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亚洲 中国 查看内容

喜马拉雅的侧影

2017-5-13 20: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2| 评论: 0 |原作者: 齐险峰(流浪者之歌) |来自: 博闻旅游指南

简介:夏天的脚步迈进日光之城拉萨的时候,我们已经踏上了西去的征途,去追赶冬日的余韵。一路上翻过了无数4、5千米的雪山天路,傍晚时分赶到了昂仁县桑桑镇。这里以酥油闻名藏区,遗憾的是我们这些生命中的过客,没有时间 ...

夏天的脚步迈进日光之城拉萨的时候,我们已经踏上了西去的征途,去追赶冬日的余韵。

dpp_2211

一路上翻过了无数4、5千米的雪山天路,傍晚时分赶到了昂仁县桑桑镇。这里以酥油闻名藏区,遗憾的是我们这些生命中的过客,没有时间品尝传说中的酥油。客店老板匆匆的给每人煮了一碗挂面之后就安排我们住进了客房。

dpp_002

第二天清晨,肩上扛着膨胀的大脑我们继续向西奔去。离开了国道之后走上了山间的沙土路,藏羚羊不时的在沿途的雪山脚下闪现,藏野驴在神山圣湖边逗留的身影也不停的吸引着我们的目光。

dpp_039

下午2、3点来到了一处山脚下,远处几只野驴,黄羊边觅食边向这边张望。通往牧场的路边上两辆越野车在寒风中已经等候多时,车上下来几名牧民,捧着哈达向我们走来,藏族姑娘敬出青稞酒我们一饮而尽。而后继续上路走进了一望无边的冬季草场。太阳下山还早,穿过牧区终于来到了这个海拔5200米的高原里唯一的小茶馆里落脚。

dpp_032

小茶馆的女主人煮酥油茶的同时也在给我们准备着晚饭,随行而来的自治区领导讲解着此行的目的后进入了随机采访时间。我走出茶馆来到了这个乡政府所在地的街上,路上放学的孩子们用纯净而好奇的眼神看着我。

这个乡以牧业为主,规划不大,乡里还有一所外表看上去很不错小学。放学的孩子们在路上欢快的打闹着跑回了各自的家里。茶馆不远处就是乡政府所在地,也是我们这几天入住的地方。顺着街道走出去没几分钟就到了漫无边际的牧场,几十只野狗在围栏边缘逡巡觅食。

积雪覆盖的西山在漫漫泛红,茶馆里的晚饭已经备好,每人一碗汤面在这里已经很丰盛了。由于物质资源的匮乏,高原上除了糌粑,酥油,风干肉,很难见到蔬菜。我们来时在日喀则最大的菜市场采购了一些青菜和水果,但到达此地发现简直是杯水车薪,尽管如此茶馆里的主人依然无比高兴。用完晚饭我们来到晚上的驻地-乡政府办公室,显然乡里面是经过精心地安排了,担心夜里冷他们把准备开招待所的崭新的毛毯,被褥都借了过来。

初来乍到,安顿好各自的床位却都无心入睡。再加上高原反映几位兄弟姐妹躺下坐起,几经折腾不得已干脆起来聊天。我回到了茶馆里,几位乡干部和茶馆里主人在打牌,我要了一瓶啤酒喝了起来。

藏区的人民无论何时何地,既使生活再艰难也离不开茶馆和茶,小茶馆里也从不缺少啤酒和青稞酒。原本想和女主人聊聊当地的风俗,没想到她一点汉语也不懂,我也不懂藏语,只能用手势简单交流我所需要的。

dpp_034

从日喀则出发我们沿着雅鲁赞布一路走来,海拔从3000多米慢慢的翻越无数雪山大阪来到这个海拔5200米的牧场,自治区政府的司机是个典型的藏族大汉,他开了30多年汽车曾到过自治区政府所有乡以上的政府,这里是他见过最艰难的地区之一。乡政府所在地分2个村子,为了简单,领导告诉我就叫一村和二村,也都建在牧场边缘相互距离不远。

午夜,酒也喝的差不多时我带着醉意回到了住处。乡政府办公室的门无法关闭,午夜之后的气温室内外变的完全一样,要不是加了一层厚厚的毛毯根本无法入睡。

第二天清晨,寒风把大家吹醒,来到茶馆里简单的洗漱后早餐端上了茶桌,几块糌粑,一碗香甜的酥油茶和面食。

dpp_029

太阳升起后气温逐渐升高,但依然还在零下10来度,去往牧场的道路上积雪还未融化,块块乌云遮盖着远山,山脚下牧羊人的羊群已经开始啃食稀疏的草场。沙土路面并不难行,黑颈鹤在附近盘旋,很块来到了放牧集中的地区,一位藏族妇女钻出了帐篷欢迎我们,我们走进去与她和家人聊了起来。她说这里的天气只有两个季节:冬和夏。他们正在做着转场的准备,估计月底将搬到夏季牧场。这里的夏季放牧时间大概在每年5月底到8月低,而那之后他们又将搬回到漫长的冬季牧场里。转场也是希望这里的大自然能够生生不息轮回不住。

dpp_037

朋友拍的纪录片《轮回的草原》里讲述了牧民一家人的生活,那里的牧民每年春季就开始转场的轮回,他们也有虫草可挖。但这里的牧民除了放牧牛羊没有任何其他生活来源,草场就是他们生命的源泉。青藏铁路已经通到过了那曲草原,那里的牧民可以坐火车去大昭寺朝佛,而这里的牧民很多人一生都还没去过拉萨。

dpp_033

帐篷外很远的地方几座牧民的房子伫立在山脚下。我们来到了其中的一家,房子的主人很热情,进到屋子里,柱子下坐着一个老人,身边一个孩子趴在地上玩耍着,主人介绍这附近的房子里住着的都是老人和妇女,男人都放牧去了。不一会周边房子的女主人也带着孩子们慢慢的向这里集中过来。

我和同事走出屋外,天空和大地如此之近,刺眼的阳光照射着荒疏的草场。山脚下寒风凛冽,远处一幢牧民的房子门口一个小孩怯生生的倚着门框偷看着。突然身后女孩的尖叫吸引我们转过身来,风马旗下三个女孩开朗的朝我们笑着,我拿出糖果送给毫无怯意的她们,她们也高兴的做起了我们的模特。远处两个男孩子边跑边闹的向这里奔了过来,大概是因为孩子的吵闹一名妇女带着三个孩子走回了自家的房子。

牧场的采访暂告一段落,一个同事由于拍摄原因穿得太少受了风寒,这在高原里是极其危险的,他们提前返回了驻地,乡卫生院的护士为那个同事打上了吊瓶。我们另外三人驱车去二村的一座萨迦派寺院探访,喇嘛告诉我们这座寺院在这里也是有历史的,是周边几处村落共同供养的寺院。外表看上去不大,但从寺院里的建筑及佛像和宗教器物看年代也确实不短。这个牧区远离人烟,也许是这个缘故使得它能保留点原始的样子。

离开寺院后约定了当地一处老年牧民家去采访,这个院落里和其他牧民家里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屋子里坐着三位无人照料的老人,略为年轻的老人说,孩子们都放牧去了,没有女人。留下他们三个相互照顾,屋子中间的炉子烧着牛粪用来取暖,火上坐着水壶。老人已经没有力气煮酥油茶来接待我们了。墙边的柜子上摆放着藏传佛教萨迦派大宝法王的照片,佛教在藏区深入人心,没有哪个藏民家里没有佛堂,生活好的专门开辟出一个房间作为佛堂,条件差的也要在房间里开辟出一定的空间供养佛像,就像村里的小茶馆里也有一个小佛龛。看着三位老人和他们的生活,采访尽管很顺利,但内心却无法宁静。

dpp_027

回到小茶馆吃完晚饭,我们三个人决定到村边的小山上拍几张村里的夜景。伴着夕阳,来到了山巅,几只羊角散乱在山上,司机说这里是村里宰羊的地方。由于牧区生活艰难,所以每年都在特定时间宰杀生灵,而且要请当地寺院的僧人做法事祈求保佑生命的轮回,宰好的羊也要拿出一部分与其他村民分享。

太阳终于落到了西山,依靠太阳能发电村里的路灯亮了起来。村小学那面国旗在夜晚的山风中飘荡,山顶皑皑的积雪陪伴着牧区进入了梦想。也许是高原反应,午夜依然无法入睡,起身走到门外,呼啸的山风吹得路灯和经幡呜呜作响。

时间在这里就像高原上的风追赶着雪山上的云向前飘动。空气稀薄的黎明,小路上已经有藏族孩子奔向小学的身影。我们带上那位重病的同事踏上了返程的路途。

一群藏野驴排成了一队慢悠悠的向终年积雪不化的山顶走去!

喜马拉雅,请等待!扎西德勒!

喜马拉雅的侧影

dpp_0031

希夏邦玛峰是已知世界上14座8千米以上的山峰当中最矮的一座,也是唯一一座全部在中国境内的山峰,它是喜马拉雅山脉中段的高峰之一,由三座高程接近的姊妹峰组成。

这里既是全球登山运动爱好者的圣地之一,同时也是危险系数极高的地区之一。2002年8月7日,北京大学山鹰社5名大学生队员登顶途中遭遇雪崩,全部遇难,这是最近十几年发生在这里最著名的山难。

这里的气候与珠穆朗玛峰几乎一致,每年3-6月是春夏交替季节,也是天气相对最好的一段时间,适宜登山。6-10月进入夏季也是雨季,暴风雨雪交替肆虐。10-11月进入冬季也比较适合登山,11月以后完全进入冬季最低气温可达零下60度以上。

dpp_0021

我们离开高原牧场以后经过一上午的翻山越岭来到了聂木拉县境内,汽车翻过一座5000多米高的大阪,瞬间一片碧海蓝天出现在眼前。“佩枯错”是藏区诸多圣湖之一,他的对面就是希夏邦玛峰,我们的车就走在这神山和圣湖之间。

浓密的云团在雪山顶上浮动,山尖时隐时现,在我们所处的角度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主峰,司机说远处最高的山尖就是。白云笼罩的雪山脚下一群黑牦牛点缀着枯黄泛青的草场。当云团再次覆盖在雪山顶上我们离开了这里,奔向了定日县。

dpp_017

与希夏邦玛峰匆匆一别,下午驱车驶入定日县境内,当珠穆朗玛峰出现在我们的右侧时,夕阳的余晖把我们送到了老定日县城,安顿好休息的客栈,走上街头开始感受这世界最高峰脚下的生活。

酒店的早餐简单纯粹。晨雾还没散去的时候我们已经穿过了定日县的老城区,不到1个小时来到了克玛乡拿古林村。这里的生活农牧业结合,放牧时间居多。远望山村牧场的草皮块块黑斑,这是由于多年来此地的牧民图方便,直接将草皮成块挖下,垒羊圈所致。此地的牧场原本是成片的湿地,而此种放牧方式使得湿地面积在逐年缩小,没有了草皮的呵护,无法固定水源,周边的土质已经开始有了沙化的迹象。

潘得巴协会最近几年致力于恢复湿地的公益活动中,他们四处筹集款项,帮助并教育牧民改变用草皮垒羊圈的做法而改以用石头,他们用筹来的款项帮助牧民在外地购买废弃的石头运到此地,替代草皮垒砌更加结实耐用的羊圈。此种做法已经初见成效,除了改善当地人放牧方式外,他们在帮助当地孩子的教育方面也投入着更多的精历,这些项目使潘德巴协会获得了联合国的赤道奖。

新定日县雪豹宾馆是去珠峰前必到之处,因为这里销售珠穆朗玛峰国家公园的门票。雪豹宾馆也是此地最好的宾馆之一了,以各种方式来珠峰的人多数会集中到这里,刚一院就看见一辆挂着欧盟标识的旧式房车停在园子中间,几位男士正在车边的炊具前作着早餐,初升的阳光照射到沙发上一位优雅的读书的女士身上。

去往珠峰的公路由于修复塌方工程已经停止运行2年,我们来到去往珠峰的老路,一条艰难的沙石路面。走过检票站,前方不时的出现三五成群的骑友,这些骑行的队伍中外国人居多,估计是随那欧盟来的房车一起来珠峰的。

dpp_031

带队的向导巴桑原本是珠穆朗玛峰保护区的工作人员,现在全职投入到湿地恢复的公益项目里,这次采访时他很高兴作我们的带队,进入珠峰核心地区后,和几个老相识打声招呼继续向珠峰脚下的登山大本营驶去。

珠穆朗玛峰是所有藏人心中圣地,不仅仅因为他是世界最高峰,在他的脚下也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院,绒布寺,他是藏传佛教宁玛派寺庙,寺里高僧闭关修行的山洞里有藏传佛教创始人莲花生大师在此修行的脚印和手印,寺庙周边及至珠峰脚下也传说有噶举派祖师米拉日巴在此修行九年留下的足迹。

dpp_003

珠峰登山大本营海拔5200多米,5月的登山季,几十顶黄色帐篷和清澈的雪山、蓝天给这寒风中的荒凉增加了一点活力。我们和巴桑爬上了悬挂风马旗的小山头,巴桑是典型的藏族帅哥,年轻有活力再加上在珠峰工作多年,对高原反应毫无畏惧,扯着风马旗的一头飞快的跑到了山顶,我和同伴扯着另一头艰难地爬到了对面的旗杆下,挂好风马旗,我们向着珠峰祈祷。

回到山脚下,边防兵还在帮我们修车,由于来时路面的关系,我们车左前方的减震器损坏了,大本营军车里的边防兵很热情的帮司机修了起来。修好汽车返回的路上一对对的藏民赶着牦牛向大本营走来,他们是各登山队雇来驮装备的驼工,登山设备就是靠这些藏民驼工和牦牛运送到更高的营地的。

dpp_004

一头黑牦牛在最后慢悠悠的向着珠峰走去,绒布寺前玛尼石堆上有一个还未完全风干的牛头,头上的经幡轻轻飘动着。

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春天的季风将珠峰顶上终年的积雪吹起了一层轻纱。

走过拉萨

飞机进入雅鲁藏布河谷上空时,从舷窗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桑耶寺里印汉藏三种风格的乌策大殿,拉萨到了!

dpp_009

九月的西藏已进入初秋,但拉萨的雨还是说来就来。第二天清晨,透过细雨我穿过布达拉宫广场来到大昭寺。也许是天气的原因,寺内游人不多,我独自游览着大殿右侧安睡着一千多年的壁画,上面描画着佛祖说法图等诸多早期佛教的艺术形象。

dpp_006

dpp_013

游人渐多时这条长廊随即关闭。我来到大殿,1300多年来,释迦牟尼佛12岁等身像的目光一直保佑着这里的信徒,祖孙三尊以及宗喀巴的弟子等人的神灵也在护佑着这方净土。

dpp_008

不知道那吱嘎作响的木制楼梯是否也有一千多年历史,穿过幽暗的楼道,金顶西面布达拉宫上方的乌云已经变成了白色的棉花团,大昭寺的上空云收雨住,金鹿跪卧在金轮下眺望着蓝天。无论是本地人还是外地游客,大昭寺的金顶都是他们向往的地方。站在这里可以远眺布达拉宫,也可以憧憬雪山、牧场、美丽的喇嘛庙,肯定可以看到姑娘那没完没了地笑!

dpp_007

小昭寺在大昭寺的东北方向,寺院不大,同样承载着西藏千年的历史和文化。这里和大昭寺一样讲述着文成公主,赤尊公主与松赞干布的传说。

dpp_010

dpp_012

色拉寺,在拉萨的西郊,坐公交车半个多小时就到。这里是格鲁派六大宗主寺之一,以辩经出名。我来时,错钦大殿门前台阶上一只小狗趴在经文上懒洋洋的酣睡着,不知道是否在梦中与喇嘛辩经!

dpp_024

哲蚌寺也是格鲁派六大宗主寺之一。原本是达赖喇嘛的驻樨之地,曾经盛况空前,也是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但此时陪伴着我的只有蓝天白云。

dpp_014

离开时一条大狗卧在卡加刚古老的木门前空洞的看着我,里面一只猫在无精打采的闲逛。大概所有寺院里的猫狗都修成了佛性,他们在这里相处的尤其融洽。

罗布林卡是达赖的夏宫,现在大概是拉萨最美的公园了,经常有老人带着孙子来此休息乘凉。

dpp_015

dpp_022

dpp_020

布达拉宫在拉萨市中央地带,我没离开拉萨那会几乎每天都经过好多次。穿过布达拉宫广场往东走几百米就是大昭寺广场,八廓街每天有无数来自四面八方的藏民用长跪向佛祖祈祷,也不时地有外地的游人也加入到转街的队伍中来。玛吉阿米酒馆依然那么兴旺,是否光顾这里的人们都想体验仓央嘉措的浪漫与忧伤。

dpp_018

没有大昭寺就没有拉萨!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受到西藏,这里的人们用行为告诉你什么叫信仰!

其实每个人都有一个心中的拉萨,但当我来到这里时我心中的拉萨消失了,天堂已不再遥远!那轮回的草原和天上的牧场等待着我,那里也是西藏!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