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北美洲 查看内容

东格陵兰岛Ittoqqortoormiit小镇:体验北极原住民的生活

2017-5-13 22: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0| 评论: 0 |原作者: 徐征泽 |来自: 《世界》

简介:做客时间:2012年7月做客地点:东格陵兰岛做客人物:摄影师徐征泽相信若干年后,小镇的孤绝与美丽依然是一道北极生活无法错过的风景。与南极不同,北极地区更靠近人类发达国家,因此人类在北极活动很早就有记载,并 ...

做客时间:2012年7月

做客地点:东格陵兰岛

做客人物:摄影师徐征泽

相信若干年后,小镇的孤绝与美丽依然是一道北极生活无法错过的风景。

与南极不同,北极地区更靠近人类发达国家,因此人类在北极活动很早就有记载,并延续至今:比如世代居住在北极冰雪天地的原住民爱斯基摩人,以及前几个世纪从欧洲大陆来此专业从事狩猎的北欧人,相对来说,北极地区人气更旺。参加天霞客北极包船游途中,我们就拜访了格陵兰岛东部的一个小镇,名字叫做Ittoqqortoormiit,也是东格陵兰岛最北端有人类常年居住的小镇,地理位置达到了北纬70度左右。镇上的500个居民绝大部分都是常年居住于此的爱斯基摩人。对于普通游客来说,两大看点更是不容错过,一是当地色彩斑斓的彩色房屋,对比着背后的雪山和蓝天白云,非常漂亮;还有就是近距离体验北极原住民的生活的机会。

孩子们对于游客和橡皮艇的到来总是欣喜若狂
孩子们对于游客和橡皮艇的到来总是欣喜若狂
 
绚彩北极镇
 
爱斯基摩人常年居住在寒冷的极北地区,依靠狩猎为生,可以说是北极圈里的游牧民族。爱斯基摩(Eskimo)这个单词很形象地说明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吃生肉的人”, 虽然爱斯基摩人本身并不喜欢这个称呼—这是当年印第安人率先称呼他们的方式,他们更愿意称自己为“因纽特人(Inuit)”或“因纽皮特(Inupiat)”人,这在他们的语言中意味着“真正的人”。无论如何,他们能够在寒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几千年,自然有独到过人之处,无愧于“北极的王者”的称呼。

在还未抵达之前,船上的探险队员给我们介绍去小镇参观的一些要点,我们自然是兴致十足、问东问西,问题也是五花八门,比如:“他们是住在帐篷里面吗?”“能和他们一起去狩猎吗?”“他们是否一辈子只靠生肉为食”甚至“他们不吃人吧?”队员面对我们这些对当地人的认知显然还是停留在表面的问题哭笑不得,只好耸耸肩告诉我们,到了岛上,答案自然揭晓。

船行来到斯比桑德冰川(Scoresby Sund)的峡湾入口处,远远就看到前方山坡下方有一片彩色的房屋。在船上用长焦镜头远距离拍摄山坡雪景前的彩色村庄,着实非常漂亮,犹如童话世界般可爱而又有些不真实。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因纽特人小镇Ittoqqortoormiit。这个在当地语为“大房子”的含义的地名由16个字母组成,十分拗口,我跟着向导重复了几十遍后才勉强记住了发音。

因为Ittoqqortoormiit没有码头,所以我们还是乘坐登陆艇上岸。来到岸边,很多因纽特人小朋友已经很兴奋地迎接我们的到来,然而很快就发现,他们的目标不是我们,是我们的登陆艇。立刻就有孩子纷纷爬上艇感受新鲜。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有机会去小山坡上制高点俯瞰整个斯比桑德冰川,也可以在专业向导的带领下来到几处主要参观点深入了解因纽特人生活,包括参观当地教堂,与因纽特模特合影,来到游客服务中心购买特色纪念品,或者参观饲养雪橇犬的场所。很明显,旅游业在当地经济中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

最吸引我的一个拍摄主题就是拍房子,各种角度拍摄不同色彩的房子。镇里的居民屋基本都是木制结构,形态很简单,但是很实用,尖顶,这样冬季不会积雪太多。房子外墙色彩各异,就连房屋前的垃圾桶也都漆成了彩色。

房屋的朝向也没有统一的规范,估计是当地人充分发挥了自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随心所欲,想怎么造就怎么造,想用什么颜色就用什么颜色。北极地区类似的地方不少,比如朗伊尔城这些极北之地半年极夜,所以村民就用彩色来油漆房屋,使得原本比较单调的生活环境可以变得欢快轻松些。

远眺山头上几座房屋,也是色彩绚丽,尤其是在背后蓝天白云的衬托下,越发显得世外桃源一般,相信那几户居民房屋的视野一定是绝佳的。四周如此开阔,俯瞰峡湾绿水白冰,好一个怡人的北极村落。

主人正在喂食他饲养的爱斯基摩犬
 
狩猎人
 
在一处房屋外的木架子上,突然看到挂着的一黑一白两张动物皮草,仔细一看,这不就是白色北极熊的皮和黑色麝牛的皮吗?不是说现在北极地区已经禁止猎杀这两种哺乳动物了吗?怎么还可以大张旗鼓地把动物皮挂在外面呢?

我找来了曾在因纽特人部落生活十多年的探险队员Peter作为我的翻译,现场采访了小镇负责旅游的一位长者。对于我手中的相机镜头以及类似的问题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他解释说,这个小镇算是比较典型的因纽特人现代村落,虽然常年有近500个居民,但是真正从事传统狩猎产业的不到十分之一。狩猎是因纽特人世世代代生存的方式,不是为了交易,不是为了美食,而仅仅为了生存。这里没有蔬菜、水果,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大型海洋哺乳动物和鱼类,曾经,他们唯一的食物就是狩猎所得,甚至还需要动物皮毛来做衣服保暖。现在条件好了,加上全球呼吁禁止猎杀的声音,所以专业从事狩猎的人也少了,不过,为了维护和传承祖辈留下来的狩猎文化传统,他们依旧是这片土地上唯一能够获准狩猎的人,当然是在一定配给制度管理控制下来进行。

当我提出想采访了解一些狩猎人的要求时,长者很遗憾地告诉我他们都出去狩猎还没有回来。对于猎人们来说,夏季并非很好的猎杀海豹的季节,除非去到纬度很高的极北地区才能在海冰上找到海豹。相反夏天以捕鱼和一些海鸟为主,甚至鲸鱼也在他们的狩猎清单上。“不过我们从来不滥杀动物,它们是我们的朋友,没有它们,我们不会生存在这片冰雪世界。每年去格陵兰北部猎杀到鲸鱼的数量最多几条,都是生存所用。”

虽然几千年的生活习惯没有改变,但因为现代化文明的传播发展,狩猎的需求和形式大大改观。当地人已经靠现代化物资生存,而不是动物作为食物。而曾经是因纽特人几百年来赖以生存的捕猎工具——皮划艇也早已退休,搁置在博物馆前,替代它的是如今电动快艇,马力更强,可以前往更原始的地区狩猎。之后在航程中我们就看到一家猎人驾驶快艇飞速地从船侧驶过。

极地后代

虽然小镇和居民看似与世隔绝,但随着近几十年现代文明的传播以及一些旅游项目的开发,当地因纽特人也开始接触接收现代文明产物。在参观小镇的近3个小时里,最大的感受之一就是他们的生活很现代,很“潮”。

孩子们衣着现代,过着与老辈迥异的现代潮生活
孩子们衣着现代,过着与老辈迥异的现代潮生活
 
之前以为小镇上的主要交通工具应该是印象中的狗拉雪橇,但一去才知道,这里有的是现代化的交通工具,比如越野车、四驱摩托、变速自行车等。这其中最常见也是最实用的就是四驱摩托,动力强劲,底盘够高,还可以装货,尤其是冬天绑上履带,更容易驾驶。这种四驱摩托到处都是,飞驰在小石子路上,速度极快。向导告诉我们在这里一定要注意车辆,它们可不会因为游客而减速的。自行车则是孩子们主要的交通工具,还在一处房屋前看到了hello kitty造型的自行车,与我们在北极圈以外看到的无二致。
四驱摩托车是天边小镇最方便的交通工具
四驱摩托车是天边小镇最方便的交通工具
 
在集装箱一侧遇到几个青少年,他们对着我们的相机镜头完全没有害羞,相反很自在地摆出姿势让我们拍摄。看他们的穿着和姿势,名牌运动鞋、经典款太阳眼镜、耳环、牛仔裤,也是一派很in的样子,说他们是欧美城市的潮流少年也能以假乱真。

我有幸进入当地养老院进行参观拍摄。别看外面建筑都是木制结构,很是普通,但是进入其中才发现绝对是另一番天地,完全不会想到这是北极地区的一个养老院,而且是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住家水平。这里一共居住着7位老人,每个人单独房间,面积超过25平方米,独立卫生间,装修考究,统一供暖供电,还有5个服务人员,分别负责餐饮、打扫卫生以及医疗相关。条件好得令人咋舌,不得不感叹小镇隶属于丹麦这样的高福利国家还是受益良多的。

惊讶于因纽特人对现代生活方式的接纳和适应能力的同时,和许多游客一样,我们也不免产生了对古老文化传统流失的忧虑,然而,每个人都有选择和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我们无权做出判断和指责。所幸,对于这片遥远的天地,现代文化的侵蚀步调总会缓慢一些,也正因其遥远,独特的文化风景才得以成为游人青睐的主因,从当地旅游经济正成为支柱型产业的趋势就可见一斑。What happens in Ittoqqortoormiit,stays in Ittoqqortoormiit,一位旅行作家半开玩笑地如是说。相信若干年后,小镇的孤绝与美丽依然是一道北极生活无法错过的风景。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