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亚洲 查看内容

【土库曼斯坦】地狱之门

2017-5-13 22: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3| 评论: 0 |原作者: 原老未

简介:说在前面:土库曼斯坦,说实话来之前我对这里一无所知。只是在格鲁吉亚小住时,跟室友们喝酒时聊起过,一个叫“地狱之门“的地方。有人说在乌兹别克斯坦,有人说在土库曼斯坦。更多的时候是别人问,哎,格鲁吉亚完了 ...

说在前面: 

土库曼斯坦,说实话来之前我对这里一无所知。只是在格鲁吉亚小住时,跟室友们喝酒时聊起过,一个叫“地狱之门“的地方。有人说在乌兹别克斯坦,有人说在土库曼斯坦。更多的时候是别人问,哎,格鲁吉亚完了你去哪?

我说,计划是去阿塞拜疆-伊朗-阿富汗-然后5个斯坦国。

碰上厚道的呢,这话题就打住了。不厚道的就嘴贱犯坏问:”哪5个斯坦国啊?“

我就开始挠头, Hmm,就内5个呗,不拉不拉斯坦、不拉不拉斯坦、不拉不拉不拉斯坦,然后其他俩实在记不住了,反正就内5个…

土库曼斯坦签证:伊朗首都德黑兰申请,5个工作日后马什哈德领取,具体信息看这里:http://weibo.com/1913361911/Aavpx1oI2?mod=weibotime

2013.9.23 想去Darvaza 地狱之门

土库曼斯坦 Ashgabat 09:20

我决定了,我要去,无论代价是多少,都值得一去。这比那什么遗迹要对我重要的太多了。唯一的问题是,我一个女人,俄语目前只会8个词,不知道是否安全。

愿上天诸佛诸神护我周全。

好运,老原。

写于晚21:49

俺成功并且完整的从沙漠深处的地狱之门回来拉,看了一个湖,一个地狱之门,和牧民喝了一顿酒,认了个姐姐和侄女,并且在太阳落山前再次搭上了豪华VIP的大卡车!从傍晚开到黑夜,在我终于从卡车中跳下,脚踩在阿什哈巴德市郊的第一盏路灯照耀下的沙子上时,我知道自己比以前更强,而且离相对完美的一生又近了一步,我真牛比 哈哈 :)

早晨很早就醒了,估计是因为骨折,2个月没有走路,昨天走了没两三公里,回来就累的不行,还有上次在Mashhad附近的从Zoshk走路去Kang,也是没走了几公里,回了酒店就累得闷头睡倒。身体素质和脚力要想回到从前不知道需要多久,唉,不过幸福得是起码我现在脱拐了,再次体会到了两脚沾地的幸福。

去一楼吃过早餐,Pasta+煎蛋+面包+一壶无名怪味茶,我挺知足的,虽然厕所马桶没坐板,洗澡水纯凉,但10刀的空调房还含早,在全Ashgabat估计都找不出第二家来。吃过饭,上楼开始琢磨今天的行程,我昨晚想得是今、明两天看市区+南郊的市集,谁知5分钟后发现那个号称中亚最牛逼的市集只有四、六、日开张,这一下弄了我个措手不及,我突然想到当初使我决定绕个弯来到土库曼斯坦的初衷是因为“地狱之门”,那个前苏联时期误开采出的天然气井,被一点着了就燃烧了几十年的“直达地狱的大洞”。可我一个人去沙漠深处露营,这又没GPS、又暖和衣服又没同伴的,万一迷路了死里边还是挺不值当的一件事。

本来都悻悻然准备作罢了,结果骨子里那股子时有时无的豪气此时窜了出来,我自己拍了自己大腿一下,然后自己喊了出来:去他妈的,死也要去。

但过了十分钟,我还是意识到这样是很不现实的,别的不说,没有GPS,光查出坐标有屁用,就算在路边找到摩托拉我过去,半夜这厮摸黑杀过来肿木办。我看了看表,9点,顿时决定马上出发,当天往返。

到一楼问前台举着我的俄语笔记结巴着问怎么坐车时,旁边一位纯东亚长相的好心土库曼大哥用英语问我会不会说英语,艾玛顿时有见到亲人的感觉,好心大哥给他的司机打了个电话,问到了我需要的所有信息后帮我记到了我的红色小本本上,他说经Darvazi开往Konye-Urgench的过路车只有早晨6点和7点半两班,现在这时候只能去市区东北的一个叫旧东方市集的地方坐share taxi。从那里搭上车,在Darvazi旧址下车,再往沙漠里走3~5公里。这还不算大哥还出门帮我拦了个车,仔细跟司机交代了地点和我的目的地,目送着我的车开走。

到了旧东方市集外,我刚一下出租,就被一帮子野路子司机围了起来,上来就是20美金,其时300多公里搭四人的safari,20美金并不算多,可是作为一个旅人,我决不愿做个哄抬物价者,当地人应该是40manat,我笑眯眯地摇着头,一个嗓门最大,看着凶狠无比的司机在他的小本上写下了$15,这时我再让他们往下降,没有一个人应声了。我考虑了一下,这再耽误恐怕当天往返就彻底没戏了,那我之后的3天就会无比紧张,我跟司机打着手势说要去买水,路过一辆7座MPV时,司机说他也是去Konye-Urgench的,要$15美金但是可以马上就发车,我点头说那走吧走吧。可这时1号司机冲了过来,几个人用土库曼语互喊了一阵,2号司机一摆手说,不拉你了。

然后1号司机拽着我胳膊想往他的车上走,旁边还有3、4号司机离我无比近的大声叫唤,说得应该是人马上就来之类的,我气坏了,使劲一甩,甩掉他的胳膊,然后看着MPV一溜烟地从我身边开走,时间已经近11点半了,我要是很晚才到天然气井,晚上怎么往回赶? 自己一个女人被一堆男人围在中间,连个帮忙的都没有,所有人都想从我这个老外身上沾点便宜,并对此深以为然,毫不知羞。又想到如果Enda在,此时就是我们一起交涉,一个白脸一个红脸,我越想越委屈,坐在车里眼泪一下就充满了眼眶,在车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围满的司机1~40号看我哭了,这才声音小了下来,慢慢地四散开来。

我坐在车里,拿出小本本写下了如下(摘抄哈):

This is ripped off country,Everyone is trying to get something from tourist.在海关之后,我又一次觉得无比无助,他们都是好人,只不过被之前来过的一些傻比游客惯坏了,做一个负责的旅行者,不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看见了女人的头发和胳膊,厕所里没有冲屁股的水管子,耳边也没有了一声又一声的“Hubi?”,比当地人贵好几倍的物价,这一切都提醒着我,我不再在伊朗了。这里的人会帮助人,喜欢帮助人,却性格相对内敛许多,当然这里所指的人永远不包括出租车司机,奇怪而有趣的是伊朗的出租车司机很少会追嚷堵截,绝大多数人听到“不,谢谢”后会昂首挺胸地离开。而土库曼的司机就粗鲁的多,对于他们,人与人间没有礼貌的安全距离,在谈话中他们离我过分的近,我不得不往后不着痕迹地退后一步时,他们紧跟着同样没有意识地前移一步半,这有时可叫做真诚,可有时让人太不舒服。

车开出Ashgabat很久后,大嗓门司机1号跟我说话我都只是点头摇头,做为一个付了钱的乘客,说难听点我没有义务和他聊天,我拿着相机拍外面,他总是点我肩膀要看照片,一次又一次不胜其烦·。最后我索性把相机放进包里,闭眼闷头大睡。

再睁眼后司机在外面抽烟,后座的土库曼妹子递给我一个苹果,我连声地说着谢谢,司机此时上了车,发动后没多久,指着前面的湖对我比着照相的手势,我没心没肺惯了,竟忘了刚才他的流氓行径,冲他咧嘴一笑(俺脑子被门碾过),然后扬了扬手中的苹果,司机也咧嘴笑了回来,我突然就不气他了,有那么天真的笑脸的人,绝对坏不到哪去,要怪就怪这个操蛋的政府吧,如果这里足够开放,凭土库曼绝美的自然风光旅游业成熟后,这些问题都会绝迹(大家觉得我的南周体肿木样?哈哈)

另一个天然气井,这个被水盖住,也算相当大了。

0025ugpzzy6hoh0zuml33690

跟我同车的几位,妹子坐在车里没有下来,这里也是大男子主义盛行的地方。

0025ugpzzy6hogz4n5x0b690

在Darvasi旧址附近(总统曾坐车路过这里,觉得这里破旧的房子不附和“黄金时代”的名号,就下令把整个镇子夷为平地,所以现在屁也没有了)被放下后,我走了一公里左右在公路旁的牧民帐篷里找到一位满脸皱纹的男人,我跟他比划着摩托车,嘴里还喷着气儿生怕他不明白,然后又指着东边说着Darvasi Gas,两手又一起飞舞比划着火焰的形状。男人点了点头,让我先进帐篷里喝点东西歇歇再说。
 
帐篷里

0025ugpzzy6hoh33urdc9690

帐篷里还有两个女人,一个白胖的婴儿,刚会走路那种,一脸喜庆地看着我,艾玛顿时就像看到了8个月版本的自己,真特么喜庆!
 
Takesh开着车出去找有摩托的人,我就用红本里的手抄俄语和刚学得几句土库曼语结结巴巴地和女人们聊天,她们都喜欢我,摸着我的衣服又掐我的脸蛋,我顿时觉得这趟来值了,就算看不到地狱之门也值了,人比景在我心里更重要。
 
Takesh回来后,拉着我坐到外面的稻草屋檐下,Wula端上了一碗漂着肥肉粒的汤,里面有块排骨,Takesh问我要不要喝酒,我点点头。我想在中亚应该和蒙古一样,朋友是喝出来的,酒品如人品,姐们从来不唧唧歪歪。
 
说高兴了就开始喝酒!

行!那咱就开喝!

0025ugpzzy6hoh5gnz937690

我举着一满杯VODKA,看着他一仰头全干进肚里,也毫不犹豫地一口闷了。他们一家子看得高兴,拍着我的肩膀就叫好。 紧接着又是一满杯,第三杯Wula也加入进来,Takesh的妻子因为在哺乳期又不会说俄语,只是在一旁喂孩子吃饭,然后笑着听Wula用土库曼语翻译给她我们的对话。
 
Wula搂着我,说待会从天然气井回来后就在这里住下,明天再搭长途车回Ashgabat,我喝得高兴,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够,只能跟她说,我的五天签证已经用了2天,若明天回首都就没法安排后面的行程了。Wula说你什么时候还来土库曼,我看着那个小人儿,突然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想当妈妈了,更甚的是,我希望孩子的爸爸是Enda! 我握着那小人儿的手,结结巴巴地说,下次,来这里,就是和Moy moosh(我的丈夫),没准还有我的小人儿,Inshallah(安拉说了算)
 
可爱的Wula

0025ugpzzy6hoh7x1qe32690

之后坐在摩托车上,往沙漠腹地里开时,我想着那一家子,只觉得自己是无比幸福,我在去往自己梦想之地的路上,还和同样心性的人喝上了酒,认了Wula做姐姐,她是我认的第三个亲戚,第一个是在伊朗库区Arasht的妈妈,第二个是伊朗北部山区Baladeh的阿里的女儿Meilica,Wula是第三个,我爱她们,她们的共同点是真实、善良、喜欢笑。
 
我的摩托车司机

0025ugpzzy6hohbvheq32690

到了天然气井后,我看着这个传说中的“地狱之门”,它大概有一百多米长宽,凶猛而无尽的火焰从洞里热烈地燃烧着,想必夕阳和深夜里看上去会更佳绝妙吧,可惜我未来的第二次的土库曼之旅前途未卜,因为入境时海关小哥说停留超过1天我就会被驱逐出去,(我猜最坏的可能就是我拒绝付罚款,被告知永远不得踏入土库曼斯坦半步),若我有GPS+时间足够,在这里睡一晚,该有多好。但为了Wula,若真如那样我就要拿别国的第二本护照再回来!等中国承认双重国籍的那天……

 地狱之门!!!

0025ugpzzy6hohp3fnb5d690

摩托车司机给照得俺。

0025ugpzzy6hohikezs04690

无比神奇的地狱之门!!!

我的沉默而腼腆的摩托车司机把我送回公路上后,我给Wula一家写了一封留有我邮箱和北京手机号的信,托他转给他们,天已经快黑了,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回去再看望他们,虽然不舍还是不得不继续往前走我的路,这就是旅行,也是人生。

站了没两分钟,就拦下了一辆铮亮的物流大卡车,是土耳其那种驾驶舱里带小床的那种,司机看着人不错,他的俄语水平和我差不多,但我们竟然互相理解了80%的聊了一路,整整5个小时。天已经快擦黑了,我有些不安,土库曼斯坦地广人稀,这万一待会他把车停路边给我用了强可肿木办,于是乎每每对面路过卡车,我都兴高采烈地挥着手,确保看到我的人越多越好,也好让司机有所顾忌。他问我结婚没有,我摸着自己的无名指想着落在洗手台上的假结婚戒指点头,说我的丈夫在阿富汗的UN工作,我们的女儿在北京,由我妈妈暂时照顾(编得多好。我还有个B计划给会俄语的,就是我的亡夫生前愿望之一就是来土库曼斯坦看地狱之门,我这次来就是带着亡夫的戒指帮他圆梦的。)

卡车司机

0025ugpzzy6hohmszyha9690

路边一骆驼

0025ugpzzy6hohodx8ibe690

许是因为驾驶席和副驾离得过远,许是这土库曼人对我这么一号子长得跟他们土库曼女人差不离又明显穿得不像个女人的女人不感兴趣,一路都可算安全。

在天彻底黑下来后,他指着自己的胸又指了指我的,我用中文自言自语道:“我知道我没胸,那又怎地。”

最后这位叫穆罕默德的司机把车停在了Ashgabat市郊外的第一盏路灯下 ,我临下车前,他指着自己的脸,做亲嘴的动作,我边摇头边说,Niet Niet,Moy Moosh。(不行,我可是有老公的人哼)

看着他的卡车掉头往工厂开后,我心想,大哥,你这完全属于功亏一篑啊,我差点就以为你是纯好人了,不过也不能赖你,一个虽然平胸,但和你嘻嘻哈哈一路了的女老外,你想着试一把也是可以理解的。

沿着路灯往前走了十分钟,再次拦下一辆车,给了他3马拉特,他把我放在了6路车站,于10分钟后我到了酒店。

这时真正叫做旅行的一天,没有旅行指南,没有任何游客,只有我,和一介乡亲们,生活如此美好 ,我爱这个地球 :)

于12:04分,9月24日。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