩小孩在溪水边玩耍着,稍大一点的经常跑到我身边叫我给他照相,小的不时在牛圈的栏杆上跳来跳去。一时疏忽厨房门没关,一群鸡从里面跑出来,我赶过去一看我们仅剩下的一个西红柿一个圆白菜都只剩半个了。兑山去地窖里取来了几个土豆,然后又去牧民家里要了点青菜,但没有肉了。其实我们进山前的计划是准备了3个人3天的伙食,然后住在护林员兑山的房子里,这里的牧民男人大多不会做饭,由他的爱人给我们做饭。但由于山里没有通信联系,到了才知道,兑山这里已经没有粮食了,他爱人进城采购去了,往返要4天,兑山自己可以到牧民家里吃。

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带的伙食还能吃一顿,再加上下雨不能进山,我们考虑第二天出山采购物资。

dpp_015

傍晚天空彻底晴朗,鸟群欢快的在雨后的山林里盘旋。我们房后的山岩上一只鹰在环绕,不一会“嘎”!的一声他向存放柴草的棚子俯冲过去,瞬间叼起在房檐上的一只小鸡,向对面山崖飞去。等兑山跑过来时那只鹰已经消失在对面的山林里。

晚上8点左右我们正在为没有肉犯愁的时候,一位牧民骑着摩托过来了,和兑山在屋里聊了一会就走了。不一会兑山说等着我回来再做饭,他骑上摩托也向山里跑去。等他回来时天已经黑了,他跑进厨房说有肉了,做饭吧,我看他把一大块估计4、50斤的新鲜马肉放到了一个大盆子里,他说山里一户牧民的马掉下悬崖摔死了,他们赶过去帮助处理完后把马肉分了。他按我说的把马肉存放好后,就点起了柴火。我飞快的切好晚上吃的马肉,下锅后加上白天剩的西红柿、圆白菜、土豆,很快的做好了一大盘马肉拌面。兑山从橱柜里又拿出了一瓶白酒,庆祝一下有肉吃了!

12点时又来了6、7个牧民,兑山说今晚上辛苦下吧我们有家事商量你们住在外屋吧,这个当然没问题!我们也不好过问他们家事的细节就把行李搬到了外屋。

dpp_010

一夜睡得比较踏实,早上起来后昨晚上来的牧民已经预备好了奶茶,收拾完后在炕上摆满一桌子厚厚的馕饼,我们很快吃完饭后坐上车向山外驶去。

dpp_003

山路在小河的左侧蜿蜒,河边有牛群走过,几个小时后,司机堆三把车停在河边,河对岸有一顶比较破旧的白色毡房,看上去也是要转场搬走了,所以也没见怎么修补,昨天在半山崖上放羊的老汉在河边站着,他是堆三的亲戚,热情的招呼我们过河去他家吃羊肉,喝奶茶,此时天空突然飘起了一些细雨,也到该吃午饭时间了,我们决定过去吃点,但过河有点难度。10几米宽的小河水因为山里下雨的缘故已经长高了快2米深,水流也挺急,一根半米左右粗的树干颤悠悠的横躺在河面上,这就是过河的桥!

dpp_007

堆三和老人轻快的走过独木桥,小潘因为年轻平衡掌握得好,很快也走过去了。我犹豫再三,看看没有别的过河路只得硬着头皮走过了独木桥。回来顺利多了,走过一次就能掌握技术,我很快跑过了独木桥。

dpp_013

走出这个林区的山谷,我们来到了林场管理局所在地,一座不大的白色房子坐落在天山脚下,堆三并没有带我们走进这个办公室。我们来到了另一户牧民家里,几位大妈在准备着奶茶,我们稍事休息,继续驱车开始翻越来时的大阪。在大阪最高处我们回望雾霭缭绕着的天山,连霍高速在北坡脚下伸向远方。

夏尔西里(编者注: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境内阿拉套山北麓的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着我!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