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亚洲 中国 查看内容

七月,我的西藏圣地之旅

2017-5-13 20: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7| 评论: 0 |原作者: 黄华 |来自: 博闻旅游指南

简介:   蓝天白云下的拉萨,油画般浓重  回来二十天了,关于西藏的所有印象,依旧像底片一样清晰地保存在脑海中。布达拉宫的万千佛像,大昭寺前和八廓街上的磕长头信徒,色拉寺里的辩经僧人,珠峰大本营前的皑皑白雪 ...

 

  蓝天白云下的拉萨,油画般浓重

  回来二十天了,关于西藏的所有印象,依旧像底片一样清晰地保存在脑海中。布达拉宫的万千佛像,大昭寺前和八廓街上的磕长头信徒,色拉寺里的辩经僧人,珠峰大本营前的皑皑白雪,以及像天鹅一样最适合远观的羊卓雍错……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就像发生在昨天。

  拉萨:佛的圣地,我们的圣地

  藏语中,拉是佛的意思,萨是地方的意思,拉萨,就是佛的圣地。

  

  入神的佛像壁画在布达拉宫大昭寺等著名拉萨寺庙内均可找到

  藏族导游次多说,在拉萨地区大大小小的寺庙不下百座,最著名的当数布达拉宫、大昭寺小昭寺、哲蚌寺、色拉寺等这几处了。要说拉萨意为佛的圣地,一点都不为过。只要进布达拉宫参观过,自然就会清楚,满处的佛像,几乎每个角落,都有佛像在。他们或严肃,或慈祥,或威武。那里面,还有历朝历代藏传佛教的高僧大德,他们与释迦牟尼佛一样,受到信众们的膜拜。

  

  进入布达拉宫参观区前的小院子,进入参观区后就不让拍照了

  与人们想象中布达拉宫气势雄伟相关联的,似乎就是布达拉宫僧人最多,其实是一种误解。布达拉宫中的僧人还没有哲蚌寺和色拉寺的僧人多,因为布达拉宫中有太多文物性建筑和佛像,而且游客也太多,尽管需要提前预约,但还是在考虑到游客停下来拍照可能造成拥堵问题后,取消了允许游客在布达拉宫参观区域内拍照的规定。

  

  这些已经成为文物的佛像随着时空变迁似乎带有了某种灵性

  很难想象,那些容貌苍苍的藏族老人们,看到布达拉宫内那些仰慕已久的宏伟佛像及各种法物,会有怎样的思绪,但当你直面那些文物级的佛像及法物时,所有人包括我,都已经意识到,那些似乎已经不仅仅是文物,必然带有某种灵性,尽管它们历经千年时空变迁却一直默默无语。

  

  在布达拉宫外转圈的信徒们

  在游客、信徒,以及僧人们的交错中,布达拉宫像一个万花筒,成了佛圣地最经典的一幕。游客们半好奇半虔诚,信徒们半虔诚半好奇,僧人们半念经半观景,他们在各自的世界里,感悟着这个世界,就像是某种修行,一切看似行色匆匆,却又凝滞不动。汉地寺庙里那种香烟缭绕的情况,在布达拉宫等寺庙里,变成了另一种缭绕,那就是僧人们点起的藏香,混合着燃烧的酥油味,那浓浓的味道,像油油的臧餐,像僧人的袈裟,像藏民面上的褶皱,挥之不去,直到将布达拉宫的地板,熏成油黑色,洒上水都会变成水滴。

  

  在游客、信徒,以及僧人们的交错中,布达拉宫像一个万花筒

  千百年来,那些高僧大德穿梭在这个佛的世界里,为自己也为他人,传道祈福,那些英容笑貌,留在一辈又一辈的藏族百姓的诵经声中。我无法体会那些虔信的藏民们,在跪拜或转动转经筒时,是否在思考“佛、我”等这些看来有点哲学的问题,或许他们根本就与当时的我一样,什么都不想,只是在做信徒们应该做的事。否则,我们也许就看不到那些磕长头的藏民了。

  

  “红山”之上的布达拉宫,可以俯视整个拉萨城

  离开那座佛的圣殿——建在名为“红山”的小山包之上的布达拉宫,蓝天,白云,光芒如佛一样四射的太阳,每天都会光临这个佛的圣地,像油画一样浓墨重彩,像色彩斑斓的藏饰,像藏民额头深深的皱纹和藏式宾馆里各种摆设,即便乌云偶尔来造访,甚至引来一场雨,像我们离开拉萨前的那一晚,也会在白天来临时,及时降临到需要阳光的游客和藏民身上。

  

  有大广场人还不多的色拉寺

  

  

  每天下午的辩经会是色拉寺的一大看点

  那样的温暖感,即使在七月的暑期里,把色拉寺的水泥大广场照的耀人眼目,也不会让你汗涔涔。而围坐在色拉寺内碎石地面上的那些僧人们,每个下午似乎都很享受树盖筛下的艳阳,他们三五成群,当着无数双好奇的眼睛,非常认真的,相互辩起经来。站着的僧人,在提出一个问题后,做出一个大幅度的击掌动作,啪,对着那个需要回答问题的席地而坐的其中一个僧人。就这么啪,啪,啪……声里,无数个斗换星移,物是人非,景象却依旧如昔,在午后,那片树荫下,色拉寺的阳光里。

  

  雪顿节最初在哲蚌寺形成,现在寺里到处可看到山坡上的藏文六字真言或佛像

  

  哲蚌寺里燃烧松香的信徒

  

  

  

  罗布林卡曾经是僧领的夏宫,现在变成了游客和信徒的休闲之所

  拉萨阳光下的狗狗们,则变得温顺很多。除布达拉宫少见外,大昭寺,哲蚌寺,色拉寺,罗布林卡甚至大街上,都会见到一些貌似流浪狗,它们毫无其他城市所见的情形,要么人躲着它们,要么它们躲着人,它们也跟寺庙里的工作人员一样,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毫无警备之态,也像在修行一样,偶尔自己起来走两圈,又爬下。

  

  

  

  大昭寺前的广场及广场上磕长头的信众

  

  大昭寺内的主殿金顶

  

  八廓街上清政府驻臧大臣衙门遗址

  阳光下的八廓街,尽管最初是为朝圣者们转大昭寺而准备,现在似乎更多的为那些来朝圣的游客们服务了。遍地的工艺品商店,让你不心动不出手都觉得虚了此行。周边的名宅大院且不说官方的如清政府驻臧大臣衙门,就是民间的如食肆玛吉阿米,也是传奇故事多多。这个民间餐厅有几个卖点,唯一一家在楼顶平台上可以俯瞰八廓街的餐厅,更大的卖点是“玛吉阿米”这个名字出自六世达赖喇叭仓央嘉措的情诗,相传当年仓央嘉措与情人玛吉阿米幽会的地方,正是玛吉阿米所在的那个土黄色小楼。也难怪,即使诸多去玛吉阿米用过餐的朋友及我们的藏族导游次多,都说那个地方其实菜品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好,但还是食客云集。

  

  八廓街上游客众多,商肆林立

  

  大昭寺周边到处可见变成商铺的藏式老楼

  当然,佛的圣地不仅仅有布达拉宫、大昭寺等著名藏传佛教寺庙和最具藏族风情的八廓街,拉萨还有唐卡,有藏红花,有冬虫夏草,甚至各种尼泊尔餐饮及工艺品。相信,没有一个初到拉萨的人,会对上面这些东西毫无兴趣,只是会考虑自己的支出,兴趣爱好,各有侧重而已。对于尼泊尔餐,最后一天离开拉萨之前,享用了一顿早餐,跟藏餐类似却又似乎更西方化。那家藏在离八廓街咫尺之遥的藏式宾馆敦固宾馆的尼泊尔职业经理人,比起我们住的前一家纯藏式宾馆廓尔喀饭店的经理也似乎更热情,当然宾馆里的藏式风格一样浓厚。

  羊卓雍错-江孜-日喀则:天鹅在人间

  日喀则,藏语意为“水土肥美的庄园”。在普通游客的概念里,拉萨为前藏,日喀则为后藏。而导游次多说,在藏族人的概念里,却不这样分,日喀则就是藏,而拉萨则是藏区的中心。

  从“佛的圣地”到“水土肥美的庄园”,基本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沿雅鲁藏布江溯江而上的国道G318线,还有一条,则是游客走的比较多的省道S307线,过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的羊卓雍错,经浪卡子县,过江孜再到日喀则。我们去日喀则时选择了后者。

  

  要不是藏式民居点缀其间,你还真会以为是 江南水乡婺源呢

  

  路遇送经队伍,导游介绍说是当地人为了祈祷丰收

  要说看西藏原汁原味的山水,不是说在拉萨看不到,而是被布达拉宫大昭寺的光环映衬的暗淡了。一旦离开拉萨,到处都是山水美景。雅鲁藏布江流到拉萨,似乎也变得风情万种起来,原来的孤独一支,变成了无数条细流。公路的另一侧,则是看似不高,海拔却多在四千多米、长着稀疏野草的山坡。公路离开雅鲁藏布江时,会进入藏族村寨,村寨里到处是四个角上插着树枝的藏式民居,间或在村落里还能看到小格局的玛尼堆和经幡,那就是每个游客梦想中的西藏风景。而成片的油菜花地,在远处黛山的掩映下,会让你误以为来到了江南水乡的婺源。只是那些举着经幡的藏民们,穿村而过,沿着马路迎面过来时,你的思想马上又回到了真实却似乎又有点虚幻的那个现实里去了。

  

  上到岗巴拉山口之前的沿路,裸露了部分岩石的山坡上羊儿吃草吃得正欢

  从岗巴村翻山往羊卓雍错的山路,因着那天云雾缭绕,感觉像进了仙境一样。这边的山坡,越野车沿着九曲十八弯慢慢往上爬,那边的山坡,被薄薄的白云缠绕,远处的山顶若隐若现。在山顶那边,你会想象着,羊卓雍错就是那里的瑶池。等车爬到最高处时,你的目光所及,真的是那个瑶池,不过,这个瑶池不是挂在天上,而是在山间。

  

  

  

  从岗巴拉山口向下眺望羊卓雍错,感觉就像瑶池

  羊卓雍错,藏语意为“天鹅之湖”。那个地方,其实并没有天鹅,但不管是在5000多米的岗巴拉山口向下眺望,还是来到水边,那纯净的感觉,犹如洁白的天鹅。导游说,其实羊卓雍错的形状,更似一条龙。不管是龙还是天鹅,那些住在湖对岸山脚下的村民们,在游客们的想象中,就像是住在天鹅湖边的仙人,金灿灿的油菜花,在绿草如茵的山脚下绽放,那些村落,也成了这仙境的一部分。

  

  近距离接触羊卓雍错,让每个游客的心灵都得到了净化

  羊湖的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冷,或许是七月天的缘故吧。游客们驻足湖边时,上山时那种匆匆赶路的紧迫感,在那一片蓝汪汪的水面前,一扫而空。几乎每个游客,都会将圣湖里的清冽圣水,捧到自己的手心,抹到自己的额头,希望洗去一路的疲惫与心中的尘埃。

  

  只有几条街的浪卡子县城

  我们的午餐,是在浪卡子县仅有的一条主干道上名为“拉萨餐厅”的馆子里吃的。二层小楼,楼上是典型的藏式风格,好几拨老外,也在那里用餐,这种情况伴随着我们从拉萨到日喀则及去珠峰大本营的一路。总结一个特点,藏族人开的馆子,中西餐和藏餐做的都不错,而且价格也很公道。但在西藏大部分中餐馆都是四川人开的,除了中餐其他很少提供,而且价格也比藏族人开的馆子贵。从浪卡子县的那顿午饭起,就有感觉了。

  

  就在公路边不远处的卡若拉冰川

  对我来说,从浪卡子县城起除了对餐饮有感觉,更有感觉的是身体。西藏之行身体开始明显不适,也是从浪卡子县那顿其实口感还不错的中餐开始的。下午车过卡若拉冰川时,尽管就在眼前的冰川,以及后面7000多米的乃钦康桑峰,具备十足的诱惑力,但身体状况懒洋洋加头晕脑胀,实在不想走下那辆越野车。

  

  颇似江南景致的江孜成片油菜花地

  

  

  

  赫赫有名的江孜白居寺,是此次西藏之旅唯一一个到了门口却没进门的景点

  之后江孜的风景,到处都是油菜花地,想拍的时候,车速快一闪而过,不想拍时又成片成片的冒出来,后来,索性就不想动了,看看景,打打盹。到了江孜县城,过了宗山公园,导游提醒,白居寺到了。当初拿到线路说明时,就在想,是不是纪念白居易的寺庙后,后来想想,白居易怎么可能贬谪到西藏啊,“白居寺”其实是汉语名字,其藏语意为“吉祥轮胜乐大寺”。庙门口,没有拉萨那几大寺的气派,简单而朴素。迎面,是一个塔,回来后翻材料才知道,是塔中有寺、寺中有塔,寺塔天然一体的。白居寺有两大特点,一是藏传佛教中萨迦派、噶当派、格鲁派3大教派共存的一座寺庙,其二是壁画。可惜那个时候,身体状况已经不支持我进寺庙参观,我在庙门口保安大爷的旧沙发上歪了半晌,然后直接上车了。这也是我八天西藏行程中,唯一一个到了景点却没有进去拍照的地方。

  三百多公里的路,因为绕道羊卓雍错和江孜白居寺,等我们到达日喀则市区时,已近傍晚。很难形容,日喀则市区的特色,与拉萨比,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和整洁的街面,但自然就比拉萨更随意更松散。我们住的哈达神湖酒店,是座三层藏式小楼,与拉萨的那两座藏式酒店比,房间内的设施更新,更敞亮,也更舒服一些。

  日喀则-珠峰大本营-日喀则:一切为了见到“你”,珠峰

  尽管哈达神湖酒店里的床比萨拉宾馆里的软和宽敞很多,但还是没有把前几天西安拉萨行程中积累下来的身体透支问题解决好。到日喀则时,头痛药,高原安,葡萄糖,催眠药,几乎有点用的药,都给用上了。但第二天,7月12日(对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起床后,还是头晕脑胀。但我很清楚,必须打起精神来,因为,今天,我要去珠峰大本营,尽管,我们不用在5200米的大本营住下,但必须到达那里。

  

  

  日喀则到老定日的一路,车到检查站前,方便及观景

  可以这么说吧,在所有的地图上,你看到的日喀则到拉孜的公路线,都跟中国其他地方的公路线一样,毫无任何特殊,可是,当你真的坐上越野车上了那条路,你才能知道,在西藏,就是不同于内地。首先,全程限速40公里。丰田霸道越野车,在车不多且还算平坦的公路上开,你很容易想到能开多快。但那边检查你是否超车,不靠架在半空中的摄像头,而是靠检查站。假设两个检查站之间距离80公里,你过第一个检查站的时间是上午9点,那么在上午11点前到第二个检查站,那说明你肯定超车了。所以,你就会看到,无数量车在快到检查站前,纷纷停车,吃喝拉撒,闲散多半个小时,再接着往前开。在这样一个现实下,最有创意的则是一个加油站,距离萨迦县方向进日喀则市区前的最后一个检查站不足500米,好家伙,那加油站的生意,真火。

  检查是否超车,只是部分检查站的其中一项工作,另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检查每个游客是否办妥了边防证。因为去珠峰大本营及阿里地区,都需要办边防证。当然,检查站还是背包客们的集聚区。那些非自驾的背包客们,有骑自行车的,甚至有纯徒步的,基本都会在检查站那休息。因为想要搭顺风车,在检查站找到顺风车的几率最大。我们在拉孜县查务乡检查站,就碰到了一对准备徒步去珠峰大本营的小情侣,知道我们要上珠峰大本营,左说右说非要搭我们的越野车,我还是严词拒绝了。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如果搭了那对小情侣,上珠峰的一路他们很有可能身体受伤,因为丰田越野车后背箱那点空间,从老定日(指定日县的老县城岗嘎镇,不过游客一般都以老定日来指代岗嘎镇)到珠峰大本营那80多公里的搓板路(导游用的措辞),非把他们俩颠散架不成。

  

  

  日喀则到老定日的一路,公路边的山坡都是远远的缓缓的

  除了一路的检查,日喀则地区的山山水水当然还是主角。要说日喀则是“水土肥美的庄园”,还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从日喀则到老定日的一路,很少看到特别高的雪山,公路边的山坡,都是远远的,缓缓的。与从拉萨出来不一样,除了拉萨近处有宽敞平坦的地方,其他地方平地都不会太大。而从江孜到日喀则,包括从日喀则经拉孜到定日,基本都有很宽阔的平缓地。正由于日喀则地区的山势都很缓,所以雨水下来后,流速慢,反倒造成到处都都有“水土”的感觉了。不过带来一个不好的问题是,新定日到拉孜中间的一段路,因为修路,辅路只开了一条道,加上那两天有雨水,泥泞不堪。我们12日上珠峰大本营时,下午路过还算顺利,到13日往日喀则返回时因为车多,足足耗了1个多小时才通过那段泥路。

  

  老定日县城边的珠峰景区门票售票处

  在到达老定日之前,没有任何迹象会让你感觉到,在那条公路不远处,就是世界屋脊,没有。与西藏其他地方的公路一样,一边是缓坡的山峦,一边可能是条河,或者一个村子,或者一个镇子。当我们来到一个镇子前,珠峰景区门票售票处和珠峰雪豹客栈两个广告牌同时映入眼帘时,才意识到,我们已经来到了离珠峰非常近的地方。

  

  上珠峰大本营的碎石路, 随时拐弯,随时颠簸

  买到进入珠峰保护区门票,和真正到珠峰大本营,中间是2个小时的越野车车程。而在这2个小时的车程之前,扣除吃午饭和检查,我们已经在越野车上呆了近7个小时。但是,没想到,下来的这2个小时,实际是一来一回4个小时,把我们本已消耗的非常少的体能和精力,彻底消耗殆尽。导游次多说的搓板路,其实就是山间碎石子路,套用鲁迅先生的那句话形容那条搓板路非常合适,“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从老定日进去不远,基本都是平路,不一会就到了珠峰大本营和卓奥友峰大本营的岔路口。过了那个岔路口,车轮下的路,就不再仅仅是碎石子问题了,起伏多变,甚至跋山涉水,好在我们的藏族司机据说上珠峰大本营已经有十多趟了,所以在那拐弯估计都心中有数了。

  

  上珠峰大本营路上的盐碱滩

  进入珠峰自然保护区的景致,并没有比拉萨及日喀则周围好,甚至还有一段盐碱滩。越望上走,光秃秃的很少绿色,间或有些绿色的地方,便也就能看到一两个村落了。村里的孩子们,似乎整天都闲呆在村口,扳着指头数那些经过村落上珠峰大本营的越野车。

  很多计划去珠峰大本营的朋友,肯定会在出发之前,就知道绒布寺这个地方。当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在我的脑海里,似乎应该跟珠峰大本营还有一段距离,甚至还有很大的海拔落差。其实这两个地方,离着只有两三公里,而且海拔也差不了多少(绒布寺5100多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曾经是藏传佛教僧人静修的地方,现在也已经成了珠峰大本营之外上珠峰大本营来玩的游客的暂居之所。

  

  进入珠峰大本营所在峡谷后,两边山坡光秃高耸

  尽管沿路之上,会看到一两处雪山,但在到绒布寺之前的山谷口时,你才会真正意识到,山谷那头,就该是珠峰了吧。山谷两边,绝壁千仞,赭黑色的坡上寸草不生。而山谷那头,不是白雪皑皑,就是白云缭绕。即使在晚上8点多内地已经一篇漆黑时,山顶那边仍旧是这样。在开车上行时,导游已经呼唤过我们一次,看看看,那就是珠峰。一闪眼,那尖顶清晰可见。但我们着急赶到珠峰大本营,并没有停下来那怕用手机拍。当我们来到满是帐篷的珠峰大本营时,那片开阔地上除了满地的越野车,一面红旗,以及为数不少的游客,那个雪顶已经被晚霞一样的白云遮掩起来。很有些怅然,但想想导游所说,很多游客可能等候几天,都看不到那个雪顶,我们也便释然些。

  

  

  

  

  用一圈帐篷围起来的珠峰大本营,除了那面红旗和山谷那头的雪山,其他都异常普通

  在珠峰大本营呆了不到半小时,寒冷的环境,变暗的天空,越来越弱的体力,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我们,尽早下山吧。“再见了,珠峰。”我们一行人中,也许有再也不会到那的了。耗费了近10个小时,消耗了全部的体力,就是为了这短短的30分钟,关键是,最终也没有赶上最佳时间,看到那个雪顶,或许会觉得有些不值。其实一路上,就已经有这样的争论,到底晚8点多能不能到大本营,到了大本营,还能不能看到珠峰?这样的争论,最终让位于一定要上去的信念。但是,就像信仰藏传佛教的藏民一样,学会认命吧,随缘。

  

  从珠峰大本营下山时,终于见到了此行的终极目标——珠穆朗玛峰顶

  越野车刚下绒布寺不远,导游突然说,珠峰,珠峰,真的,它终于又露出真容来了。我们赶紧下车,在一个光秃秃的小土包上,将自己的身影,叠加到那个朦胧的雪顶背景下。尽管回来后再看那些照片,外人很难分辨清楚,到底哪个是珠峰,但在我们站的那个位置,看的很清楚,因为那绝对不是傍晚的白云,而是雪顶。

  拍完照片,我就在黑漆漆的环境里,安然睡去,再醒来时,越野车已经快到老定日县城了。已经忘了我们住的那个老定日的酒店叫什么名字,两层小楼,楼前还有一个人工水池。晚上10点多住店时,居然整个镇子停电。摸着黑,在那个离珠峰非常近的镇子里,像重症病人一样,辗转反侧了一晚。

  其实,进入西藏后,由于前几天在拉萨,熬着不吃止痛(主要是头疼)药,晚上经常一到酒店就上床,不一会就睡觉,但因为头疼(不纯粹是因为高原反应,也跟我原先有习惯性头疼有关),在拉萨那几天,几乎前半夜都是在辗转反侧,到后半夜才能入睡。所以尽管睡的时长足够,但并没有很好的恢复体力。加上,进入西藏,吃过一两顿藏餐,胃口一直不好。几乎每天只吃两顿甚至一顿,因为拉萨宾馆里的早餐都是西餐,我又不太喜欢。所以,在珠峰大本营拍的照片里,我自己都能看出来,脸黢黑,绝大部分原因不是因为被西藏阳光所晒,而是因为吃不好睡不好。在老定日的那晚,把所有能吃的药全吃了。第二天,心中抱定一个念头,一定要吃好一天三顿饭。所以,在老定日那家简陋的宾馆里,第二天早餐时,尽管浑身没劲,还是按时吃了。

  

  拉孜县城里那家物美价廉的藏式餐馆

  7月13日回日喀则的一路,相对比较轻松。在拉孜县城,跟12日去时一样,还在那家藏民开的餐馆里,吃了萝卜炖排骨、豆腐汤等比较配我口味的中餐,五个人吃了100多块钱,五个菜,量正好,非常划算,而且中餐的味道也比较正。

  下午四五点回到日喀则时,已经赶不上参观扎什伦布寺了。回到酒店,又去了一家名叫刚坚香巴拉宾馆餐厅吃了顿尼泊尔餐。去那里吃的老外还不少,因为那里中餐西餐藏餐尼餐都可以,老板似乎是个尼泊尔人,价格也挺合适。

  日喀则-纳木错-拉萨:风雨天湖路

  如果把登珠峰大本营比作此次西藏行高潮的话,那么,与之相反,我的身体状况在行程高潮时却是最差的时候,而在行程收尾时身体状况反倒成了高潮期。当然,身体高潮期的来临,有赖于三个原因:吃好了饭,睡好了觉,再加上7月14日从日喀则出发往纳木错去的一路,都是阴雨天,负氧离子明显饱和。

  不要以为,蓝天白云艳阳高照,这种油画般的景致在西藏是标配,特别是在七月的西藏各处,很有可能是另外一幅景象。日喀则一晚的雨,依然没有停的意思。上路时,过日喀则市郊的雅鲁藏布江支流上的铁桥时,湍急的水流说明日喀则近处的雨不小。进入仁布县的峡谷地带后,涛涛的雅鲁藏布江,更能让人感觉到,上游应该多处在下雨。而两岸因为降雨变成深色的山坡,偶尔也能看到小溪流顺山沟而下。

  从仁布县到尼木县的雅鲁藏布江边公路,尽管是日喀则到拉萨的主干道,但车流不算很密,峡谷也不算很险。由于司机选择了一条从尼木县直接抄小路到羊八井镇的路,就离开了雅鲁藏布江峡谷。进入尼木县的小路前,司机还特意问了一声路况,然后才进去的。一开始通往县城去的路,只是窄一些而已,情况还不错,路边的风景也不错。听导游解释,尼木县盛产藏香,但沿路之上,并没有发现藏香的生产地点,但对尼木县的路况,倒是体会不少。

  

  

  植被茂密,牲畜兴旺的尼木县

  我们的越野车在到尼木县城之前,选择小道右转经续迈乡往羊八井镇去了,一路除了一览尼木县的风土人情外,对藏区深处的行路难问题有了深刻认识。与之前经过的其他几个县相比,处于两行山脉间谷地中的尼木县,似乎有更丰沛的水,低洼处基本种满各种树木与庄家,油花菜也有,但没有像江孜那样特别大的连片,还可以明显看出,牲畜养殖也很兴旺。

  

  

  到处塌方的尼木县至当雄县山区公路

  从农区为主的尼木县,到牧区为主的当雄县,需要翻过一座山口。就在翻过那座山口的路上,却经历了无数个塌方路段。当地的藏民,对发生滑坡的路段,都及时实施抢修。但只容得两辆越野车擦身而过的山路,施工车辆一来,基本就没有办法再通行了。这些施工中的藏民们,在把路面整理到足够让一辆车通过时,会让来往不多的车辆先过去,再施工。施工路段的另一边,则是从山上湍急而下的溪流和乱石滩。想想,如果不是从藏区之外的地方运输进公路材料,就地取材的话,泥石路面,即使加固了,雨季一冲刷,还是会有塌方。而这些藏民,在溪流湍急的乱石滩边作业,也有一定的风险。我们一路上去,也就不到十来公里的路段,就有十多处塌方路段,也可见藏区深处的交通之难。

  

 

  

  从尼木县进入当雄县牧区后,高原草甸特色鲜明

  当越野车爬到山顶,我们就在想,难道跟其他的山口一样,又是一个大下坡么?结果不是,除了一小块水面外,基本都是牧区了,尼木县的那种江南水乡的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完全是高原草甸,到处都是牦牛和羊,远处的山又平缓多了,山坡上也会有些绿色了。

  在到羊八井镇之前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越野车快开到S304省道交界处前一处开阔地上时,导游次多说,“看,野狐狸”。果真是,车子右前方不远处,一只瘦长身子一条尾巴的动物,向山的方向跑去。那个地方,离着公路不足1里地。从来没有想到,在一个还算有人烟的公路边,能看到这样的野生动物,还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动物。

  

  这就是鼎鼎有名的羊八井镇

  羊八井镇的名气不小,但除了利用地热资源做成的游泳池,跟老百姓和游客相关外,也就是远在170公里外的纳木错,让羊八井镇成为了一个中途歇脚处。我们早九点从日喀则出发,到羊八井镇时已经下午2点多了,不得不中途吃饭休息了。用餐的是家四川人开的馆子,味道还算正宗,就是比前两天在藏族人开的馆子里吃的要贵。

  

  青藏公路边的青藏铁路

  从羊八井到当雄县城,伴随一路的是最著名的青藏铁路,这条铁路,基本与青藏公路紧密相依。据说每一个路段,都有护路(铁路)工人。当有绿皮车沿着铁路从远处驶近时,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想想在绿皮火车厢里外的人们,穿越万水千山,排除万难,来到这片圣土时,任何的艰辛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中有了实现梦想时的那种神圣感。

  

  沿着青藏公路一字排开的当雄县城

  

  离当雄县城较近的纳木错国家公园大门口

  

  从那根拉山口遥望纳木错,像是远处的一条丝带

  当雄县的山水,最出色的,肯定是“纳木错”。“纳木错”为藏语名,蒙古语名为“腾格里海”,两者都是“天湖”之意。在买门票进入纳木错国家公园后,仍需驱车1小时才能到达湖边。在那根拉山口遥望纳木错,那感觉跟在岗巴拉山口向下遥望羊卓雍错完全不一样。在岗巴拉山口往下看,羊卓雍错像不远处的一只小天鹅,而在那根拉山口看到的纳木错,则是远处的一条丝带,盘山而下的山路,就像一根绣花针,将你的目光引向远方。

  

  

  狂风骤雨下的纳木错,没有了温柔一面

  

  

  纳木错南岸扎西岛上的扎西多莫切寺及游客接待中心

  纳木错的特色之一是有众多的岛屿,而且岛屿上还有寺庙。游客最方便也经常到的,是湖南岸的扎西岛。早先湖面比较高的时候,扎西岛完全处于湖中,修行的僧人只有在冬季湖面结冰时才离开岛去采办东西,到夏天时基本都在岛上与世隔绝的环境下修行。现在,这个岛已经跟南岸完全连成一片了。岛上那个藏在岩洞中的扎西多莫切寺,也少有僧人了吧。我们来到扎西岛时,正遇上狂风骤雨,湖对岸常年积雪的念青唐古拉山主峰,已无处觅踪迹。翻卷的风雨,搅动湖水,翻起波浪,拍上岸来。除了抓紧时间拍几张照片,我们没有办法更深入地亲近这个天湖了,非常遗憾。

  由于跟登珠峰大本营一样,没准备在纳木错歇脚,我们便又一刻不停地往拉萨赶。到拉萨城西的堆龙德庆县城时,已是晚上十点多。由于我们的司机是堆龙德庆县人,也让我们更有理由在堆龙德庆县城吃一顿饭了。尽管堆龙德庆县城跟藏区其他小县城一样不大,但像浪卡子县城那样离地区首府比较远的县城,估计晚上十点街上早就没人了,但堆龙德庆县城却不是,原因很简单,现在跟拉萨市区连起来了。

  我们用餐的那家餐馆,也是四川人开的,味道算正宗,价格跟藏民开的比要贵些,但还算合适。我们多点了几个菜,毕竟一是跟午饭的时间隔的有点长了,二算是在西藏的最后一顿晚餐了,也想犒劳一下我们的导游和司机。我们的司机是堆龙德庆县的藏族中年人,而导游是青海省海南州的藏族小伙子。他们俩估计除了民族和语言相同外,其他相同的地方并不多。导游次多中西餐都可以接受,但我们的司机师傅,猪肉不吃外,鸡鸭鱼都不吃,只吃牛肉。所以特意为他点了一份尖椒牛柳,结果司机师傅说不吃辣的,没办法,只能给他单点了份牛肉冷盘,弄的他自己不好意思我们也不好意思。

  

  连接贡嘎机场和拉萨的雅鲁藏布江大桥

  

  在贡嘎机场候机时就在默默自语,“西藏,我一定会回来的”

  堆龙德庆县的夜,宁静而安详。拉萨的昼,安详却充满着各种味道,那不仅仅是藏香酥油茶的味道,还有信仰的味道。当我们再一次越过通往贡嘎机场的细流密布的雅鲁藏布江江大桥时,蓝天白云艳阳依旧,但来时那种兴奋到有点焦急的心情,已然淡去,唯有一个坚定的声音在对自己说,“西藏,我一定会回来的”。

  对西藏的一些小误区及旅游小贴士

  小误区:

  一,西藏到处都有雪山。假设冬天去,那应该是肯定的,但在7月骄阳下,很多地方其实是看不到雪山的,因为平地就是4000多,山顶也就是5000多,像纳木错的那根拉山口和珠峰大本营都没有雪,再往上6000多以上就基本是雪山了。但6000多以上的山峰,在西藏也并不是随处可见的。

  二,藏民的佛教信仰相差不大。大家都知道藏传佛教主要有格鲁派(俗称黄教)、宁玛派(俗称红教)、噶举派(俗称白教)、萨迦派(俗称花教)等四派。我们的导游次多信仰宁玛派,他上过正规大学,英语口语很好(这样的藏族人在拉萨不少),是藏族人中的知识分子,所以他很清楚他信仰的是哪一派。我们的司机可能读书有限,所以他也许并不清楚自己到底信哪派,但按照藏区的情况来看他更多可能属于主流的格鲁派信徒。在汉地比较有影响力的索甲仁波切著《西藏生死书》,则属于红教即宁玛派的著作,里面提到的虹化身等现象,在藏传佛教主流派别格鲁派里是没有的。

  三,磕长头者似乎都接受施舍。在大昭寺包括八廓街上,能看到很多的磕长头者,有些一看就知道是苦修的。在这些磕长头的信徒中,除了那些一看身体有残疾,确实需要帮助的苦修者外,一般磕长头的藏民是不接受施舍的。

  小贴士:

  1、对付高原反应:高原反应有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想的太多,关键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吃好饭睡好觉。吃好饭就有能量,睡好觉就说明缺氧头疼问题对你没有大影响,那样才有精力玩好。如果有高原反应,任何透支体力的行为都不可取,但也不要老赖在床上。如果发现身体虚可以适量喝点口服葡萄糖液,如果头痛也可以吃止痛药,如果睡不踏实可以适量吃点助睡眠的药,这些药在拉萨及西藏各处的药房基本都能买到,吃药只是为了让你在西藏玩的开心,并不能证明你真的有啥毛病,因为一到内地这些药统统用不上了。所以千万别熬着,只要不离开西藏,越熬越难受;其次,预防用的红景天去西藏之前提前吃,去之后若有高原反应就该吃治疗用的高原安了,不过这两药跟感冒药一样,不是对所有人都有效(我后来就不吃了)。

  2、在西藏旅行,可以多带一些元或角的纸币,因为就一个布达拉宫可供敬拜的佛像上万,所以会衍生出布达拉宫门外换1角纸币的生意。当然,不信佛(或敬佛)的人此条贴士无效。

  3、除了拉萨通往纳木错,日喀则,山南,林芝等几条主干道速度会快一些外,计算西藏其他路途的时间应该按照每小时四五十公里计算,否则每天的行程都会非常很赶,特别是去日喀则以西地区,路上时间必须算的非常宽裕才行。

  4、大城市来的人如果有强烈的“标配意识”,那么到西藏后会觉得很不方便。老定日晚上停电很常见;在两个城市之间的公路边基本没有公厕,藏民家也不会让你借用厕所;等等。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