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极限挑战 极限运动 查看内容

给心加冕-2016北极圈徒步国王之路纪行

2017-5-13 23: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45| 评论: 0 |原作者: 麦田捕手 |来自: 首席财务官公号

简介:去年的肯尼亚Safari之旅还历历在目,今年的暑假伊始,小陌又在早早地憧憬着去北欧看安徒生的美人鱼雕像、参观诺贝尔的故居以及瑞典西海岸的出海捕捞。不过,除了这些常见的项目,今年我们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冷门的安排 ...
 
去年的肯尼亚Safari之旅还历历在目,今年的暑假伊始,小陌又在早早地憧憬着去北欧看安徒生的美人鱼雕像、参观诺贝尔的故居以及瑞典西海岸的出海捕捞。不过,除了这些常见的项目,今年我们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冷门的安排——2016北极狐“国王之路”110公里北极圈经典徒步穿越(英文名叫Fjallraven  Classic)。

当我在家里无比闲适地敲出上面这几行字的时候,我们一家已经回到国内一个星期有余,而我的两个大脚趾仍然还处于重度麻木的状态之中,而这也是决定我干脆舍弃北欧之行前五天观光旅行的游记,而专事让人脑洞大开的这条“国王之路”纪行的一个重要原因。

一个说走就走的糊涂开始这些年的微信朋友圈里有一个极为常见的鸡汤句子就是——“人一辈子一定要谈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相信我,刚刚过去的这一次徒步经历证明了,这句话要多坑有多坑。

当半年前,我的长江同班同学Michael在微信上问我,是否这个暑假愿意带全家一起去北欧玩几天,顺便去北极圈里走走“国王之路”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早在2002年我就去过北欧四国,那里的天高云淡、空气清新、高达70%的森林覆盖率以及无比清澈的河水湖水和海水,一直萦绕在我的回忆之中。

让刚刚步入少年的小陌,近距离感受安徒生的童话之美以及高度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社会之美,是我对此行原本的最大期待。当然,在我的常识判断之中,北欧没有什么海拔岿巍的高山,《尼尔斯骑鹅旅行记》作者拉格洛夫笔下的拉普兰荒原的徒步之旅,对于已经多年来一直坚持打篮球锻炼的我,以及热爱各种体育运动的小陌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

然而,我只猜中了开头,整个故事的过程与结尾都严重地超出了我的想象。

首先,我们并没有认真了解这条 “国王之路”的难度,也不知道这是全球经典的十大徒步路线,据说只有德国的一条徒步线路的难度高于它。至于我们平常听到的“玄奘之路”的戈壁徒步,后面我会专门论及于此,在此先用一个大家都懂的“呵呵”来表明态度。

其次,全程110公里需要负重,帐篷睡袋食物等所有足够维持5天的生活必需品。什么是负重徒步?不知道,之前一点儿没概念。现在想来,贵为玉帝座前卷帘大将的沙僧约略可以成为自古以来的负重徒步第一人,十万八千里西天取经之路上一路挑着装满师徒四人生活必需品的担子,纵使天生神力,却也功德非凡。

幸好6年前走过一次 “国王之路”的Michael在微信群里反复和参团的菜鸟们强调,负重与重装徒步设备等方面的常识。之前从来不运动的陌妈开始每天在小区院子里快步健走,行前已经达到每天2万步左右的微信运动达人水平。而且Michael组织全体团友一起团购了北极狐的重装徒步鞋,唯一例外的一家团友,因为有多年的马拉松经验,担心新鞋对脚的磨损而放弃购买重装徒步鞋,这个看似英明的决策在之后的5天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把肠子都悔青了。

整个团友的构成中,包括两位成员有多年马拉松经验,三位成员有戈壁徒步经验,只有Michael一人有过重装徒步经验,而此次带着夫人和女儿、儿子一起出发的他事后也承认,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之前的美好经验是在艳阳高照、没有挈妇将雏的前提下取得的。这次整个团队中差不多有一半是女性,还有四个初中生,三个9到10岁的小学生。

顺便说一句,这条穿越瑞典最北部的极地荒原、崇山峻岭和河谷石滩的“国王之路”,瑞典语称作Kungsleden,英文表述则是“The King’s trail”。小陌后来很好奇地问,为什么不叫“The King’s Road”?我特地查了一下trail的名词用法里有“小径”和“足迹”的意思,估计这是原意。不过,更贴切的是trail的动词用法,分别有“拖沓而行”、“(尤指跟在他人后面) 疲惫地走”的意思。

之所以费了这么多的笔墨在行前的部分,就是因为这一场说走就走的旅程,注定将以其无比丰富的戏剧化人生体验,在每个团友心中刻下一生难以磨灭的印记。

Day 1 适应负重&荒原之美 

我们8月5号一早结束在斯德哥尔摩的行程之后,飞赴北极圈以北145公里的瑞典北部小城基律纳。基律纳是拉普语,意谓“北极松鸡”,这个人口不足5万人的小城,既是瑞典的旅游旺地,还是全球的大型铁矿石中心,以出产高品位铁矿石(含铁率70%以上)闻名。基律纳的机场很小,类似于国内经停航线路过的那些支线机场。北极狐公司安排的大巴车将我们接到此次徒步的出发大本营,与我们同行的还有乐视组织的一个国内团队,据说都是户外运动达人,从着装和体魄上看,好像的确比我们这些几乎很少参加户外运动的菜鸟专业范儿足了很多。不过,从事后了解到的消息来看,比我们晚出发一天的乐视团队,不仅有两个成员未能完成全程,而且整个过程中的徒步表现和我们这些菜鸟也没什么显着性的差别。我们对此的讨论结论是,这条线路对人的主要挑战不在身体素质上,而在心理素质上。

按照计划,我们在出发大本营要待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用Michael的话说,这一晚的意义是“过一次行前的最后一个文明的人类生活”。整个下午的时间我们要领取背包,试吃北极狐公司提供的路餐(又被很多人称为“狗粮”,便携、热量高但口感一般)、学习必要的负重徒步知识、一路上的环保要求(重点是全程垃圾回收并随身携带,抵达终点的仪式上还专门为携带最多垃圾的徒步者颁奖,此次的冠军抵达时携带了惊人的13.2公斤垃圾),以及做好最后的行李整理。此前从未有过任何负重徒步经验的我们一家,见到如此巨大的负重徒步背包的震惊感还是很强烈的。配给给成年男性的背包是75立升的,空包净重大约3.1Kg,女性是65立升的,空包净重大约2.7Kg。
 
北极狐公司为我们此次徒步配备了3名专业的向导--身材高大的Johann、一脸虬髯的Eric以及金发女郎Christine。由于时间紧张,三位向导来不及演示帐篷的搭建,主要的讲解集中在徒步过程中的纪律与注意事项、背包的调整以及野外灶具的使用等必要项上面。就负重徒步的难度而言,背包的调整是这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与我们最开始的想象不同的是,这种专业的负重徒步背包,通过一系列的人体工程学设计,将整体的背包重量均匀地分布在腰背部以及臀部之上,进而传递到双腿,而双肩本身并不承重,主要起到一个固定的作用。因此,一个20Kg左右的背包,远远没有最开始预想的那样难以背负。由于缺少足够的三人帐篷,我们一家只好带上一个双人帐篷和一个单人帐篷,这意味着我们路上的负重要额外多出大概3Kg,这还是在帐篷没有被雨淋湿的前提下。

8月6日一早,在出发营地用过早餐之后,我们交寄了除背包外的全部行李之后,乘大巴来到此次国外之路徒步的起点Nikkaluokta。大概数百人挤在白桦林中的出发点(每年参加活动的人数在2000多人,需要错峰出行,分散在数天内走完全程),出发仪式很简单,没有什么仪式感,北极狐公司的主持人简单地几句开幕词之后,就发出了开步走的指令,我们一行人很快就孤零零地散落在拉普兰的荒野之中。在此之前,拉普兰只出现在我对《尼尔斯骑鹅旅行记》的阅读记忆当中,如今20瑞典克朗的图案就是这本书的作者诺贝尔奖获奖作家、瑞典文学的骄傲拉格洛夫。说实话,在这5天的国王之路的行走中,没有一天我和小陌不幻想自己骑坐在雄鹅莫顿或者头雁阿卡的背上完成这趟艰苦的旅程的。

有3/4面积都在北极圈内的Lapland在芬兰语中本意是“拉普人的地方”。尽管大家最开始普遍对负重徒步有很强的不适感,但是踏上旅途的新鲜感还是驱使着大家努力为完成第一天的徒步任务咬牙坚持。表1是北极狐公司中文网站上对国王之路整个徒步行程的指南,同时网站上还列示了详细的必备品清单。不过,普遍抱着旅游心态出发的我们这帮团员对整个行程大都缺乏一个认真的攻略研究,因此对我们来说,这些文字现在读来颇有事后诸葛亮的感觉。当然,对于以后要参与国王之路的朋友们来说,行前认真研究攻略的确是有事半功倍的帮助。不打无准备之仗,对于这么专业的事情来说,尤其如此。这是我们每个人此行得到的最深刻的教训之一。

整个上午的时间,大家都在适应背包与身体的结合感。出发大约1个来小时以后,我们获得了第一次休息的时间,大概10分钟左右。陌妈的背包重心设置有一些问题,Christine很利落地重新调整好了。而我的背包背起来也是有些别扭,上午的行程中双肩受力较大,Christine先后帮我调整了两次,最终找到了比较适合我的重心位置,从下午开始一直到整个行程结束,背包重量再也没有成为困扰我完成行程的一个主要麻烦。

刚出发的时候太阳很大,前面几公里穿越白桦林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一些蚊虫的骚扰,不过并没有严重到需要使用防蚊面罩的程度(晚上露营的时候才发现,北极狐公司细心地在每人的睡袋中放了一个防蚊面罩)。除了白桦林还有些树的样子(其实更像灌木),路边的植物不多,种类也非常单一,这说明这里的生态系统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脆弱的,难以支持更丰富的生命形式组合。由于降雨丰沛,草丛中的蘑菇很多,大多数是灰色的,向导警告我们那些鲜艳的蘑菇有毒。很快小陌发现路边经常有野生蓝莓,向导告诉我们这是可以食用的,休息时几个小孩子便兴高采烈地采摘蓝莓吃。沿途经常路过淙淙的溪流,水质清澈甘冽,都是从雪山上流下来的,休息时打上一壶来喝,口感远赛过任何一种大牌矿泉水,这也是整个行程中最让人Enjoy的赏心乐事之一。

午餐时间我们顶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到达了Lapp-Donald。这里有个很大的湖泊,我去湖里打水的时候发现,水面上飘着一层薄薄的油花,经过询问应该是湖里的游船所致,总体上的水质还是可以的。这里有几处山间小屋,由于没做行前攻略,我们大部分人错过了这里最出名的驯鹿汉堡,大家在小雨中用背包里自带的食物应付了第一顿野外的午餐,由于湖水水质不佳,大部分团友都没有用灶具生火做饭。通过一上午的负重徒步,团友们纷纷开始重新估算自己的最佳负重。整个团队里最强壮的“大黑牛”原本带了60多根火腿肠出发,午餐时给每家团友分享了6根,成人之美的同时也优化了自己的负重。我在给小陌剥火腿肠的包装时,旅行小刀不慎把左手食指戳破了,同行的团友桃桃妈妈刚好带了创可贴,我及时地进行了处理,又拿了几张备用的创可贴放在贴身的衣袋里。真正的负重徒步开始之后,从小苦孩子出身积累的生活常识告诉我,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一定要尽可能做对每件小事,最彻底地解决每个可能的隐患。由于处理及时,这个小伤口到了徒步结束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好了大半。

除了少数铺设木板栈道的沼泽,下午向Kebnekaise Mountain Station进发的路开始益发难走起来,重装徒步鞋和登山杖的重要性于是凸现出来,手足并用是标准的行进姿态。平时缺乏锻炼的陌妈很快就感到步履维艰,只背了几公斤背包的小陌和其他两个孩子早就跑到整个队伍的前面,我陪着陌妈走在队尾,压阵的Johann不断催促我们尽快跟上队伍。在沉重的脚步之下,小路两边彰显拉普兰荒原之美的壮丽山色也只能在休息的时候多看几眼或抓拍一两张照片了事,大多数情况下沉重的呼吸声和登山杖刺入路边泥土或碎石的声音交织在一起,使得我们几乎无暇旁顾。

Kebnekaise的中文名字是凯布讷山,位于瑞典北部北博滕省,占地约47平方公里,整个山势连绵不断,地势崎岖、蜿蜒曲折、狭窄,多为锯齿状的山顶和高峰。最着名的山峰为火山状的图奥帕古尔尼峰(Tuolpagorn,海拔1690公尺)。由于Kebnekaise所处的纬度高,两侧的山峰随处可以见到夏季里尚未消融的冰川,后来才知道这里的冰川景色极佳,在瑞典极为出名,其中最大的冰川有比约凌斯(Bjorlings)、斯托(Stor)、伊斯福尔斯(Isfalls)、凯布纳帕克特(Kebnepakte)和拉布茨(Rabots),在我们的行程线路上基本都有路过,冰川、山峰与溪流是第一天景色的主旋律。

大概晚上21:30左右,我们终于走完了第一天的这19公里,用时在十二三个小时以上,这也意味着我们平均每小时行进的里程不超过2公里,这个数字相比于平常我们健走锻炼每小时六七公里的时速,可知负重状态与荒原山路双重不利因素叠加之后,整个国王之路的难度就跃然而出了。背包负重有效传递到腰背臀部及双腿的后果是,两条大腿外侧肌肉的“酸爽”程度为平生仅见。在向导们的帮助下,我们顺利地搭起了帐篷,然后赶紧去溪边取水,给小陌煮上一锅热腾腾的方便面。尽管取水很便利,但大多数团友都已经精疲力尽,吃了晚饭之后,基本没做什么洗漱程序就钻到睡袋里呼呼大睡了。顺便说一句,北极狐公司提供的睡袋是零下5度气温下保暖标准的,在北极圈内的夏季,晚上温度下降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这个睡袋基本上可以达到光膀子睡在里面的保暖水平。

第一天走下来的好消息是,在这样的路况下负重行走基本上大家都能扛得住;唯一的一个坏消息是,团友豪哥的膝盖旧伤复发,无法坚持继续走下去,只得退出行程,等待第二天的直升机救援,但令人意外的是,豪哥14岁的儿子坚持要走完全程,无奈之下豪哥将孩子托付给团友中唯一没有带孩子出行的老贾夫妇代为照顾。另外一位自觉难以坚持的团友段公子(曾经走过60公里的戈壁徒步),在大家的鼓励之下,决定继续坚持走下去。 

北极圈徒步国王之路指南

第1阶段:Nikkaluokta到Kebnekaise  Mountain Station 行程:穿过白桦林—走过木板铺垫的沼泽—经过Lapp-Donalds—到达Kebnekaise  Mountain Station 全长:19KM 亮点:Lapp-Donalds的驯鹿汉堡不容错过;大部分时候都能看到Tuolpagorni的山顶;阿尔卑斯山的中心,四周高山环绕,瑞典最值得拍照的山脉照片。路上有很多小溪,溪水可以直接饮用 提醒:穿越初期,速度很快,人群拥挤;这段穿越线路难度较低,队员有机会调整背负和适应穿越行进节奏。速度不要太快,调整好状态对未来几天顺利穿越很有帮助。
第2阶段:Kebnekaise Mountain站到Singistugan(Singi Cabin) 行程:Tarfale峡谷—荒漠—爬坡三千米到小木屋—观景—下坡 全长:14KM 亮点:经过整个穿越最美丽之一的Tarfale峡谷;风景变化很大:峡谷、荒漠、高山、云彩;坡顶可纵览Tjakjavagge 、Kungsleden、Kaitum山景;山峰间云彩变幻无常,风景壮丽 提醒:Tarfale峡谷风速可达80米/秒,注意防风和保暖;这段路程可以感受到山脉开始雄伟地向天空延展,景色十分壮丽
第3阶段:Singistugan到Salka Cabin 行程:朝北前行—进入峡谷—上坡下坡—沿着Z字形道路前行—Salka小屋 全长:12KM 亮点:无云时,在右手边可瞥到Kebnekaise北边积雪覆盖的山顶;有很多小溪和不错的景点;最后一段路道路成z字形缓慢延伸;Salka检查站附近露营地点选择很多,检查站内小亭子可购物;Salka可体验正宗的北欧桑拿浴(费用已包含在报名费当中)提醒:Singistugan这没有饭店,但可从Fjallraven  Classic检查站帐篷得到供给。
第4阶段:Salka到Tjaktja 行程:Salka小亭—Tjaktja山顶小屋—Tjaktja检查点 全长:13KM 亮点:到达Tjaktja检查点就完成了整个穿越一半的行程;此段路十分颠簸陡峭,地面大石很多很滑,且连续上坡,对体力消耗很大,是整个穿越最困难的路段之一;右手边有瑞典最著名的山峰Kebnekaise,海拔2114米。自从法国人Charles Robot在1883年首次到访Kebnekaise,已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到这里。 提醒:如果下午到达,觉得搭帐篷时间尚早的话,你就需要做一个战略性决定:是继续向Tjaktja关口方向前行8公里,在地图上前进路线右侧900米弯道搭建帐篷,或者向比这还远1公里的Tjaktja山顶小屋继续前行。这段路上很难找到水源和适宜露营的地方。同时颠簸前行将很大程度磨损你的脚。
第5阶段: Tjakija到Alesjaurestugan(Alesjaure  Cabin) 行程:草地沼泽—Sielmavjjire河—Alesjaure小屋 全长:12KM 亮点:成功挑战第三天最艰难的路段之后,今天的行程将是轻松之旅;野花遍地,溪流处处;巨大光滑的岩石适合休息;Alesjaure检查站再次提供桑拿浴;可在检查站享受新鲜出炉的瑞典传统果酱甜饼 提醒:只要最近没怎么下雨,地面干燥,很容易能找到露营地;Alesjaure小屋旁也可以搭建帐篷;Alesjaure检查站可提供食物和燃料补给
第6阶段: Alesjaurestugan到Kieron Mountain 行程:沿着Abiskojaure湖的左侧前行—驯鹿围场—白桦林—Siellajakka河—过桥到检查站 全长:18KM 亮点:欣赏高山湖泊的美景;可以看到萨米人的驯鹿围场;欣赏右手方向Kieron山的美景,其名来自古萨米语,与Kinuna城市名同由来 提醒:快到驯鹿围场前要补充饮用水,未来6公里左右将无水源可以补给;山路无限延伸,呈“之”字形下降,地面乱石很多,对双脚和膝盖挑战很大,下山走到白桦林的路程十分艰难;每年9月开始,拉普兰山区的萨米土著居民将驯鹿赶到一起准备秋季屠宰。
第7阶段: Kieron Mountain到Abisko Tourist  Station 行程:检查站—Abisko国家公园边界的白桦林—进入Abisko国家公园—享受Abiskojaure湖沙滩—过沼泽—沿着Abiskojakka河—经过标注Kungsleden终点的木门—终点线 全长:17KM 亮点:Abisko国家公园Abiskojaure湖神秘迷人的沙滩;令人印象深刻的溪谷;穿越成功、享受队友们热烈的掌声,赢得奖章的兴奋与荣耀; 提醒:Abisko国家公园内只允许在Abiskojaure湖和Abisko北面几公里内的特定区域搭建帐篷,请听从工作人员安排;  Abisko餐厅的菜单十分诱人,连续几天野外风餐露宿后可以好好的美餐一顿。

Day 2 冷酷仙境& 鹿肉卷饼

第二天早上6点多,女向导Christine就在我们宿营地的帐篷中间穿梭叫早。一夜昏睡无梦的状态下被突然叫醒的感觉要多糟糕有多糟糕,好消息是两边大腿外侧肌肉的严重酸爽已经神奇地消失了,坏消息是脚底的麻木开始出现,这个感觉将伴随整个徒步过程中,并且随着路况的恶化而加剧。爬出帐篷的第一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对面山峰云雾缭绕,颇有“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即视感。由于起来的有些晚,我们一家已经来不及取水做饭了,匆匆洗漱之后,吃了些背包里携带的面包。走了两个来小时才第一次休息,我赶紧取水点起炉灶,想补上一顿热的早饭,刚煮好两包方便面(头一天出发时口袋里还给小陌带了一个煮鸡蛋,这顿成了他的美味享受)给小陌和陌妈吃,轮到我自己吃路餐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将泡好的路餐放在前胸口袋里,跟着大部队启程赶路,知道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下一个休息点,才有几分钟时间吃掉这袋已经温吞吞的“狗粮”了。

今天主要的行程是穿越Tarfale峡谷,基本是溯溪而行,可惜路况较之第一天难度加大不少,大家的心情与陶渊明笔下的“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描写简直是云泥之别。Tarfale峡谷两侧的高山连绵不绝,穿越的小路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负重对膝盖的压力有所体现,好在背包与人合一的感觉已经出来了。峡谷两边的山色无比壮美,不时可以见到冰川消融形成的飞瀑下泄,但路旁的植被缺越来越稀少,生命迹象全无,从出发点开始到现在整个行程尚未见到一只野生动物。

这一路段的天气有些像国内的腾冲,从早晨出发以来,一路已经数度晴雨,幸好北极狐之前配发的徒步服装防水性还不错,我们团购的重装徒步鞋的防水性也非常好,尽管两脚沾满泥泞,但里面套了两层羊毛袜的脚仍然保持干爽,这是保持战斗力的关键所在。

由于陌妈的负重能力有限,我把两个帐篷、两个睡袋、两个防潮垫和炉灶都集中到我的背包,估计总负重应该超过20Kg。由于从第一天下午就开始达到人包合一的境界,似乎多背几公斤对我的影响不是很明显。团友民哥因此取笑我说,是不是我祖上是给地主家扛长工的。但背包轻了几公斤的陌妈从此开始走在队伍的前列,终于不再拖后腿了。

由于路段越来越艰难,而且有很多的上升路段,加之一路晴雨不定,整个队伍行进的速度很慢,下午2点左右才到达预定的第一个检查站。这个检查站就是一个支起的帐篷,超出我们预料的是,这里提供免费的茶水和鹿肉卷饼,用瑞典特有的白色薄饼,卷上土豆泥,草莓酱和烤鹿肉。这个意外的温暖给了精疲力尽的团友们莫大安慰,原本从来不能接受如此西式吃法的小陌一口气吃了3张鹿肉卷饼。其实原本每人只限量供应1个,向导们看我们整个团队行进的太过辛苦,已经没办法自己安排午饭了,特地和检查站打好招呼说卷饼管够吃。

下午临近宿营地的时候,天空现出了美丽的火烧云,整个团队的人都欣喜异常,一方面是山色映衬下的火烧云格外壮美,另一方面就是按照我们的生活常识,傍晚的火烧云通常意味着明天是个好天气。

由于第一天行走的里程有限,所以接下来两天每天大概我们都要走到22:00左右才能安排宿营,尽量把路程向前赶,这一天走下来大概的里程数字是28公里,幸好北极圈内现在是极昼,所以即便走到很晚也可以“在夜里晒太阳”。

第二天的宿营地是在Salka检查站附近,好处是这里的露营地点很多,而且检查站内小亭子可购物,陌妈买了很多高热量的食物用于补给我们出发时的准备不足,巧克力、坚果以及一种口感略酸的细长条肉肠(据说一根这种肉肠其热量是路餐的4倍)。据说Salka的检查站可体验正宗的北欧桑拿浴,尽管我背包里还带了一条泳裤,但是筋疲力尽的我实在没有心思去感受一番了。这个宿营点的缺点是取水较远,只能去检查站取水,来回大概要一公里路,而且检查站内的旱厕味道太大,约略可以达到划一根火柴就能炸掉屋顶的沼气浓度,绝对称得上这辈子用过的最臭的厕所。

Day 3 这些年错过的大雨,这一路全都还给你 

前文谈到了第二天傍晚的壮观火烧云,但这对于这里的天气预报来说,毫无帮助。实际上从第三天的凌晨开始就风雨大作起来,强劲的风从我和小陌睡袋的头部那一侧帐篷吹过来,吹得帐篷摇摇晃晃的,幸好我们的帐篷扎得很结实,累惨了的小陌在帐篷的剧烈摇晃中仍然在睡袋里酣眠。女向导Christine照例又在6点多一点的时候来叫早,提醒大家8点钟出发。实际上我在凌晨5点一刻的时候,就被狂风暴雨所惊醒。这么大的风雨,我的感觉是很难准时出发,我撩开外帐的一角向整个宿营地张望了一下,果然在大雨滂沱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起来活动的迹象。8点钟左右,外面的大雨终于小了一些,团友们陆陆续续起来,生火做饭已经来不及了,大家简单洗漱后,收起湿漉漉的帐篷(手感上重量绝对增加了相当的分量),顶着半大不小的雨开始继续赶路。

今天上午的主要目的地是Tjaktja检查点,按照Hiking Passport 上面的地图显示应该算是完成了整个穿越一半的行程。这段只有13公里的山路,大概用掉了我们6个来小时的时间完成。如果没有走过的话,很难用一个简单的语境来描述这段堪称整个路段最难走的路。不仅地势陡峭,而且怪石嶙峋,还是连续上坡。硬要打个比方的话,大概相当于半天时间横穿过100个采石场吧。

这段路程对于体力的消耗是巨大的。我们难以按照向导的要求走足够远的路程再休息,基本上每隔50分钟左右,就要放下背包,喘息5到10分钟。向导们实在拗不过我们,也只好默认这样一个节奏了。山势越来越高,登山远眺的瞬间感觉倒是非常壮观,只是我们大多数时间只能埋头赶路。一次中间休息的时候,女向导Christine向我们的右侧山峰指出了Kebnekaise这个瑞典第一高峰的位置,它也是瑞典最著名的山峰,海拔2114米。凯布讷在当地土著萨米人的语境中是“水壶盖子”的意思。不过,只顾一路窘迫前行的我们最多投去几眼遥远的张望,甚至提不起兴趣来拍照便继续前行。这么高的海拔连野生蓝莓也绝迹了,乱石阵上最多只有一些斑驳的地图状的地衣。而地衣也正是驯鹿的理想食物,所以这也是这里的萨米人生存时所依托的最简单的一条食物链。

这段被大家称为怪石阵的路段,基本上击败了我们所有人,大多数陷入沉默,在时大时小的雨中咬牙往前走。我的两个膝盖开始有一些不舒服,因为没有带护膝,午间休息的时候团友给了我一个医用的绷带,里面密布着很多强力的皮筋,Eric帮我将绷带缠绕在膝盖的上下两头,并做了简单的固定。下午的时候果然膝关节的感觉好了不少,安全地熬过第三天是整个行程中非常关键的。后来听说乐视团队中有一个大孩子因为从大石头上摔下来,把脚崴伤了,很严重,最后只好哭着退出了剩下两天的行程。小陌还好,一路上我不停地在提醒,当心不要摔跤、注意不要踏空崴了脚等等,总算能顺顺利利地熬过国王之路中最难的一段路程。

整整一天,雨都没有消停。Johann看到整个团队陷入极度疲惫之中,放弃了让大家走完25公里的打算,选择了一处河边的草地,在21:00左右的时候就早早宣布宿营。为了让小陌能早一点休息,原本一整天都走在队伍后面的我加速赶上了陌妈,我们得以在第一梯队里到达宿营地。

刚刚准备要扎帐篷的时候,雨势突然加大了起来,看着我们手忙脚乱地折腾两个帐篷,Johann和另外一个当地的小伙子都过来帮忙,很快搭起了两个帐篷。小陌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睡倒在陌妈的单人帐篷里,等我们这边的双人帐篷一搭好,我赶紧把小陌抱过来,安顿到他的睡袋里。帐篷外面已经是风雨大作,完全没有做饭的可能,帐篷里又不允许生火,所以大部分团友都饿着肚子钻进了睡袋。一天冒着雨走下来这20公里乱石阵,脚底早已是酸麻得不行,我想了个办法在外帐把湿透的裤子挂了起来,希望一晚上多少能干一些。幸好袜子依旧保持着干爽。宿营地离水源不太远,不过大家也没什么心情洗漱了。我在帐篷里吃了两小块巧克力,还有衣服口袋里找到的一小块牛肉干(早前Michael家分给我的),实在没办法洗漱,只好把手伸出帐篷外面,借着雨水洗了洗手。

就这么在凄风苦雨之中,我钻入了温暖依旧的羽绒睡袋里。看看身旁早已酣睡的小陌,不禁心生感慨,这日子混得不能再惨了吧,起码安迪在《肖申克的救赎》中爬过肮脏的下水道之后,还能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再出发呢。这时,两个脚底的神经系统已经彻底被乱石阵摧毁,完全陷入深度麻木当中,揉搓半天也毫无改善的迹象。由它去吧,反正明天还得走。

对于前三天的行程感受,可以说第一天还能带有一点儿郊游的色彩,第二天则完全是艰苦地行军模样,而在凄风苦雨中的第三天,整个状态已经有些荒野求生的意味了。我们必须像贝尔那样充分利用手边的一切可能的条件,为自己的体力恢复、饮食补给以及保持衣物的干燥,想出各种奇妙的办法来。比如,Michael的夫人利用垃圾袋为大女儿制作了防雨裤,我则用一个购物袋改造成小陌的背包防雨罩。有一次休息的时候,颇有感触的Michael和我聊起来张贤亮的小说《绿化树》,说自己每隔5年都要重看一遍这部小说。巧的是,这部小说我在20年前也看过无数遍,里面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恰恰是知识分子57年反右运动中被打入社会底层时所展现出来的求生智慧。如今身在全球屈指可数的高福利国家瑞典,竟然大家心头涌起的是对这样一本小说的共鸣,由此可见国王之路最艰难的一天,把我们这些早已安顿在心理舒适区多年的大叔折磨到了怎样的程度。

Day 4 高山花海VS.乱石阵第二季 

第四天清晨,总算女向导Christine怜惜大家,叫早的时间推迟了一个小时。另一个好的迹象是,下了一天一夜的雨好歹在早上5点多钟的时候悄然停了。这样一来,总算可以踏踏实实地生火做顿热乎饭吃。这两天陌妈又开发出一代中西合璧的神菜——加了西式培根片的榨菜汤,味道还不错,而且最起码比方便面提供的热量高很多。不管之前身体内脂肪储备的程度如何,这一趟下来起码燃烧掉几公斤的脂肪是绝对没问题的。

由于从昨天开始的艰难路况,孩子们基本都跟着各自的家长走在一起。民哥的女儿桃桃身体非常棒,嫌她的父母走得慢,和小陌一起走在队伍的第二梯队最前面。听着两个同龄的孩子嘻嘻哈哈往前走的感觉,果然心情舒畅了很多。今天上午的路况相对还不错,木板栈道很多,这也能让双脚得到一定程度的休息。
 
由于第三天夜里一整夜的凄风苦雨,我问小陌是不是对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想想有些后怕,如果帐篷被大风吹跑了或者刮破了,在这荒野之上,是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弥补的。那种凄惶之感,约略和杜甫当年很像罢。我们不得不感叹,原来我们小时候学过的语文书里满满的都是真相,除了诗歌,还有各种身临其境后才能体会的成语,比如凄风苦雨,精疲力尽,胼手砥足,饥寒交迫……
 
今天上午的行程中有一个前所未有的亮点,就是沿途遍布高山草甸上的花海。前文曾经谈到拉普兰的荒野之美中比较欠缺一些生命的活力,如今这些随处可见的高山花海,颇有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这也让整个团队的气氛开始重新活跃起来,纷纷拿起手机来拍照。看到这些花的时候,我无意中和女向导Christine说起来,今天也刚好是中国的情人节——七夕,Christine笑着说那你们男士都要准备礼物啊。那么,这些美丽的高山野花,就当做是整个团队的男士送给和我们一样负重勉力前行的所有女士的真诚问候吧。

中午到达的这个检查站里面可以买一些东西吃,有热茶和热咖啡供应(收费的哦),当然还有一个烧得很旺的壁炉。我们一家在里面吃了这一路上唯一一顿在屋子里吃的午饭,陌妈还买到了这里剩下的最后三个水果罐头。吃完饭,把脚对着壁炉烘烤一会儿简直是绝佳的享受啊。很多徒步者甚至把湿透的鞋也拿进来烤一烤。瞬间我心底涌起来一个感觉,在这样的地方开设这样的一个小休息点,简直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一般的功德啊。

令人稍感郁闷的是,第四天下午的行程相当于昨天乱石阵的第二季。整整一个下午的下行路段,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大石头上翻越。原本精力充沛的小陌也在最后时刻打了蔫儿,向我不停抱怨说两只脚酸得不行了。在我的反复催促之下,小陌有些扛不住了,也掉下了这一路艰难行程中唯一的一颗眼泪。一直跟在我们身旁的、一贯严厉的Johann把小陌的背包接过去,栓在自己背包上,这样一来,负担减轻的小陌最终得以顺利地抵达我们这趟行程中的最后一个野外宿营地——Abisco国家公园门口的检查站附近。

听向导说,到此为止最难的路段我们已经通过了。这让我们顿时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而晚上20:00就开始宿营的感觉真好。孩子们穿行在各家帐篷中间,大人们时不时给翻出一些宝贵的零食分享给他们。旁边一对来自韩国的夫妇生起了篝火,我赶紧把小陌湿透了的徒步鞋拿过去烤一烤,走到这个份儿上,基本上人人都已经是纯粹的共产主义者了,互相帮助,倾囊分享。Michael家是最后一个到达宿营地的,Michael的脚踝旧伤有些复发,我和老贾赶紧帮他把两个帐篷搭起来,先把两个孩子安顿好。

这个宿营地唯一的缺点是离水源太远,刚好检查站那里有免费的新鲜出炉的瑞典传统果酱甜饼提供,每个人限领4个,基本上我们的晚饭就靠这个饼来解决了。同时陌妈还打回来一壶红茶,心情一放松下来,就能感受到拉普兰的荒原之美,真是美好的一个夜晚啊。

Day 5 到了终点,为什么我们都没感动到哭? 

最后一天的早晨仍然是从Christine的叫早声开始。最后一天总算赶上一个好天,不再下雨了。由于取水点太远,所以一大早上我们全家用剩下的大半壶隔夜茶刷牙漱口一番,精疲力尽的团友们都不想做饭,于是又纷纷老着脸皮去检查站混了一堆刚出炉的煎饼回来,这次有经验了,一律不再加果酱和奶油,味道果然好了很多。大家一边吃一边自嘲,为一口吃的当面撒个谎,起码有30多年没干过这事儿了,要知道那时候中国还是严重的短缺经济时代。

如果体力没有透支到我们这种程度,你是很难想象我们多走500米取水时的心理压力的。团友老贾自嘲,一路走来不敢轻易掏手机拍照,不敢轻易上厕所,因为一张照片或者一泡尿的工夫就能被团队落下500米,起码要花上半小时才能追上,心理压力太大了,所以尽可能都是在中途休息时拍照或者上厕所。 
 
今天的行程就是穿越Abisco国家公园,然后就是此次国王之路的终点。Abisco国家公园是瑞典乃至欧洲著名的度假胜地,冬天这里是滑雪的天堂,也是观看极光的理想地点。溪流一路跟着我们的脚步汇聚到这里,已经成为浩浩荡荡的湖面了。Abisco国家公园里的路大多都是木板栈道,这也让前两天吃够了乱石阵苦头的双脚得以最大限度的恢复。毕竟是国家森林公园,里面时常可以见到一些配套设施,而且又能看到很多的树,虽然比不上国内北方常见的高大落叶乔木,但是在深入北极圈腹地的这里,能有这么多的树木已经非常难得了。由于是最后一天的行程,向导们也都不再催促大家赶路,一路上走走停停,拍照和欣赏风景的热情又回到队伍里面来了,而且最令人振奋的是连续数日毫无信号的手机和网络在出发后不久都连上了。刹那间整个队伍中各种微信和短信的提醒声此起彼伏,第一次休息时间也成了我们重新和外界联络的原点。

可以说,最后一天的徒步行程,重新回到了我们最开始设想的范围内。这也让我们以极度轻松的心情迎来了最终的终点。由于整个团队内只有我和团友老吕各带了一部微单相机,所以我们两个提前到达终点,以便用相机记录下团友们相携相扶抵达终点的画面。抵达终点的心情,实在难以形容。不过,我们每一个团员都没有出现像我们经常看到的戈壁徒步之类的抱头痛哭的场面,稍后我会在后文的“关键词补遗”中详论此事。疲惫的我在一天后才发出一条朋友圈总结整个行程,在此我把这段文字复述一遍,以作为这次国王之路纪行正文部分的结束语:“昨天当地时间下午三点,顺利抵达此次国王之路的终点Abisco。五天行程的个中艰辛与瑰丽风光,已远非文字可以形容,仅就难度而言,用几位戈友的话说,约略可用3-5倍戈壁徒步难度进行换算。其间挈妇将雏,终点时在消耗掉绝大多数补给品之下负重仍有17公斤,沿途需要自己完成所有生活起居的劳顿;中间连续三天在大雨中穿越各种乱石滩,几乎每天都要行走12--15个小时,往往在22:00前后才能停下脚步,然后还要在凄风苦雨甚至急风骤雨中手忙脚乱地搭起两个帐篷,饿着肚子在睡袋里瑟瑟发抖……然而,当我高举登山杖跑过终点大门,看到两边所有的陌生人都在为你鼓掌时;当一个10岁的小男孩和你经历过这一切并最终举起完赛奖牌时;当一个原来去距离家门只有500米的沃尔玛都要开车去的女人也令人惊讶地在这波十年来最糟糕天气里捱过这110公里时……你大概能明白这条已存在110多年的全球十大经典路线之一的北极圈路线为什么会被称为国王之路!”

关键词补遗

阳明先生有云,“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110公里的国王之路,大部分的时间貌似无暇欣赏拉普兰那充满野性与原生态的荒原之美。实则不然,每个徒步者的眼耳鼻舌身意都深深地浸没在这片纯净而毫无污染的“冷酷仙境”之中,纯净的空气、甘冽的溪水、远山的云雾、仿佛世界停止转动一般的安静……这些都促使我们“照见五蕴皆空”,转而在这趟艰苦的行走中发现自己内心世界的风景。

通常而言,游记往往只能按照时间轴来叙述。即便是斯蒂文森这样的大行家,他的《内河航行记》也只有一条时间轴的叙事维度。顺便说一句,在第三天晚上的凄风苦雨中,我在临睡前的一瞬间想起了斯蒂文森同样在小船上被大雨浇透的那一幕。虽然通过时间轴的变化,我们能看出一批户外运动的菜鸟在征服这条难度巨大的专业徒步线路时的心理情绪变化曲线(无比兴奋——感到压力——陷入折磨——极度挫败——迎来曙光——愉快完成),但还是有不少重要的瞬间感悟会遗失在时间轴上。因此,我筛选出几个对于我个人体验中非常重要的感悟关键词,作为补遗一并分享给大家。

【一路平常心】

据说每年一届的国内商学院“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的标配出发励志歌曲是许巍的《蓝莲花》,在声势浩大的出发仪式前用超大分贝的音箱放出来的确在瞬间会有让人血脉喷张之感。不过励志这东西,就像我一位好友发的一条朋友圈分享一样--“鸡汤的价值在于,阅读后没有做任何努力,就能感觉到自己好像在进步似的。”

而走这条国王之路的时候,偶尔我会在疲劳到灵魂出窍的瞬间,脑海中飘过Bob Dylan的一首轻描淡写的老歌“Blowing in the Wind”,尤其是它的第一句--“How many road must man walk down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嗯,对10岁的小陌来说,已经有足够的资格被称为男子汉了。

山路崎岖,超额负重,支持我们撑下来这110公里的,不是体力,是耐力,一颗平常心之下的坚忍耐力。这也是我们这些菜鸟和那些户外运动达人的完赛成绩没什么差别的根本原因。

【生命的温度】

虽然我20多年前多学的生物化学本科的专业知识早已经还给老师了,但基本的常识和思维的逻辑还在。一路上我们总共只见到了3只驯鹿和一只北极鸟,树木也几乎全呈灌木的形态,大多数情况下路边只有地衣存在。按理说,这里生命三要素的阳光、空气、水都几乎是这个地球上最优质的(除了半年极夜状态),为什么整个拉普兰却更像一片生命的荒野?

我把这个问题抛给小陌,小陌没答上来。我们一边走着一边试着讨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的理解是温度,这里的温度不够支持更丰富的生态系统产生。我们当年做生物实验的时候,几乎每一项都要设定温度。如果温度设置不对,是无法完成细菌培养或生化反应等实验的。

【孩子的坚强】

其实这一路走下来,最让人意外的是整个团队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孩子们的坚强。除了豪哥儿子的坚持,后来身为马拉松常客的团友老季也在第三天晚上宿营以后有所动摇,和13岁的儿子小季商量是不是爷俩一起退出,因为在乱石阵的摧残之下,老季的膝盖也有旧伤复发的迹象。小季则坚决反对,并反复给40岁的老季做“思想工作”,说我可以多背些行李,但如果就这么退出实在太没有面子了,我们可以一起克服这些困难。

而10岁的小陌和桃桃还有Michael 9岁的儿子,一路上基本都没有显示出心理脆弱的迹象,尽管也会不时有所抱怨,但从未停下向前的脚步。最终在终点之夜举办的完赛Party上,小陌和桃桃和其他几位年龄差不多的孩子还专门得到了组委会的额外奖励--一个漂亮的北极狐背包。从这个角度而言,真心建议那些孩子刚步入少年或者青春期的家长们,有机会带孩子走一趟国王之路,这绝对有助于实现王朔《致女儿书》中所建议的--“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

【陌生的温暖】

如今,国王之路已经成为相当多瑞典人在夏季度假的一个选择。我们经常遇到和我们反方向行进的独立徒步者(他们不参加北极狐组织的活动,也无法享受北极狐在此路线上的一切补给和协助),大多数情况下,擦肩而过的时候,对方会主动问候一声“嘿!”,也就是瑞典语的“Hello!”。在安静得连风都没有声音的拉普兰荒原之上,陌生人之间的这一声问候,也是这条路上徒步者彼此心意相通的最直接表现。

而当我独自一人高举登山杖穿过国王之路的终点木门时,先到达的徒步者全部自发地热烈鼓掌,那一瞬间心底涌上来的暖流,平静而持久地让我更相信人类文明的所有美好。

【多余的重量】

整个徒步行程结束后,我们在整理背包准备交还给北极狐公司的时候,发现整个背包里还剩下不少看上去不是那么必须的物品。比如,我为小陌准备的三条可以更换的裤子,还有每人一双备用的厚羊毛袜子。事实上小陌也的确每天都能有一条干爽的裤子和一双干爽的袜子替换掉前一天打湿的,这种看似奢侈的行为曾让团友们惊叹不已。此外,我和段公子都带了一条泳裤,向导曾经介绍说中途会有两个桑拿可以去,尽管没有去成,但这样想想不也很好吗?对了,我们还带上了一块能挂在背包后面的太阳能充电板,尽管五天路程之中只有一天的阳光可以支持发电。而不要忘了,Michael夫人这一路携带的那些挂面(而不是更轻的方便面)和各种汤料包更是让我们叹为观止。

不过,我从没后悔背包里带的那些看似多余的重量,某种程度而言,这些多余的重量往往也代表着一个个美好的希望,它让我们不必每天都只能以最低生存需求的姿态而存在。其实,人生旅途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那些让你时常感觉美好、但可能永远没机会实现的梦想,同样不也是我们生命中“眼前的苟且”之外的“多余的重量”吗?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相关分类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