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博闻旅游指南 首页 博客 大洋洲 查看内容

夏威夷寻访张学良墓地

2017-5-14 08: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5| 评论: 0 |来自: 美加旅行资讯网

简介:按照与旅行社事前签署的协议,我们在夏威夷期间饱览了多处景点。其中,有人文景观,如美国领土上唯一的皇宫遗址—依兰尼皇宫、披着金黄色外袍的卡美哈美国王铜像、夏威夷近代政治权力的象征州议会旧楼、以及被浓密树 ...

按照与旅行社事前签署的协议,我们在夏威夷期间饱览了多处景点。其中,有人文景观,如美国领土上唯一的皇宫遗址—依兰尼皇宫、披着金黄色外袍的卡美哈美国王铜像、夏威夷近代政治权力的象征州议会旧楼、以及被浓密树荫包围的白色建筑物州长官邸;也有自然景观,如小环岛游的钻石山头、鳄鱼湾、喷泉洞等。但也有一个重大遗憾,那就是没有列上瞻仰张学良将军在夏威夷墓地的项目。我首先提出增加这个景点的要求。导游说可以增加,但需另交一笔费用。大家一致赞同。为什么赞同?因为张学良将军是仅次于孙中山先生在夏威夷名声最大的中国人。


图为张学良与夫人赵一狄合影

在中国人看来,张学良的名字已与夏威夷紧紧联系在一起。甚至有人说,到夏威夷不到张学良墓地,就等于没到夏威夷一样。

当地时间9月18日下午,我们开始了追寻张学良将军寻找自己永久安息地的旅程。

从张学良将军晚年在夏威夷的住地,到他的墓地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所谓的大环岛游公路。之所以加上“所谓”二字,是因为它并不是真正环绕瓦胡岛一周,而是走了一条劈山捷径。而张学良墓地就在距劈山捷径不远的一个山坳里。

旅游中巴在大环岛游公路上前行,沿途给我们留下印象最深的第一个景点是“海龟滩”。

公路右侧,有一片连绵不绝的热带树林。高大者直插碧空,身缠藤蔓,蒙络摇缀,随风飘荡;低矮者不是团团簇簇的灌木丛,就是奇形怪状的仙人掌,它们上下顾盼,左右相依。车停下,一片蔚蓝的海洋突现眼前:海鸟轻掠水面嬉戏,划艇竞与涌浪比高。眼底是一片沙滩,从岸边缓缓倾斜而下,直至与海水相拥相抱。披着耀眼的阳光,人们赤脚踏上沙滩,心头会升腾起一种又暄又细又烫又痒的感觉。有几个勇敢者还直奔水中,尽情享受大海的爱抚。

导游告诉我们,这个海湾是海龟的栖息地。每到繁殖季节,海龟们便会成群结队地爬到这里来交配、产卵、孵化。平时,它们也常上来懒洋洋地晒晒太阳,与喜欢它们的游客见见面。因此,这里称这里为“海龟滩”。可惜这天我们连它们的影子也没有见到。

不过,我并未因此而扫兴,相反,倒因海龟滩的景物让我想起了张学良将军。张将军籍贯是我国辽宁海城,1901年出生在为今鞍山市台安县,其南边有著名的大连老虎滩公园,曲折的4000米海岸线比海龟滩长得多,也美得多,据说那里是当年“小六子”(张学良乳名)、“张少帅”经常玩耍的乐园。张将军晚年侨居夏威夷8年,最喜欢坐着轮椅在沙滩上沐浴阳光,怡情弄孙,恐与早年的那段经历有关。在他选择自己墓址的时候海龟滩是必经之地。我猜想,这沙滩一定让张将军想起过家乡的老虎滩和春风得意的青春岁月。我还猜想,这沙滩上也一定留下过张将军长长的身影和深深的脚印。可惜呀,星移斗转,物是人非,海风海浪已抹去了这里往日的一切痕迹,本想回祖国大陆省亲的这名“老海归”最终也未实现自己的梦想。

离开美丽的海龟滩前行一段路程,我们来到了另一个景点。这里两边是陡峭的山头,窄窄的一道狭谷伸向大海。当时,风平浪静。我们漫不经心地向前走着,折一个弯儿转入下一层路面,刚刚迈开脚步,一阵狂风突然裹着水雾猛烈袭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们本能地来个急转身,或用衣服遮住相机,或用双手抱住头顶,快步逃离大风口,躲到安全的地方站住,想想刚才的狼狈相,个个都禁不住狂笑起来。原来,这里就是“大风口”,确实名不虚传。

大风口显示了大自然的神奇魔力,却未给我们留下美好印象。我想,如此险恶的去处,晚年追求平静生活的张学良将军大概是不会驻足观赏的。因为站在风口浪尖上的经历让他不堪回首。1936年 12月12日,在民族危难的关键时刻,他出于民族大义,毅然与杨虎城将军一起,在西安对蒋介石实行“兵谏”,为建立抗日民主统一战线立下不朽功勋,几乎成为与岳飞相提并论的民族英雄。之后,他又不顾个人安危,执意护送蒋介石回南京,从此被软禁长达54年之久。

也就是在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当年叱咤风云的骁勇将军在宋美龄引领下,潜心修炼成一名与世无争的基督教徒。即使1990年在台湾获得自由之后,他依然坚守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恬淡生活。3年后,他移居夏威夷,打发自己最后的时光。

我们的旅游车终于停在了目的地—一处距日本神殿不远的停车场。我们走过一段上坡路,然后拾阶而上,就到了张学良将军的墓地。

坟墓呈长方形,四壁及顶盖用磨光的黑色花岗岩板砌成,显得沉稳而厚重。前膛上用繁体中文刻着张学良与赵一荻的名字,下边分别注明夫妻二人的生卒年月日。最有中国特色的是两个名字中间的那个圆形图案,乍一看像变体的“寿”字,细辨之乃是“张”字。张将军活至百岁,当得起一个“寿”字。当然,也有一些英文字装饰其间,又显示出中西合璧的特点和墓主人的开阔胸怀。

墓地处在一座披着绿装的土山中部。它的上头山势较陡峻,埋着香港船王包玉刚的坟墓。下边则是一片长长的、中间略高两边缓坡的大草坪,草坪上稀疏分布着若干“草皮葬”的小小标志物。

张墓所在的位置,似乎在告诉人们,墓主人生前既不想出人头地、高高在上,也不甘平庸,碌碌无为。这大概是张将军一生的人生哲学。

站在张将军墓地向远处眺望,我们发现,右边是青山,左边也是青山,前边是一道绿树屏障。绿树屏障那边是我们刚刚路过其岸的一个蓝色港湾。按照中国人前水后山的堪舆学说,这里绝对算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张将军选中的这块地是花大价钱从印尼前总统马科斯夫人手中购来的。据说马科斯就葬在这座公墓里。

使人感到奇怪的是,张学良将军的父亲张作霖被日本杀害,当年他自己也以抗日为荣,为何死后要葬在日本神殿谷、与日人为邻呢?这或许要从张将军的宗教信仰去寻求答案。信仰会改变一个人的行为和选择。从他身上,我们可以感受到信仰的巨大能量。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信仰什么,你都不得不钦佩张将军对信仰的那份执着和坚守。

分享到新浪微博 收藏 邀请
感动
感动
大哭
大哭
惊呆
惊呆
口水
口水
晕倒
晕倒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