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亚洲 查看内容

蒙古,一个比朝鲜还陌生的国度

2017-5-13 21: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4| 评论: 0 |原作者: linbeichen |来自: 穷游网

简介:蒙古,一个距离北京1000多公里,火车30多个小时的国家,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陌生且没有亲切感的。但这里,却引起了穷游er linbeichen 极大的兴趣,甚至带给他了深深的震撼,这里并没有传说中的“危机四伏”,相 ...

蒙古,一个距离北京1000多公里,火车30多个小时的国家,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陌生且没有亲切感的。但这里,却引起了穷游er linbeichen 极大的兴趣,甚至带给他了深深的震撼,这里并没有传说中的“危机四伏”,相反这里是徒步者的天堂,充满了历史和文化底蕴。走吧,让我们跟随作者,去看看这个陌生的国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对于蒙古最初的印象来自家庭。在出生之前,家里的长辈曾在1984年-1989年在中国驻蒙古国大使馆工作、生活过。所以记忆里一出生,家里就铺着厚厚的、来自草原的羊毛地毯。再后来的印象停留在左小祖咒和谭维维版的《乌兰巴托的夜》。除此之外,并没有太深刻的记忆。

2015年初,在帮老人收拾房间时,偶然间翻到了他们当年在外蒙的照片,还看到了他们曾经使用过的旧护照。老人谈起在蒙古的故事,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我没有去过蒙古,但却被老人的故事所打动,所以最开始决定旅行的初衷很简单,去外蒙拍一些照片,让老人看看当年工作生活过的地方。

▲旅行灵感的来源:家里的老护照与1988年二连浩特的出入境境章

Day1

北京-乌兰巴托

CA901次航班在中午11点半降落在了乌兰巴托成吉思汗国际机场,这个机场不大,也是很多年前中国援建的。

由于欠缺良好的城市规划,乌兰的交通秩序非常糟糕,路窄且拥堵。下午2点到了青旅之后,就开始了一下午的乌兰巴托暴走。

成吉思汗广场

从Tomorchiin Gudamj街出来之后,一直向东走就到了蒙古国的中心:成吉思汗广场。

这个地方见证了很多事情,1921年7月年苏赫巴托在这里宣告蒙古国脱离民国政府独立自治,1923年苏赫巴托死后,以及1952年乔巴山死后,他们的纪念厅也曾坐落在这里;再到后来,1990年蒙古人民在这里推翻了蒙古共产党的独裁专制政府。成吉思汗广场以前叫做苏赫巴托广场,很多老人至今也这么称呼这个地方,广场的四周坐落着很多对于这个国家具有重要意义的建筑。蒙古国会大厦、国家歌剧院、蒙古证券交易所、乌兰巴托市政府、中央塔(Central Tower)、天蓝酒店(Blue Sky Hotel)等等。

▲现代化的乌兰巴托市中心

成吉思汗广场是现代蒙古的标志,放眼望去在中央塔的1层路易威登的标志格外明显,据说这家店可能是全亚洲规模最大的LV旗舰店。站在这里,任何人都很难将这个国家和贫穷落后的第三世界游牧国家联系在一起。

蒙古国会大厦

在蒙古国会大厦门前,是一尊巨型的成吉思汗雕塑,成吉思汗雕塑前是他的两员爱将博尔术和木华黎,在国会大厦的两侧是窝阔台和忽必烈的雕塑。这3位可汗及2员猛将雕塑的拜访也说明蒙古对于祖先的崇拜和敬仰。

蒙古国家博物馆

蒙古国家博物馆一共有3层分2个展厅,主展厅和临时展厅,票价为3000蒙图(约10元),如需拍照则需额外缴费。

在我参观的时候,临时展厅正在展示中蒙联合考古发掘的现场,内蒙古自治区和蒙古国历史博物馆在中蒙边境对回鹘人的墓葬进行发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内容。二楼开始是主展厅,从蒙古地区文明的形成,到成吉思汗、窝阔台、忽必烈打下了全世界疆土最大的帝国,再到蒙古国的共产主义时期与民主革命。这个博物馆有蒙语、英语解说,偶尔还会有会说中文的导游带游客进行游览。很庆幸在参观时,遇到了2个同样从北京过来的阿姨,她们聘请了私人导游,于是乎我也蹭着一起听了听……

▲油画:冒顿单于画像

▲1990年蒙古民主革命

披头士广场&蒙古国立百货商场

披头士广场上成群的蒙古孩子在滑滑板,这个广场曾经是蒙古青年传播发扬西方音乐的地方,所以竖起了披头士乐队的浮雕用来纪念。

广场北侧的国立百货商场,始建于1924年,曾经专供政府官员和外交使节购物,现在也变得跟北京的商场没什么区别了。商场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我有种不是身处乌兰巴托,而是在西单或王府井的错觉。

Day 2

乌兰巴托-Lun-Semi Gobi沙漠

头天晚上回到青旅后,跟老板娘讨论可行的当地游线路,正好有3个法国小伙伴决定跟我走同样的线路,于是乎愉快的就这么组团了。一早8点的时候,青旅老板过来收钱,然后等待我和3个法国小伙伴儿的是一辆前苏联的面包车,以及会说英文的导游Eegii和蒙古司机大叔。

公路旅行,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Semi Gobi沙漠

这里说是沙漠,其实更像是很多小沙堆,在小沙堆附近有草原、湖泊、丘陵和一片片的蒙古包。

导游egii和司机把我们带到了牧民的蒙古包内,我们入住的人家只有男主人一人,我们被告知女主人在前两天出发去了乌兰巴托,现在还未归。短暂休息之后,男主人找来了马倌和骆驼,在马倌的带领下我们沿着Semi Gobi沙漠骑骆驼转了一圈。

原本以为Semi Gobi沙漠的面积不大,但骑骆驼走一圈也用了将近1个小时。Semi Gobi的北边和西边毗邻公路,南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东边有座小山丘可以眺望四周。

徒步回来,再次回到Semi Gobi的蒙古包已经是晚上7点了,草原的夜晚格外安静。蒙古包的男主人给我们准备了简单的晚餐,并生起了炉子。在温暖的蒙古包内吃着热羊汤面,给人的感觉格外温暖。

Day 3

Semi Gobi沙漠-胡尔吉特-鄂尔浑峡谷

简短的早餐之后,我们再次踏上了旅程。从Semi Gobi沙漠出来,继续向南回到了公路主路上,而另一位导游Baz已经在公路边上等待我们的到来。

▲向导Baz

今天的行程要继续往西南开300公里左右,途径胡尔吉特,最终到达鄂尔浑峡谷。

鄂尔浑峡谷

这个峡谷在蒙古古都哈拉和林的西南方向,毗邻杭盖山国家公园,有蒙古最大的瀑布。在历史上,杭盖山被汉人称为“燕然山”,是匈奴人起家的大本营,这座山脉见证着过去2000多年来汉人与蒙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

随着车越向西行,路就越不好走,乱石、河流、沟谷地段,如果不雇佣经验丰富的向导和司机,一旦在这种地形出现车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越往杭盖山里走,两边的植被就越发的丰富,叶子已经变成深黄色的白桦林,格外突显了草原的秋意。

在下午3点左右,车终于停在了鄂尔混峡谷的蒙古包营区内,短暂休整后Baz带着我们向瀑布前进。鄂尔浑瀑布位于营区东北方向,瀑布是鄂尔浑峡谷的源头,在峡谷的最西侧,这一带要比草原上还要更寒冷一些。由于峡谷里面有些地方没有光照,上周的积雪还没有融化,形成了瀑布、水流、积雪和白桦林共存的场景。

回到营地之后,刚5点多,Baz通知我们晚餐将在7点半左右开始,在此之前我们可以自由活动。3个法国朋友邀我一同去爬营地南侧的小山,这座山比昨天的略高一些,大概300-400米左右。我们一行4人沿着山的北坡爬到了山顶,在山顶看到了远处的雪山和绵延不断的白桦林,心想蒙古真是徒步者的天堂。如果你喜欢在渺无人烟的旷野上游荡,享受无拘无束的感觉,那么蒙古绝对是不能错过的国家。

草原的夜晚都格外安静与漫长,7点天黑之后便进入了游牧民族的休息时间。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12点了,拿上设备、带上头灯,顶着月夜向瀑布方向前进。与白天相比,夜晚的瀑布区更加寒冷,除了偶尔的狗叫和流水声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Day 4

鄂尔浑峡谷-杭盖山国家公园

一早醒来的时候,法国小伙伴儿已经梳洗完毕,Baz也来到我们的蒙古包,告诉我们做好骑马的心理准备,今天和明天的行程是从鄂尔浑峡谷骑马前往杭盖山国家公园的深处。

从鄂尔浑峡谷向西进山,骑马需要4-5个小时的路程。一路上草原的秋意更加浓郁,越往深处走植被的颜色也愈发的金黄。我们沿着瀑布上游的河谷一路前进,大约5公里左右就进入了白桦林区,在蒙古长者的带领下,这场景颇有些甘道夫带队去毁灭魔戒的感觉。

午休的时候,我们和Baz在白桦林区里席地而坐,天空中苍鹰在飞舞,Baz跟我们说,这是附近又出现了新鲜的动物尸体,鹰和秃鹫在附近觅食。而刚死去的动物很可能是头天晚上被狼吃掉的,在杭盖山的深处是有野狼的,说到这Baz也建议我们不要夜里出去乱走动……这番对话让我想起了《狼图腾》里面的哲学,蒙古人崇尚的是人与自然生态的平衡。

伴随着一路上马倌唱起的蒙古长调,约莫在下午5点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草原深处,从这里可以眺望到远处的杭盖山主峰,草原、白桦林、雪山共同出现在一个世界中,颇具层次感。

Day 5

杭盖山国家公园-鄂尔浑峡谷

从昨天晚上7点一觉睡到了今天早晨7点,在我们蒙古包的周围,已经有成群的牛羊围着蒙古包发出的热气在吃草了,这里的牛外形很像苏格兰毛牛,身上的毛发格外浓密。

洗漱之后,我们沿着草原上车轮的痕迹继续向西走。关于这里所处的地理位置,我看了下Google Maps,杭盖山的经度跟宁夏、甘肃省差不多,维度已经达到了哈尔滨的维度。这里是杭盖山国家公园的中心地带,除了旷野之外什么都没有。深秋的草原,微风吹拂着掠过旷野,草木在随风摆动,牛群羊群在摆动的草中若隐若现。

Day 6

鄂尔浑峡谷-哈拉和林-乌兰巴托

早晨8点不到,我们就告别了鄂尔浑峡谷,开始了回程。今天我的行程是参观哈拉和林古城,然后从那里直接返回乌兰巴托。

哈拉和林 · 额尔德尼昭寺

哈拉和林古城始建于1235年,成吉思汗的儿子窝阔台建都于此。由于当时蒙古帝国的强盛,哈拉和林成为当时世界著名城市之一,各国贵族、使臣、教士、商人来访者甚多,当年从意大利一路东行的马可波罗也曾到访过哈拉和林。在窝阔台死后,忽必烈成为大汗,并将政治中心从哈拉和林迁址元大都,也就是北京。自此,哈拉和林才逐渐失去了其历史地位。

根据蒙古籍《厄尔得尼·厄利赫》的记载:1585年,阿巴岱可汗在哈拉和林废城基址旁兴建额尔德尼昭寺。额尔德尼昭寺是蒙古藏传佛教的重要标志,是第一座喇嘛庙,坐西朝东,呈正方形,面积约为 0.16 平方公里,四周筑有高大的土墙作为寺墙,每面墙上都建有 25 个城垛,正中辟大门。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在1937年乔巴山上台后,随着政治迫害与灭佛运动的愈演愈烈,额尔德尼昭寺几乎被全部摧毁,目前,仅剩下3座大殿存活下来,这三座大殿已经被改为博物馆,也是我们近3个小时长途跋涉的目的地。

在额尔德尼昭寺博物馆,里面仍保留着很多几百年前的佛像与雕塑,Baz告诉我们当年在重建这座寺庙的时候,用尽了哈拉和林废墟上所有的物料,也算是给哈拉和林废墟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在额尔德尼昭寺内,北边的区域是现在仍在使用的佛教学校,里面供奉着达赖喇嘛的照片。僧人看着用藏文书写的经书,并在一遍一遍的诵经。

Baz告诉我们,与基督教不同,在哈拉和林的佛教徒每天都要过来听经文。这些人并非全职的僧人,但草原的生活过于单调,佛教的存在是可以弥补这些人精神生活的空虚的。

Day 7

乌兰巴托-北京

第7天着实是充满了意外的一天。由于乌兰巴托还没有逛完,明信片、纪念品都还没有搞定,于是决定用有限的时间暴走乌兰。早晨5点就睡不着了,吃了点青旅的早餐就背包出去暴走。

▲乌兰巴托中央邮局

甘丹寺

早晨的乌兰巴托飘着白雪,我在雪中向西边走了约20分钟左右终于到达了甘丹寺。甘丹寺的博物馆、佛学院都尚未开放,雪夜中只有月光和甘丹寺大门前的长明灯所发出的烛光。这座寺作为蒙古宗教文化的核心,在1990年民主革命之后不断扩建,寺院中近1/3的面积都处于施工中,准备兴建更大面积的佛学院。

围绕着甘丹寺的外墙走了2圈之后,从甘丹寺东门出来才发现,这个寺院还真是跟雍和宫很相似。四周都是类似北京的小胡同,但胡同的深处却别有洞天。甘丹寺东门出来的胡同,直通乌兰巴托市中心,原路返回到了成吉思汗广场。

在广场,我带上了耳机,耳边响起了谭维维版的《乌兰巴托的夜》。雪夜的清晨,当天刚要亮的时候,乌兰巴托的夜那么的安静,安静的连风都听不到。我在这座城中并没有亲朋好友,但只因家中的祖辈曾经在这里生活过,所以多多少少让我对乌兰有种相连接的感觉。我从包里翻出了当年老人在蒙古生活时的照片,在大广场上做了翻拍,作为这趟旅程的终点。

本以为这趟意外之旅圆满结束,但其实在结尾处又掀起了一个小高潮……到达机场后,国航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由于北京雾霾,乌兰巴托大雪,故前序航班并未达到,原定上午11点50分出发的航班被延迟到了晚上8点半……其他旅客都觉得非常郁闷,我倒是在暗自庆幸,正好乌兰巴托还没有逛完,现在有时间了。短时间内规划了下乌兰巴托市内4-5个小时的线路,选择了继续参观城里面几个没有逛完的博物馆。

乌兰巴托的婚礼宫殿

婚礼宫殿始建于1976年,由前苏联援建,乌兰巴托的有钱人家会租用这里的场地来办巨型婚礼。在这里看到了此前在成吉思汗广场上看到的新人,原来这里的婚纱拍摄结束后,会直接拉到婚礼宫殿举行婚礼。但由于有很多新人在举行婚礼,所以并没有机会参观婚礼宫殿里面的样子。

▲婚礼宫殿内的油画《可汗的婚礼》

兴仁寺

婚礼宫殿西边紧邻着的是兴仁寺(门票3000蒙图,拍照额外收费)。里面大多展示的是各个历史时期的佛像和雕塑,但相比哈拉和林和甘丹寺就差远了。有两点可供参考:第一,博克多汗的老师巴尔东·乔伊姆巴的干尸被做成了雕像,供奉在这里;第二,和平殿里有一座从西藏带回蒙古的小佛祖舍利塔。

但由于寺庙维护原因,我并没有看到干尸雕像以及舍利塔,让我非常扫兴。看到我扫兴的表情,和平店外的蒙古艺人拿起了马头琴,伴着夕阳演奏了起来(虽然他其实只是想推销他的马头琴音乐CD)。搭配着马头琴的声音和夕阳,我走出了兴仁寺,时间差不多也到了6点,最后在8点半的时候终于登上了回北京的飞机。

后记

回到北京已经1个月了,想想1个月前出发的时候,我从未想过蒙古是一个可以让我感到震撼的国家。这里广阔的草原,人与人之间单纯而简单的人际关系,都让我感到了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最重要的是,我在追逐家中长者足迹的同时,在蒙古也收获了一份内心的平静,希望将来还有机会来到这个国家。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