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欧洲 查看内容

外高加索的泪痕:阿布哈兹

2017-5-14 07: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9| 评论: 0 |原作者: 大长今

简介:无论是格鲁吉亚的出入境章还是地理课本上,都印着他们的国土完整的图案,然而事实上,有两块土地也许已经永远地失去了,他们的名字叫做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阿布哈兹的故事,只是满目疮痍的外高加索一个小小的缩影。 ...

无论是格鲁吉亚的出入境章还是地理课本上,都印着他们的国土完整的图案,然而事实上,有两块土地也许已经永远地失去了,他们的名字叫做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阿布哈兹的故事,只是满目疮痍的外高加索一个小小的缩影。

当苏联这个帝国大厦有一天轰然倒塌的时候,原先被掩盖的信仰和种族矛盾便全部显现出来了。1992年7月23日阿布哈兹宣布独立,格鲁吉亚军队马上进入阿布哈兹,但随后被击败。1994年,在联合国的监督和俄罗斯主导的独联体干预下,双方停火,随后俄罗斯军队以独联体维和部队的名义进驻阿布哈兹。但主权问题仍然悬而未决。此后,阿布哈兹83%的领土被位于苏呼米市由俄国保护的分离主义势力控制,剩余17%的领土(即上阿布哈兹)受格鲁吉亚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政府管理。

五年的阿布哈兹-格鲁吉亚和谈无果而终,使得格鲁吉亚族难民出于无奈而拿起武器。

1998年5月20日,一个全副武装的阿布哈兹惩罚武装,进入了Gal地区(后面我会拜访这个地方)。格鲁吉亚游击队只有榴弹发射器和机枪,采取阵地战来保卫格鲁吉亚族村庄。战斗持续了6天。到1998年5月26日,阿布哈兹部队控制了几乎整个Gal地区。格鲁吉亚族和阿布哈兹代表团于1998年5月25日在加格拉达成了停火协议。根据协议,双方都应从Gal地区撤出其武装部队,从1998年05月26日早上6点开始。成立一个由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的代表组成的特别委员会来监督停火。

2008年8月1日,格鲁吉亚军队进攻同样要求独立的南奥塞梯共和国,试图将该地纳入其政府军管辖之下,最终爆发南奥塞梯战争。俄罗斯轰炸了驻扎在阿布哈兹中的格鲁吉亚军,战事扩大到阿布哈兹,阿布哈兹宣布进入“战争状态”,最终阿布哈兹在俄罗斯军队的帮助下驱逐了领土上的所有格鲁吉亚军队,再次宣布它独立。但不为联合国所承认,只有少数国家承认其独立。

枯燥的历史也许不够直观,那么欢迎各位读者跟随我从公交车开始体验这个国家深深的泪痕。

核桃糕和山楂片是阿布哈兹的特产,看起来光鲜的外表实质上满满的都是劣质的色素。

本来的计划是在加格达拉附近的高速路口搭车去阿布哈兹的标志性景点脸湖,然而一路上连车都没有看到几辆,好不容易搭上的车司机说开两个小时过去还要走两个小时才能到,于是只能半途而废了。

司机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能开车的人家一般在当地经济条件还算不错的,一眼看到农宅外貌的时候就把我们震惊了。

司机邀请我们在他家里住一夜,我和代代对望了一眼,心里想这种地方是根本住不下去的,但是没想到后来还真是被迫在阿布哈兹的农宅住了一夜,这里先打个伏笔。

又搭了一辆车沿着黑海边的公路来的阿布哈兹首都苏呼米,路上代代发现手机掉在边境到加格达拉的公交车上了,于是问司机借了电话打,没想到手机被人捡到交到苏呼米汽车站了,好心的司机加大油门一路飞速赶往苏呼米,一路上我们都在感叹这手机要是掉在西欧或者中国的大城市肯定是再也找不到了。苏呼米的火车站每天只有一班下午3点开往莫斯科的火车。

苏呼米的公交车和克里米亚一样上车一票7卢布。

只是有点儿破。

路上看见的头像挺怪,不知道是领导人还是悬赏的恐怖分子。

来一个标准的阿布哈兹国旗,到处都是这样的旗帜以显示他们的独立,而事实上,这个“国家”官方语言是俄语,货币是卢布,也没有自己的军队。

苏呼米市中心的公园里有几棵参天大树,缺少的是人,几十年的战争使得这里的人口大幅下降。

苏呼米的市中心看不见任何繁华。

这座小楼是阿布哈兹外交部,停留1天以上的人必须在这里办签证,但是如果遇到周末没有人呢?粗糙的规定并不管这些,反正不管从俄罗斯进入还是从格鲁吉亚进入都没有入境章,那么随口说一个日期也没人管你那么多了。

并没有任何美感的支离破碎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随处可见的断砖残垣,因为枪林弹雨的血雨腥风,一切都被摧毁了。

这是阿布哈兹一个著名雕塑家的作品,可惜在这里,几乎没有人会去赏析。

是战争,让这片坐拥高加索山面对黑海的苏联时期度假胜地成为了一片废墟。

新建的游艇码头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建筑废料。

迎风飘扬的国旗掩饰不住这片土地深深的伤痛。

从外表看显然原先是一家观光餐厅,然而。。。

这里已经20多年没有教育了,如酒鬼一样颓废。

单薄的仿古典建筑依然纪念卫国战争70周年。

新建的这些酒店,昭示着旧日的繁华如迷梦一样不可以在追了。

在这里坐车去Gal,计划穿越国境到格鲁吉亚。

阿布哈兹的外交部网站上写着,任何人都禁止穿越这个国家,从俄罗斯进必须从俄罗斯原路返回,从格鲁吉亚进必须从格鲁吉亚原路返回,在边境僵持了好久仍然无功而返。边境警察把我们带到Gal一家农户家里留宿。你们看见那个锅上长长的白色电线了吗?这个电锅是没有开关的,就靠电线一搭一松控制,开和关的时候冒着闪亮的电火花,把我们都吓傻了。

Gal是一个小小的村庄,这里的人们生活及其原始,集市上的货物就这么杂乱无章的散作一团。

多少年前的汽车仍在使用。

这一块地方有停车场和集市的双重功能,也是令我们瞠目结舌。

和达吉斯坦一模一样的场景:代代尝了一个费约果,摊主问她好不好吃,她说好吃,结果摊主就送了我们一大袋费约果。

这是过去的议会还是未来的议会?

古老而不做作的苏联式饭店,把外高加索的贫瘠一览无余的展现出来。

所有的俄罗斯人都告诉我们说阿布哈兹不属于俄罗斯,但是我拿着俄罗斯签证出入的时候护照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更奇怪的是在机场紧张万分地担心签证已经用完,想要再办一个签证的时候,海关和移民局的大叔们都轻松地说没有什么问题,不需要再办签证。等我顺利走出俄罗斯海关的时候才领悟到,阿布哈兹事实上已经属于被俄罗斯占领的格鲁吉亚土地了。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