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新奇特体验 查看内容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寻找最后的食人族

2017-5-13 21: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2| 评论: 0 |原作者: 行者梦野 |来自: 《行家》杂志

简介:去年我与旅游卫视联手,拍摄了亚马逊河全景式电视风光纪录片《去你的亚马逊》。行程中遍访雨林深处的众多土著部落,凶乱怪异的亲身经历令我受益匪浅,旅行的意义又深入了一层。今年我再度携手旅游卫视,探访文化背景 ...

去年我与旅游卫视联手,拍摄了亚马逊河全景式电视风光纪录片《去你的亚马逊》。行程中遍访雨林深处的众多土著部落,凶乱怪异的亲身经历令我受益匪浅,旅行的意义又深入了一层。今年我再度携手旅游卫视,探访文化背景大有不同的土著部落。专题以《去你的巴布亚》为名,摄制组星夜兼程,飞往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

多年来,我一直想对自己在目前阶段的旅行做一个评断,那就是——旅行是一种苦行,是一种远离熟悉生活而在陌生世界里自虐的苦行!苦行的好处是让身体受到锤炼,让思想得到升华。每一条路都是觉悟的探索,每一次升华都是心灵的飞翔。多年以来,虽然在旅途上经常迷失了自己,但是却练就了我在生活中永不言退的胸怀!所以,我的世界,最美的风景就是——在路上!

揭开话题 食人族还存在吗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酒店的大门密不透风。

巴布亚新几内亚(以下简称巴新)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陌生,自从2008 年第一次造访该国,这已是我第五次故地重游了。见多识广的人说起巴新,都会提到食人族,巴新历史上曾经出现过有案可查的食人族部落,英文叫 Cannibal。那些可怖的风俗应该已成为过去时,但族人犹在,历史未消,值得去追索,所以此次我部落之行的首个选题,便是“寻找食人族”。

巴新的首都是莫尔兹比港,也是目前该国唯一一个开通国际航班的城市,几内亚航空公司垄断了国内外航线。我在香港搭乘每周一班的航班直飞莫尔兹比港,第二天再从那里出发,飞往北部西高地省的省会——芒特哈根。

多年前,我与定居于莫尔兹比港的老虎结为莫逆之交,这次出行依然仗他的鼎力相助。5 年前去芒特哈根时,虽然认识了不少朋友,但后来都没有联系过,我也不好意思贸然打扰,多亏老虎帮我介绍了一位在当地做生意的中国老乡,他名叫罗宾。老虎说,罗宾会带着保镖一起来机场接我。听了这话,我的情绪安定了不少。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眺望酒店外的群山,有放风的感觉。

为什么确定有人接机,我会这般如释重负?因为哈根所属的西高地省治安状况向来不容乐观,西高地和东高地的当地人身形彪悍,性格刚烈,民风好斗,是巴新公认的“火爆脾气大本营”,再加上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部落械斗,不同族群之间的关系很不融洽,动不动就拳头相向,社会治安令人忧心。上次来访时,假如没有保镖的陪伴,我一个人基本上不会离开酒店半步,因为当地朋友一再警告我,一定不要独自出行,否则……所以如果到了机场,一个接机的人都没有,我这颗心肯定会悬在半空中。

我订的是高地酒店,出于安全原因,我选择了这家当地最好的酒店,基本上涉外公司的员工和海外旅行者都会将它选为下榻之地。安全当然有保障,只是价钱贵得离谱。看看房间陈设,也不过是三星级水准,标间房价居然超过了人民币2400元。整座酒店被高墙大院团团围住,高墙四周还拉起铁丝网,两扇结实的大门24 小时有人把守,处处壁垒森严。每天清晨,我都会站在酒店的制高点,探头看看外面的世界,越过高墙上的铁丝网,能望见远远的山峰和缥缈的云雾。感觉我现在不是住酒店,分明是在坐监,高墙外自由的空气离我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因为每次外出拍摄时,摄制组必须携带很多贵重的摄像器材,所以我按照罗宾的建议,聘请了六名保镖,他们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们。也许读者会觉得请保镖有点小题大做,但当地治安真的让人放心不下。一次我刚下车,就有个人突然挤过来撞了我一下,一个保镖马上推开车门,冲上去挥拳一顿暴打。翻译告诉我,撞我的人肯定是扒手。我不明就里,只看到那个倒霉的家伙趴在地上,很久都没有起来。

哈根集市 百问不得其解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小摊的果蔬卖相都不错,水灵灵的。

这家农产品集市位于哈根市的市中心,摊主想做生意,每天都必须购买入场券方能进入。各种货品有的摆放在地上,有的好一点,会搭一张青石板桌。从集市破旧的设施,嘈杂的环境,能看出当地百姓的生活很清贫。不过尽管如此,小城百姓依然保持着最朴素的爱美之心,因为不管是白菜野菜还是黄瓜地瓜,不管是放在地上还是搁于石板,所有农产品都摆得井井有条,摊主隔一会便会舀起桶里并不算干净的河水,小心地洒在农产品的表面,使之发光发亮,然后再美滋滋地扯着嗓子吆喝。看来就算经济不景气,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依然如故。

我心里虽然挂着食人族的事,不过走进集市,还是被那些奇奇怪怪的蔬果所吸引。有时候我们停下脚步,问问价,得到允许后再尝尝味道。当地人告诉我,很多农作物都是直接从丛林中摘取的,是天生天养的原生态,吃得绝对放心。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保镖很尽责,一旦有人试图靠近我,他们便会马上推开身边的人甚至动武。我觉得过分了,他们却说这是“国情”。

由于语言不通,我让保镖向当地人询问食人族的信息,但被问到的人都是一脸迷茫,摇摇头说无可奉告。保镖说,中年人或年轻人都不太清楚旧事了,也许老人还会记得一些。所以接下来我的目标就转向了老年人,尽管知道这样打问很不礼貌,但为了拍摄电视片,我还是厚着脸皮继续东找西问。

在集市里转悠了一会,我来到一家出售皮毛的摊位。摊主是位六七十岁的老大爷,他出售的是卡斯卡斯(Cuscus)的毛皮,中文叫斑袋貂,是一种珍稀物种。我与他寒暄了一阵,便问他是否知道食人族,老人刚才还谈得眉飞色舞,突然表情僵住了,眼神也有点躲躲闪闪。他说自己从未听说过食人族,但凭我的直觉,能感受到他是知情的,只是不想聊这件事而已。不过转机很快就来了,在禽类摊位处,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说,他曾听家人聊过食人族。接着我又问了一些老人,渐渐地发现其实很多人都知道食人族,只是大家都在装糊涂,即使回答听说过,也不愿意详谈,只是一笑而过。一位摊主更是明确地说出了食人族在当地语言里叫Samguma, 英文叫Cannibal。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这种水果是台湾莲雾的亲戚吗?

在集市的出口处,我与一位保安又聊起了这个话题,他说自己以前当过兵,负责驻地的守夜。驻地后边有一片坟地,晚上有人会去那里偷走新埋的尸体,他确定偷尸贼的目的是为了吃人肉。听到这里我毛骨悚然,他说食人族会将尸体偷回去煮食,人骨还可以制成弓箭。我问偷尸体是因为食物短缺还是部落风俗如此,他说都有。主要原因是部落的信仰,吃了人肉,便吸收了死者生前的力量,个人能力得到双倍提升。上战场与敌人打仗时,会觉得自己无所畏惧。

部落惊魂 人骨箭和战斗舞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远观山中白云层荡,我们迎着长风出发了。

在我的提议下,第二天向导带我去了山里的一个部落,据说该部落以斗士骁勇而闻名。他们村里经常会跳一支舞蹈,叫Fighting Group,即战斗之前为了鼓舞士气而跳的战舞。我听了很感兴趣,决定跟着他们一起去看看,顺便寻找食人族的线索。

来到西高地的山野,自然风光的确赏心悦目。远处的云雾围绕着山峰,近处的又在郁郁葱葱的雨林上袅袅飘逸,曲曲弯弯的小路在峰谷间穿梭,引人走入未知的秘境……难怪高地人都以自己脚下的土地为傲。整个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土地都归私人所有,政府没有任何土地。想得到一块土地,你只能用最原始的武力去抢夺,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部落残杀——这种春秋战国似的乱世图景,也是酝酿出食人族的原因之一吧!

我拜访的这个部落叫“库纳芒嘎”,是我聘请的其中一名保镖的家乡。这位保镖提前一天回家,与村民说明情况——有个远道而来的黄皮肤老外要来做客。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当我走入村子时,眼前是一幅如同梦境般的画面:小女孩们穿着五色缤纷的树叶裙,打扮得“花枝招展”,跳着当地舞蹈欢迎摄制组。我这个人天性好动,情不自禁地加入舞蹈队,学着村里人的样子扭了起来。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高度戒备的武士见到陌生人,马上拉满弓“迎敌”。

走到看似村中广场的一块空地上,只见在一个成年勇士的带领下,一群小男孩正在跳来跳去。他们脸上和全身都涂满了泥巴和焦炭灰,头上扎着树叶,手上拿着树枝削成的长矛,嘴里呜里哇啦地叫喊着口号,同时用脚跺地打着拍子。导游告诉我,孩子们正在跳传统的战斗舞,他们叫喊的意思是“脚下的土地是我的,我要保卫它!”和世界上所有的民族一样,几乎所有的腥风血雨,都缘于脚下这片离不开的土地,其实人类史的本身,就是一部土地争夺史。

当我走过去时,领头的成年勇士突然搭起箭,将弓拉得满满地对着我,眼神充满敌意。我一时不知所措,明明手无寸铁,怎么会引来那么大反应呢?我想了想,只能慢慢伸出手,表示我是朋友,没带武器。他还是拉着弓警惕地盯着我,我把两只手长长地摊开,意思是相信我,让我们成为朋友吧。

跳舞的孩子们停了下来,跑过去围在他身边,气氛稍稍平静一点。他慢慢走过来,放下弓箭,与我握了握手。部落长老彼得随后赶了过来,对我说此人是部落中最勇敢的勇士,正在带孩子们进行战斗训练,虽然现在部落间不怎么打打杀杀了,但是孩子们还是要保持旺盛的斗志。刚才看孩子们表演时,从他们喷出怒火的双眼中,我已经感受到了这个彪悍民族的遗传因子。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长老向我展示父亲的荣耀——人骨箭

虽然和彼得长老聊得很开心,但我没忘记拍摄任务。闲聊了一会儿,我话题一转,很礼貌地问他是否听说过食人族的传说。彼得长老看了看我,一点也不隐瞒,只是放慢了语速,说他父亲就与食人族部落战斗过。长老站起身来,把我带到了一棵树下,让我看靠在树旁的弓和箭。我发现这些箭几乎都系木头削制,材料比较坚硬,但有一支箭很特别,白森森的,非常光滑。彼得拿起这支箭,指了指他的手臂说,这支箭就是人骨箭,是用人的手臂骨做的。我听了又紧张又兴奋。

彼得长老继续不紧不慢地说,小时候他的父亲告诉他,要想战胜其他部落的敌人,不能光靠手中的箭,还要靠内心的力量,那股力量来自于你的大脑和心灵,没有人可以帮你获得它,只有靠你自己。彼得说他爸爸杀死敌人后,便用他的骨头制做了这支人骨箭。当他佩戴着人骨箭去战斗时,就会感觉身体里充满了力量。人骨箭能时刻提醒他:我是勇士,我不怕任何敌人。

苦尽甘来 辛辛舞蹈与睦睦大餐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部落里盛妆的美人亮相了。

这些盛妆的女人裸露上身,下身穿着用树叶扎成的草裙,腰带则是用细麻编的,每人手上还拿着腰鼓,整体感觉既豪放又俏丽。她们的年龄不小了,全是健谈的孩子妈,跟我聊天时告诉我,野猪牙和贝壳是货币的象征,挂在胸前暗喻财富缠身,生活美满。

打扮好之后,妇人们开始载歌载舞地吟唱起来:“虽然我们不能给你什么,但是我们给你万千色彩,给你快乐舞蹈;欢迎你不远万里来到我们部落,祝愿你在这里平安,也祝愿你平安离开……”当地人就是这样给我翻译的。刚才孩子们跳的是勇士之舞“战斗舞”,现在妇女们跳的是西高地著名的辛辛舞(Sinsin Dance)。西高地的每个部落都会跳辛辛舞,每年的下半年,几个省还会联合举办一场盛大的辛辛舞大赛,各个部落都会来展示自己最漂亮的辛辛舞服饰。他们说,我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个部落的舞蹈,嘉年华上各大部落的舞者都会一展所长,那才叫热闹。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大餐就要做好了,全村人都充满期待。

这边在跳舞,那边彼得长老则指挥村里人开始动手准备豪华的午餐——睦睦大餐。睦睦大餐与辛辛舞蹈在芒特哈根是齐名的“特产”,一般有辛辛舞就有睦睦餐,只是当地人经济条件不好,没有太多的钱买鸡。今天这顿睦睦大餐得来不易,村里人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了。在西高地,想大办婚宴、庆祝乔迁,或者是庆祝升官发财,都会举办“睦睦大餐”豪宴。除了鸡肉睦睦,还有全猪睦睦,那更是当地人最向往、最沉醉、最高级别的大餐。

为了这次大餐,彼得长老吩咐族人一共买了20 只鸡,平时过节只卖5 或10只鸡。除此之外,还要买一批用于包裹鸡肉的野菜,再买一些地瓜、香蕉,这些便是主要食材。

再说烹饪环节,村民先在泥地里挖两个大洞,在其中一个洞里铺满石块后,在洞口处点燃木柴,烧烤洞中的石块,约两小时后,滚烫的石块被烧成红色。再把巨大的芭蕉叶子一层层地铺在第二个洞里,然后用树枝将滚烫的石块移过来——我在旁边想帮忙,但熊熊烈火烤得我浑身发烫,一靠近就受不了,只能退下来。

第一批滚烫的石块放好后,村民将地瓜放上去,再铺一层芭蕉叶,继续放上剥了皮的香蕉,最后再铺上一层芭蕉叶,才将用野菜包裹的鸡肉放上去……三层食材放好后,村民将更多的芭蕉叶覆盖在顶层

压上重重的木棒和石头,不让热气从洞口跑出来。一个小时后,鸡肉香夹杂着芭蕉叶的清香,一阵阵地传出来,仿佛可以飘到万里之外……

在彼得长老的指挥下,大餐被分发给部落里的所有人。通常每个家庭会分到一块鸡腿或鸡胸,再加几只香蕉或地瓜,整个分发过程需要一个小时,所以吃罢一顿睦睦大餐,至少需要三四个小时。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采购食材时,主料香蕉必不可少。

在部落全体成员欢天喜地之时,彼得长老问我, 我头上戴的帽子上写着126WT 是什么意思,我说1 月26 日是我的生日。长老向库纳芒嘎部落成员翻译了一遍,他们忽然集体鼓掌欢呼起来,因为当天正好是2013 年1 月26 日。我也感觉很意外,没想到为拍摄电视片奔波于野山密林之间,居然碰上了自己的生日。

今年生日更特殊,竟然是在西高地山上与土著部落一起度过的,我收获了传统的辛辛舞和睦睦大餐,还有所有部落成员的祝福。当地人弹琴唱歌,欢欣而舞,叫着我的名字祝我生日快乐,令我十分感动。在我离开部落时,孩子们一直追到村口,不住地叫着我的名字,直到我们的车子渐渐远去……毕身难忘的生日回忆啊!

郊外猎人 钻入恐怖人骨屋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探访食人族的遗迹

向导正好认识一位猎人,说他家里还养着一只幼年的卡斯卡斯。我在哈根市场里只见过这种动物的皮毛,一方面很想看看卡斯卡斯长什么样,一方面想打听食人族的真相,便驱车前往了。

车子开到郊外,我见到了这位猎人,也见到了他养的斑袋貂。只见笼子里趴着一只米黄色的小动物,只有几个月大,看东西时眼睛会眯起来,傻乎乎的很可爱。斑袋貂的小爪子分为五趾,很像小孩的手,抓东西时,动作和人几乎一模一样。据猎人说,他在打猎时发现了卡斯卡斯的巢穴,成年的跑掉了,巢里只留下了小的,于是就带回来养。我问他,卡斯卡斯会长到多大?猎人回到屋里,拿出一张大大的动物毛皮,整体呈棕色,与眼前米黄色的斑袋貂完全风马牛不相及。我好奇地问他如何捕捉卡斯卡斯,猎人带我去他家后面的林子做演示。走过一条小河时,我看到河边有一座尖顶茅草房,猛抬头,我惊见草房顶端竟然挂着一个人类的头盖骨!我预感到今天找对了人。在树林中,猎人向我介绍了捕捉卡斯卡斯的大铁笼,我耐着性子听完,赶紧拉着他来到尖顶屋下,指着头盖骨问他怎么回事。他说那是以前食人族留下的,挂在屋顶是一种象征,代表房子的主人不好惹,小偷小摸之辈最好远着点。我赶紧直奔主题,问他食人族在哪里?

他不紧不慢地说,别着急,除了这个头骨,还有更多的头骨及人体骨架。我吓了一跳,原来这个可怖的头骨只是序幕,眼前这位猎人居然有一座人骨屋!这种情节不是只该出现在好莱坞漏洞百出的恐怖电影里吗,今天居然被我活生生地遇到了。突然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还好身边有保镖,头顶有太阳,我才定下神来,只能感叹自己旅游的口味越来越重,今天的经历如此寒气逼人,以后的旅行还怎么玩啊。

去巴布亚新几内亚 寻找最后食人族

我跟他来到了一块空地上,空地后面有一个比我个头还要矮的小草房。来到草房门口,那个门大约只有一米宽,一米半高。我看门框下都结满了蜘蛛网,脏兮兮的,灰尘很多,一看就知道尘封了很久。我几乎是蹲着,才能钻进这座低矮的小草房。

房子内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加上事先知道存放着尸骨,让我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倒胃之感,不过为了采访,也顾不得许多。我看墙上挂着弓箭和盾牌,以前部落之间打仗时肯定见过血,此外猎人还收藏着许多枚野猪的獠牙,它们是部落之间流通的货币,可以换到很多东西。藏着这么多“硬通货”,可见他的确是个英勇无畏、身家殷实的猎手。 

重头戏来了,我注意到墙角放着两个袋子。猎人将袋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件件骨头!我定睛一看,全部是人类的骨殖,有股骨,有关节骨,还有两个头骨。

按说中国人敬鬼神而远之,见到这些不知来历的尸骨,最好能避则避,但为了完成寻找食人族之旅,我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发现了人骨,心情不怕反喜。我手里端着一枚头骨,向猎人刨根问底起来。他说这些尸骨有年头了,是他多年以前在河边看到的,就全部捡了回来,看骨头上的肉被削得很干净,应该是食人族将人肉吃光后,随手丢弃在河边的。但是食人族现在在哪里活动,是否还保留着食人的习俗,他就不清楚了,也已经很久没见到类似的大批被遗弃的人骨了。

离开芒特哈根后,我又一次前往西高地的一座大山,据说山上有个山洞,里面还有食人族留下的种种遗迹……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